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三十二章 仇人

四百三十二章 仇人 无忧中文网

天地沉静,万石堆王城中所有见到这一幕的蚁族强者尽皆肃然!就连蚁族之人都难以拔起的蚁王剑,竟然被人完全拔出石台,而这人却只是一个通过传承才得以成为圣级的少年!

唐尧依旧保持着挥剑问天的姿势,双目微闭呼吸均匀,宛若依旧还在熟睡。那么的云淡风轻,丝毫看不出半分疲倦之态。

谢尘对着郑威微微一笑,轻声道:“敢问阁下,我徒弟可算是过了这一关?”

“过了……”郑威瞬间失神之后猛然惊醒,态度更加恭谨抱拳点头道:“阁下之徒神力逆天,郑威心悦诚服!”

说罢,郑威转头望向身边的蚁族强者,下令道:“我蚁族言出如山,传我命令,第二轮测试,除梦璃国唐尧之外,余者皆失去资格,立即请离拔山大陆!”

郑威是个干脆人,蚁族也素来最敬重强者。唐尧能够拔出蚁王剑,便已经得到了蚁族之人的尊敬,此刻统领一声令下,这些蚁族强者更是行动如风。

在蚁族的强势和唐尧拔出蚁王剑的震慑下,那些混沌强者们也收了忿忿之心,虽然不甘但在无可争辩的实力面前他们却只能承认失败。

谢尘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以极轻的声音悄然传向唐尧,“放下蚁王剑,醒醒。”

缓缓的,蚁王剑被唐尧重新插入石台之中,而在谢尘第二次传出“醒醒”这句话之后,唐尧这才身子微微一颤如大梦初醒般睁开了眼睛。

环视周围,当他发现其余的竞争者正在被驱离,而周围那些骄傲的蚁族强者都向自己投来敬畏的目光之后,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

谢尘见唐尧睁眼,这才笑着走到他身边。淡淡道:“下一次自我催眠的时候,记得不要将对方的形态都学个十足……”

“形态?”唐尧一愣。

“不过话说,你小子学起女人还真的十分神似。丝毫不逊色于我的一个朋友哦。”谢尘一想起刚刚唐尧那“妩媚”的女儿态,不禁失笑调侃。

“学女人……”唐尧闻言大囧。却是引来谢尘再一次的哈哈大笑。

作为本命灵,“梦”是一种极为虚幻之物。寻常强者可能根本不知其能力与厉害之处,但谢尘却是一清二楚。

除了那得天独厚的神魂之外,梦灵还有另外一种能力,那便是催眠!这种催眠并非幻境,而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潜能激发!

普通人在被真正催眠之后,都可以做出平时做不到。甚至根本无法想象之事,更遑论是灵师!在刚刚,唐尧便是通过自我催眠之术,将自己完全转变成了能够舞动这蚁王剑的蚁后!之所以他会在蚁王剑之前站那么长的时间。便是要让自己彻底进入深度催眠状态,使得自己在根本意义上成为另一个人的化身。

这种能力是在谢尘的指点之下所发掘出来,谢尘自然知道解开催眠之法。而这种术法,谢尘便为唐尧取名叫做“梦眠术”。

梦眠术也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神魂攻击手段,它能够催眠的不仅仅是唐尧自己。还可以用在交战对手的身上。在谢尘看来,梦眠术若是运用得当,显然会成为唐尧克敌制胜的利器。

在蚁族禁卫军第一队统领郑威的引领之下,谢尘和唐尧二人大步走入蚁后/宫。

与外界的恢宏不同,蚁后/宫的内部百转千回便如同一座巨大的迷宫一般。若非是有对这里极为熟悉的郑威引领。恐怕即便谢尘他们进入此地,也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

曲曲折折走了半晌之后,谢尘眼前豁然开朗,而郑威的脚步也停在了这座方圆足有两千米的广场之前。

“二位,前方便是我蚁族的正殿,二位之事我王和公主已然知晓,还请二位自行进殿吧。”郑威指着广场尽头一座通体由黑色巨岩所造的大殿,对谢尘二人说道。显然即便是他这个禁卫军统领,在没有得到征召之时也不得轻易进入正殿。

谢尘二人道谢之后,缓步穿过空旷的广场,径直来到大殿之外。

殿外守卫的蚁族强者也早已得到了命令,立即引着二人进入殿中。

蚁后/宫的正殿并没有想象的那般金碧辉煌,反而以黑色调为主一派庄重肃穆。此刻殿中只有寥寥十余人落座。

正中高高的王座之上,端坐一名身穿黑袍高挽云鬓的美妇。美妇身上并无任何多余的配饰,但令人一望之下便陡升出一种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贵气。

不必说,这美妇想必便是当今蚁族的最高统治者,蚁后。

“晚辈灰岩大陆梦璃国唐尧,参见蚁后陛下。”

梦璃国一直在蚁族的统辖之下,唐尧自然不能失了礼数,立即深深一躬。

而谢尘也是站在唐尧身后,微微施礼。只不过他与唐尧不同,他的目光却是迅速的将周围落座的数人扫了一遍,最后定格在了一个白袍男子的身上!

飞刀!虽然数十年不见,但谢尘却是一眼便认出了对方。果然与自己所料一样,飞刀的确就在这直接进入最后测试的四人之内。

飞刀显然也认出了谢尘,现在的飞刀丰神俊朗,早已没了半分病弱之态。当他见到谢尘之后,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却是不易察觉的对谢尘笑了笑以示问候。

谢尘同样报以一笑,他在飞刀的表情中读出了许多。看起来,不仅仅是自己的母亲银蛇,就连飞刀也知道自己并未真的被外公所杀。飞刀的惊异,只是因为谢尘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而已,但却丝毫没有见到“死人复生”的惊骇!

令谢尘意外的是,坐在飞刀身边的并不是与他形影不离的文叔,而是风雨亭!

风雨亭自然也认出了谢尘,但似乎飞刀暗中与他说了些什么。使得他刚要开口,却是忽然闭嘴,故作潇洒的捋了捋头发将目光转向别处。

三人之间的交流只有短短片刻。而蚁后的声音也已经响起。

“唐尧,我听闻你们梦璃国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你可知是何人所为?”蚁后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关于梦璃国之事。显然在唐尧和谢尘来到此地之前,她已经将唐尧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

提起国恨家仇。唐尧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躬身道:“回禀陛下,事发突然,臣尚未查清仇人为谁。事发之时唐尧并不在梦璃城中,所以侥幸逃过一劫。”

这些话当然是谢尘让唐尧这么说的,此事牵扯过大,在没有理清头绪掌握确凿证据之前唐尧若是直接说出破军部之事。恐怕非但不会得到蚁族的支持,还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况且要报仇的话,兄弟盟又何须他人助拳?!

蚁后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我曾收到消息。你梦璃国近日要给我献上一件宝物,而那献宝之人便是你唐尧,不知这宝物何在?”

对于这个问题,唐尧自然也早有准备,他立即答道:“陛下恕罪。唐尧无能无法保全家国宝物。在来此之前,臣也曾遭到不明强者截杀,那宝物也是被对方直接抢去,若非是遇到师父相救,恐怕臣今日也不可能面见陛下。还请陛下为梦璃国惨遭涂炭的千万百姓做主!”

说到这里。唐尧已然声泪俱下。这也并非完全是演戏,国仇家恨再次涌上心头,唐尧自然心中汹涌难以自持。

眼见唐尧如此,蚁后便已信了七分。毕竟梦璃国也是自己的属国,虽不起眼,但却着实触动了蚁族的威严。

想到这,蚁后轻声道:“你也不必哭了,若是查到了凶手本王自会给你做主。你可知那宝物是什么?也好有个查找的线索。”

唐尧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回禀陛下,唐尧确实不知那宝物之名,只知道此物是一件状如披风的天外灵宝。因这件宝物乃是要献与陛下的,所以其名字与作用臣不敢轻易查探。”

“原来如此。”蚁后点了点头,正要让唐尧退到一旁落座。但就在这时,一旁的座位上却是传来了一声冷哼!

“哼!状如披风的天外灵宝?难不成唐尧王子说的是我黄道盟破军部沈况统领的遮天氅么?我看,王子阁下好像还有事情有所隐瞒啊!”

说话的,乃是坐在左侧上首位置的一名青年,此人一身黄色锦袍面如冠玉,双眉平直,看起来颇为俊朗。但此刻目光却是犀利无比,死死的盯着唐尧!

还不待唐尧开口,蚁后却是微微皱了皱眉,淡淡道:“司空公子,天下天外灵宝多不胜数,我想唐尧所说的未必便是沈况统领的遮天氅吧,更何况早在多年以前,遮天氅便是沈况的成名之宝,又岂能落到梦璃国手中?”

“这……”被称作司空公子的青年微微一愣,自知失言,一时无以对答。

而唐尧却是眼中精芒一闪,转身反问道:“这位想必便是司空不老公子吧?唐尧倒是想问问公子,阁下又怎知唐尧有所隐瞒?而唐尧又隐瞒了什么呢?”

这司空公子自然便是黄道盟正军副帅司空不灭之子,司空不老。蚁后地位尊崇修为高深,小小斥责一下他倒是不觉得什么。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却又怎能容许一个小国的王子对自己质问?

司空不老心中勃然,想也不想便道:“我不知道你隐瞒实情?哼哼,若非是有那宝物,凭你区区圣级修为,今日又岂能拔起蚁王剑?我看你是将那宝物私吞据为己有了吧!现在又来这里装可怜?告诉你,那盒……”

“咳咳!”一声咳嗽直接打断了司空不老的话,坐在他身边的那名老者在咳嗽之后,郎笑道:“司空公子,唐尧乃是梦璃国之人,梦璃国隶属于蚁后陛下统辖。既然蚁后陛下已经对此事有了决定,我看我们黄道盟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呃……”司空不老一怔,旋即面色变了变,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但此刻唐尧却是心中瞬间卷起了滔天巨浪!这件事,果然与黄道盟有关!恐怕这司空不老便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就在唐尧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仇恨充满了双瞳之际,忽然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谢尘悄然向着徒弟体内输入一股灵力,淡淡说道:“唐尧,蚁后已经赐坐,我们去那边坐吧。有些账我们只需记在心里,到时候定会让他连本带利一起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