刀纵天穹

四百三十一章 剑出石台

四百三十一章 剑出石台

做梦……

唐尧一边思索着谢尘的话,一边迟疑着向蚁王剑走去。忽然他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师父话中之意。

“名字。”蚁族强者看了一眼这个年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态度冷淡,眼神轻蔑。

“灰岩大陆梦璃国,唐尧。”唐尧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便在对方微微有些诧异的目光中伸手握向了蚁王剑的剑柄。

梦璃国?那蚁族强者半晌之后才想起梦璃国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那个小国不是被不明身份的仇家所灭了么?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前来参加公主招亲?不自量力!

与蚁族强者一样,排在唐尧之后,等待着拔剑的其余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不屑之色。他们又岂能看不出唐尧的真实年纪?就算是从出生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达到高阶圣级,他定是哪个王国的纨绔子弟得到了祖辈的传承而已!这种连根基都没有的小家伙,顶多是上去走走过场罢了。

但接下来的事,却是令所有人都有些愕然了。

当唐尧的双手握住蚁王剑的剑柄之后,忽然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插着巨剑的石台上凝立不动。他并没有像有的人试过之后直接放弃,更不似一些人全身青筋暴现奋力拔起。他只是那么站着,保持着向上拔的姿势一动不动,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这小子要干什么?!众人怔愕了片刻,待到唐尧保持这个姿势超过五分钟之后,周围开始喧哗起来!

“喂!你到底拔不拔剑啊?拔不起来就不要在那装蒜!”

“小子!你是不是睡着了啊?还是累死了?!”

十分钟过后,蚁族的强者们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能感觉到唐尧站在那里。呼吸均匀,绝对不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可能性便只有一种,就是这小子自己不想离开蚁王剑!

“小子,捣乱是吗?”

十五分钟后,一名蚁族强者终于忍不住。大步走向石台,欲要将唐尧拉下来。

但就在这时,忽然石台边的空间一阵蠕动,谢尘如瞬移般出现在了唐尧身边,拦住了蚁族强者的去路。

“你是何人?给我让开!”

那蚁族强者平日蛮横惯了,见到谢尘出现。虽然知道谢尘的修为不弱,但却不假思索的一声怒喝,兀自径直向前。

“让开?为何?”谢尘微微一笑,轻声反问。

“废话……唔!”那蚁族强者正要呵斥,却是猛然感觉胸口一滞,下一刻便“蹬、蹬、蹬!”接连倒退了数步!

再看谢尘却依旧笑眯眯的站在原地。云淡风气。显然他只是以领域之力的压制,便足以将对手逼退!

这一下,周围等待拔剑的众人登时闭嘴,可蚁族之人却是怒了!在万石堆竟然对蚁族出手?这家伙吃了豹子胆么!

“刷!”的一下,十余名蚁族的君级强者瞬间便将谢尘和唐尧包围,一股股强大的领域之力瞬间如怒涛般向着谢尘压来!

谢尘面不改色,扫了一眼周围的蚁族强者。淡淡说道:“蚁族号称混沌大族,难道便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客人?你对我蚁族之人出手在先,算什么客人?!报上名号,受死!”一名为首的蚁族强者冷哼一声,说道。

“我出手在先?各位的眼睛难道只是摆设么?若不是你们蚁族欲要动我的徒弟,我又缘何要出手呢?难道堂堂蚁族,竟是是非不分道理不明的么?”

谢尘谈笑自若,但在他的领域保护下,周围十余名蚁族强者竟是无法靠近他十米之内!

这一下蚁族的强者们终于感到震惊了,无论在什么地方。实力永远都是最强的话语权。谢尘谈笑间竟然将十余名君级强者阻拦在外,实力绝对已经逆天!

蚁族虽蛮横,但却不愚蠢!得罪强者之事,他们很少做。这也是他们能够无数年来屹立不倒的原因!

这些蚁族强者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朋友。拔剑的小娃娃既然是你的徒弟,那朋友想必也能够看出他并没有拔出蚁王剑的力量。既然如此,朋友又何必让自己的弟子继续坚持呢?”

谢尘微微一笑,说道:“正因唐尧是我的弟子,所以我才让他继续拔剑。不妨我与各位打个赌如何?”

打赌?蚁族众人一怔,随后为首的老者皱眉道:“朋友想赌什么?”

谢尘道:“我便赌我这徒弟能否拔出蚁王剑,若是我徒弟拔不出此剑,那么在下便甘愿为蚁族之臣一百年,百年之中无论蚁族有任何差遣,哪怕是想要刺杀黄道盟元帅,在下也绝不违抗。但若是我徒弟拔出了此剑……”

说到这里,谢尘扫了一眼那些尚未尝试拔剑者,淡淡道:“那还请蚁族的诸位能将这些朋友都请出拔山大陆,虽然我并不认为他们能够同样拔起蚁王剑,但却不想有太多的小喽啰与我徒弟竞争这蚁族驸马之位。”

什么?!谢尘此话一出,蚁族强者们还不待说什么,其余的那些准备尝试拔剑的混沌强者却是不干了!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你徒弟能拔出来,我们就要走?难道蚁族是你的吗?”

“就是!小子,你敢不敢留下名字,说出来路?”

……

“都闭嘴!”

最后的这声怒喝,出自于蚁族为首的那名君级老者!老者扫了一眼周围的混沌诸强,沉声道:“这赌局,我蚁族接了!若是这个小唐尧的小娃娃能够拔出剑,老夫承诺蚁后宫外再无人能够进入最后测试!”

“哗——!”

老者此话一出,所有前来参加测试之人顿时一片哗然!蚁族竟然真的答应了这家伙的要求?!那他们不远万里来到拔山大陆到底是为了什么?

人们都会有一种心理,有些事明知自己根本无法做到,但若是一旦有人强行不让自己去做的话,却偏偏会怀有逆反情绪。认为自己去做了说不定便能够作成。

如今这些人便是这样,明知道以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蚁王剑,更无法击败蚁后/宫内那几个背景可怕的竞争对手。但此刻在蚁族强者口中听到被取消资格,却是心中十分不忿,便好像是谢尘和蚁族联手将他们与“公主”生生拆散了一般。

但蚁族之人的眼里岂能容下半分沙子?!谢尘的修为深不可测。若是能够得到这样一个打手百年,蚁族定会受益匪浅!这些所谓的混沌强者与谢尘比起来,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蚁族不是不怕得罪人,但得罪一些贩夫走卒,他们却是并不抵触!

“哗啦!”一下。在那蚁族老者的命令下,蚁后/宫广场周围瞬间出现了成千上万的蚁族强者!这些强者如临大敌一般纷纷结成战阵,虎视眈眈的望着广场中忿忿不平的混沌灵师。

“若是各位对我族的安排有任何不满之处,此番招亲之后我族定会在拔山大陆恭候各位的大驾!但若是现在各位想要动手,那便休怪老夫无情了!”

蚁族老者目光凛然一扫,广场之上瞬间鸦雀无声!叫嚷可以。但此时此刻谁敢动真格的?谁又敢保证,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活着冲出拔山大陆?

见众人不语,蚁族老者冷哼一身转向谢尘抱拳道:“这位朋友,如今你我赌局已然立下,便算是相识。老夫郑威,承蒙蚁后不弃,担任万石堆第一禁卫军统领之职。还未请教阁下是?”

“原来阁下竟是蚁族王族,失敬失敬!”谢尘微微一笑,抱拳还礼。他知道蚁族王室一脉相承皆为“郑”姓,在蚁族之中,王室的权威不可侵犯,难怪这个老者说话如此硬气。

“在下只是一无名小卒,区区薄名只能贻笑大方。”

“如此,倒是老夫鲁莽了。”郑威见谢尘不愿透露姓名也不强求,他早已笃定唐尧无法拔出蚁王剑,到时候谢尘输了。难道还会不告诉自己名字吗?

更何况,郑威也留了一个心眼。对方若是真的哪个举足轻重的势力之人,自己若是知道了名字也不好处理。倒不如不知道,到时候即便是翻脸,你自己不说却是怨不得旁人了。

赌局已定。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了似睡非睡的唐尧身上。此刻唐尧真的如同即将睡着了一般,面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双手只是轻轻的搭在了蚁王剑之上丝毫没有半点拔出之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瞬已然红日西斜。蚁后/宫内早已出来催促数次,但听到郑威将如今的情况解说之后,便不再催促,只待最后的结果出现。

残阳如血,在鲜红的夕阳映照下,蚁后/宫金碧辉煌,看起来华美异常。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毫无动静的唐尧却忽然动了!

唐尧脸上的笑意顷刻间消失不见!片刻之后,竟是忽然身子一扭,抬手撩了撩额角!在夕阳之下,原本英挺的脸上陡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妩媚,他就如同瞬间变了一个人一般,动作举止活脱便是一个女子之态!

“起!”一声“娇喝”从唐尧的喉中轻荡而出,紧接着他忽然手腕一翻,单手死死抓住蚁王剑的剑柄奋力一提!

“轰!”

刹那之间,整个万石堆城轰然一震!在无数道惊讶的目光之中,蚁王剑竟是被唐尧一点点的从高大的石台中缓缓拔出!

“怎、怎么可能!”禁卫军统领郑威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仿佛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之事一般!

此时此刻,无论是蚁族强者还是依旧忿忿不平的混沌强者们都呆呆的立在了原地。唐尧那瘦弱且“妖娆”的身躯之中,怎么会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巨大蚁王剑在夕阳之下一点点的升高!最后唐尧忽然猛地一提气,在阵阵金石摩擦声中,蚁王剑轰然离开石台!残阳如血,重剑无锋!巨大的蚁王剑在恢弘的蚁后/宫之前绽放出璀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