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三十三章 我伴君生长相守君为我吟比翼歌

四百三十三章 我伴君生长相守,君为我吟比翼歌

大殿之中的气氛一凝,在场之人又有哪个不是心思机敏,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此事与黄道盟的司空不老有莫大关系。

但一则唐尧并未挑明,二则司空不老也不会轻易承认。最重要的是,司空不老背后的势力着实不容小觑。

所以即便是蚁后也只是微感不悦,而并未深究。为了一个已经被灭国的小国王子,而破坏蚁族与黄道盟的关系,任何一个上位者都会选择。

只是经过此事,蚁后显然也没了再说些什么的兴致。此刻天色已晚,而所有参加最后测试之人也已经选出。她只是淡淡敷衍众人几句,定下最后测试将在明日开始之后,便令众人散去各自准备。

月夜,蚁后/宫。万籁俱寂,唯轻风摇动树影。

谢尘静静的望着院中,正在向着灰岩大陆方向长跪不起的徒弟,心中轻轻一叹。仇恨的种子一旦播下,便难以根除。从本心来说,没人愿意拥有仇恨,但有的时候想躲也躲不掉。

许久,唐尧缓缓起身,月光下泪痕清晰,却早已干涸。泪干,心若石铁!谢尘从徒弟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弄弄杀机!

“师父,弟子要变强!”唐尧声音嘶哑,当他终于得知了仇人是谁,发现了自己与仇人的差距之后,心中一惊有了决断!

“可以,但我不希望仇恨蒙蔽了你的眼。”谢尘点点头。

唐尧深深吸了一口气,“师父放心,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只杀该杀之人!我的本心不会改变。”

谢尘欣然一笑,抬头看了看半隐在云雾之中月色。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先去睡吧,我还有事要做。”

唐尧点了点头,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此刻他不可能入睡,他已经有了目标。他必须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修炼!

谢尘望着弟子的背影笑了笑,有些压力也好,或许会让这个中正平和的小子多些历练……

“谢尘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一声轻笑在唐尧的身影消失之后响起,月光之下飞刀一袭白衣笑容可掬。

谢尘转头对飞刀一笑。“飞刀兄可是在怪我擅入蚁族,欲要横刀夺爱?”

“哈哈哈哈……”飞刀闻言将手一挥,周围尽皆被领域之力封锁,随后便是一阵朗声大笑!

“你妖刀谢尘会做横刀夺爱之事?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一别三十年,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重逢!当初若非是银蛇君主告知你只是诈死,我还以为此生无法再见你了!”

飞刀笑着拍了拍谢尘的肩头。欣喜之意溢于言表。

谢尘也是会意一笑,道:“飞刀兄此番来到蚁族,也总算是得偿所愿了。今日大殿上我见到风雨阁主与你同来,文叔难道并未来到拔山大陆么?”

见谢尘问起,飞刀目光一黯,竟是轻叹了一声道:“文叔他,已经仙逝了。”

仙逝?!谢尘心中一动。文叔的修为虽然未至圣级,但却绝没有到天年已尽的时候,难不成此间另有隐情?

飞刀道:“三十年前,要塞大陆一战你们兄弟盟被黎地座全部吞噬转移后,我、风雨阁主、斗灵魔军以及蝶族的强者们便当机立断,自斩魔旗加入了银蛇魔军。在银蛇君主的庇护下我们终于得偿所愿,在不久之后进入了混沌之领。”

谢尘闻言微微点头,当时那种情况,飞刀等人也只能那么选择。黄道盟可以不去追究拥有“九魔神”背景的毒枭,也不会在乎其余一些籍籍无名之辈。但飞刀、风雨阁和蝶族这三支举足轻重的魔军和族群却是一定要治罪的。而承袭傲雷之志的斗灵魔军恐怕也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进入混沌之领后。银蛇君主大度,将魔旗还于我等,让我们重组魔军。之后,君主驾驭银蛇魔城前往五界之中的妖兽界,风雨阁与蝶族在混沌之领中闯荡。斗灵魔军前往万雷山区寻傲雷君主。而我自然带着麾下赶奔这拔山大陆……”

原来母亲竟然是去了妖兽界……谢尘心中了然。当初在翡翠大陆,毒枭说瞳族与自己乃是朋友,恐怕这其中便有妖兽联盟的关系吧?而母亲在进入混沌之领后,不去寻外公而直接去了妖兽界,则更加证实了自己这个猜想。

飞刀继续说道:“只可惜,我这一路并不平坦……”

“难道飞刀兄……”谢尘眼眉挑了挑,隐隐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经过。

飞刀点点头,简单的将自己这一路行来的遭遇说了一下。

原来飞刀在与银蛇等人分别之后,便独自带领飞刀魔军前往拔山大陆。但岂料,就在他们行进了一年有余之时,却是遭到了神秘强者的截杀!

在那一战中,飞刀魔城被摧毁,地狱三圣尽数陨灭,文叔以身体为盾终于救了飞刀。但飞刀却是重伤昏迷跌入了茫茫混沌。

这一战之惨烈,即便现在提起,飞刀仍旧心有余悸。他无法忘记地狱三圣在临死之前的咆哮,无法忘记文叔在自己面前粉身碎骨之时的低吼!

在那强者离开之后,飞刀幸运的被救了起来。救他的是几名恰巧路过此地,已经化作人形的混沌兽强者。

听闻了飞刀的来历以及去处之后,这几个混沌兽强者便已经分析出了飞刀被截杀的原因。因为蚁族公主在北混沌边荒有一个意中人之事在混沌之领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而要塞城一战北混沌数支魔军进入混沌之领后,蚁族即将为公主招亲的消息便随之传开。

如此一来,从北混沌赶往拔山大陆的队伍自然便成为了欲要掠去蚁族公主芳心之人的截杀目标。

身为“九魔神”之一的蚁族,在正式开始招亲之前自然要预先知会各方强者。想必这截杀之人,就是这些能够与蚁族并驾齐驱的诸强之一。

飞刀伤愈拜别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如今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于是隐匿行藏,在一处大陆潜修。直到蚁族正式发布招亲的消息,并且自己已经突破了君级瓶颈之后才重新踏上前往拔山大陆之路。

至于风雨亭,则是飞刀在路上巧遇。风雨亭进入混沌之领的目标是为了挑战傲雷,但因为实力差距,使得他这些年来也在一直刻苦修炼,终于突破了瓶颈成为君级强者。

故人相见,风雨亭极为义气,随飞刀一起前往拔山大陆。而到了拔山大陆之后,他更是亲自陪同飞刀来到万石堆接受测试。

原本今夜风雨亭是打算与飞刀一同前来见谢尘的,但就在白天与其余三个参加测试之人见面之后,飞刀却是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拜托风雨亭去查探一下消息。

听罢飞刀的讲述之后,谢尘沉吟了一下,问道:“飞刀兄可是察觉到了那截杀你之人的存在?”

飞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此时瞒不过兄弟,我的确感觉到了与那人十分相似的气息。”

“是谁?”谢尘沉声问道。

飞刀明白谢尘的心意,但却是微微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敢确定,但此事是我自己的事,拜托风兄帮我查探,也是因为他的隐匿之术强我甚多而已。至于文叔和我麾下兄弟之仇,必须要我亲手去报!”

说到这里,飞刀忽然话锋一转望向唐尧所休息的房间,笑道:“我听说兄弟此次收了一个弟子,今日在大殿上看到这小子仪表不俗,有礼有度,真实恭喜兄弟了。”

谢尘笑笑,说道:“机缘巧合罢了,这小子虽然有些读书人的迂腐但总的来说却着实是一方璞玉,飞刀兄可不要轻视这个竞争对手哦。”

飞刀闻言哈哈大笑,“我平生之志便是与小雅白头厮守,莫说是兄弟的弟子,便是兄弟你与我相争,我也断断不会相让。有什么本事,就尽管让那小子使来吧!”

谢尘也是大笑,男儿自有执着之事,飞刀如此,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笑罢,飞刀忽然面色一正说道:“兄弟,若是你要对付司空不老,却是要小心他身边的那个护卫。”

“哦?”谢尘心中一动,白天在大殿中那出言为司空不老打圆场的护卫老者看起来极为普通,难道竟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飞刀沉声道:“那老者绝不简单,虽然愚兄的修为不及你,但却在混沌之领中也闯荡了数十年。我与风兄曾谈论过此次这三个对手,其余人的修为我们都能大致察觉,但惟独此人我们却根本没有任何线索!想来应是黄道盟中某个强者易容乔装,我观你的弟子似乎与司空不老有些仇隙,但此刻若是动手,我却怕兄弟吃亏。”

谢尘闻言正色点头道:“多谢兄长提醒,我自会小心应付。”

飞刀盯着谢尘看了半晌,忽然一笑,“兄弟既然心中有了定夺,那我便不再多言了。原本以为再次相见之时,我或许能与你缩小差距,但此次我却是更加看不透你。真没想到,短短数十年兄弟的进境竟然如此之快。”

谢尘呵呵一笑,微微摇头。数十年么?我可是在日月宝盒之中经历万年时间,但饶是万年感悟却始终没有踏出瓶颈桎梏!从这一点上来说,自己倒是不如在生死之间突破君级瓶颈的飞刀了。

二人久别重逢一直聊到了月影西斜方才进行,飞刀笑着飘然离去,月华之下轻吟绕梁,“秋水无痕霜如刀,寒枝余香发成雪。我伴君生长相守,君为我吟比翼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