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七十七章 杀手的委托

四百七十七章 杀手的委托

就在萧十三对着空空召出阴阳瓶之时,另一侧,同样面无表情的凤七背后也生出了一双火红的双翅!一柄燃烧着烈焰的长柄大刀出现在手中!

“猴子!吼什么吼!忘记老大怎么交待的吗?动手!”玉长风扫了一眼空空,身体已经化作了一道红芒,血月弯刀挥向凤七!

“红毛!你小心点啊……我擦!十三,你来真的!”

空空正要提醒玉长风不要下杀手,可萧十三却已经率先发动了攻击!阴阳瓶旋转之下,他的领域之力已然与空空的领域之力相互抵消,一股冰寒彻骨的寒冰之力化作一道黑芒直奔空空袭来!

愣神之间,空空已然感觉到丝丝凉意冲到身前,他不禁心中一沉,登时化作一片雾气消失在原地

“咔吧咔吧!”

一阵令人牙酸的破碎之声传来,竟是空空刚刚所化出的雾气被直接黑色光芒冻成了一个酷似于人形的冰雕,随后轰然碎裂!

好强的寒气!空空身影瞬间出现在另外一处,眼见着自己凝聚出来的雾气竟然直接碎裂,不禁背后冒出一道冷汗!

而还不待他有所动作之时,另一道白色光芒却已经刺到!

这白芒并非寒气,而是真正的冰霜之箭!它的速度比那黑芒更快,也更加锋锐!

“轰!”

心急之下空空挥起赤金长棍一挡!骤然之间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爆散而开!冰霜之箭化为齑粉,而空空也是生生被震退了数步!

此时此刻。空空才知道自己再不能留手了!眼前的萧十三比想象中更加恐怖,若是自己稍有不慎,莫说是降服,恐怕会直接被萧十三所杀!

“十三!抱歉了!待到你醒过来之后,老子请你喝酒!”一声低吼,空空挥舞赤金长棍如闪电般冲向萧十三!

而另一侧,玉长风却已经于凤七交手百招!

玉长风不同于空空,他出手凛冽无比!在以领域之力无法控制凤七之后。血月弯刀便已经如同雪片一般翻滚而出!

面对着玉长风这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凤七丝毫没有退避之意!凤翼烈焰刀掀起道道火浪,如同一面面巨大的火墙一般将自己周围护得风雨不透,灼热的气息更是如一根根锋锐的长矛,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玉长风要害!

蝶儿遥遥站在两个战场中央,流动着七彩光芒的蝶翅不断在身后震颤!一颗晶莹的水晶缓缓在她的额前旋转,七彩光芒伴随着强大的神魂震颤力不断扩散!

虽然现在萧十三和凤七并没有打算施展融合技的倾向,但蝶儿也不能直接插手双方的战斗!若是一旦配合失误或是萧十三和凤七拼死玉石俱焚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四人的战斗波及极为巨大。转瞬间这座荒芜的大陆便已经天昏地暗,甚至大地都开始了轻微的震颤。

谢尘自然不能一直待在城中,此刻他早已经腾身而起。与水仇遥遥对峙!

水仇看了一眼下方的战斗。轻轻一笑道:“妖刀阁下,看来你也已经早有准备,想必这击杀的任务,便是阁下所发布的吧?而你为的,便是这两个人?”

谢尘不置可否,淡淡说道:“水统领。当初你慷慨赠予本源精华,救了十三,本是我们兄弟盟的恩人。但你现在却是反过来利用和控制我的兄弟,我真不知你我之间这笔账,到底应该怎么算才合适。”

“那妖刀阁下认为怎么算呢?”水仇反问道。

谢尘轻轻吐出一口气。“很简单,解除对萧十三和凤七的控制

。你我恩怨相抵,我谢尘还当阁下是朋友。”

“若是不放呢?”

“不放的话,恐怕我谢尘就别无选择,唯有杀了水统领之后,再救我的兄弟们了。”说话之间,谢尘的眼中已经浮现出一抹杀机!他不是在开玩笑!

感觉到谢尘的杀意之后,水仇微微点了点头,表情依旧平淡无比。

“妖刀阁下,有一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我水仇所施展的控制之术,便是混沌药神也无法解除!无论你杀了我也好,还是抓了我也罢。只要我一个念头,这两个人就一定会死!当然,我忘记了还有另外一人,如今在金弓殿之中的海,想必也会一起去死吧?”

“你!”谢尘心中一沉!从刚刚开始他便一直在注视着水仇的表情,通过对方的神情和语气,他知道水仇所说的几乎八成都是真话!若是真的如此的话,自己便等于有了一个天大的把柄握在了水仇的手中!

水仇毫无惧色的与谢尘对视,片刻之后他才淡淡一笑,说道:“妖刀阁下,其实我早已知道这只是你为了救兄弟而设下的一个局。我之所以前来,便是想和你谈一桩买卖。当然,这桩买卖之中,你也是受益者哦。”

“说说看。”谢尘强压怒火,沉声说道。

“阁下的母亲银蛇,还好吗?”

水仇忽然话锋一转,说了一句听起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但谢尘在听到此话之后,却猛然如遭雷击一般,心中一沉!

银蛇是自己母亲黎洛儿之事,整个混沌中知道的也便只有寥寥几人!而且,这几人是极为可信的,这件事情怎么会被黄道盟的水仇知道?!

水仇见谢尘不说话,情知切中了要害,于是继续说道:“原本此事倒也算是个天大的秘密,只不过却是你们太不小心,被一个叫黑甲的家伙知道了,并且他还以此向人皇族邀功,换得了一个九魔神之位。”

黑甲!谢尘猛然想起不久之前接替天兵傀王成为九魔神的那个黑甲,当然他不会忘记黑甲是谁。在天缘大会之上。自己曾正面击败过此人!

“那又如何?”谢尘想罢,沉声问道。

“如何?难道妖刀阁下是在与我装糊涂吗?”水仇微微一笑,说道:“天地造化,父精母血,这些都与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恰巧,当今的天道是人皇族的大道,他们有着旁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诡异手段!就比如说,可以从你父母的精血之中提取出你的血脉。然后寻找到你的灵魂,并且加以灭杀!当然,这种方法只对神境之下的强者有效,我是说,如果妖刀阁下真的已经踏入了神境的话……”

在水仇的叙述之中,谢尘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震惊的是,水仇的心思无比缜密,仅仅从人皇族的小动作之中便已经分析出自己很可能不是神境强者。而且,水仇的消息也至关重要。这无疑是在告诉他,如今自己的父母甚至外公黎富贵以及一切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之人都很可能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

“说说你的买卖吧。”谢尘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毕竟自己的兄弟和至亲的命都在水仇的身上!

“妖刀阁下英明

。”水仇满意的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我水仇对于阁下这种站在巅峰的强者来说。便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自然不敢与阁下相争相斗。但,便是无名小卒,也有自己的愿望,也有自己必须要去了解的仇恨!”

说到这,水仇的眼中忽然罕见的浮现出一抹杀机!甚至就连谢尘都能够感觉到。水仇的这份仇恨到底有多么强烈!

“我为我自己取名为仇,便是要时时告诫我,不要忘记这个仇恨!我每日刻苦修炼,我拥有极高的天赋,我无所不用其极!但我发现。我根本无法超越那个人!至少在那个人寿元走到尽头之前,我无法杀他!我不甘心!我不想让他寿终正寝!”

水仇的声音不高。但却是好像一头疯狂的野兽在嘶吼!无数年来,仇恨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的心头,他曾经对自己充满信心。但随着那个人的不断提升,他已经不甘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追上那人的脚步!

谢尘皱了皱眉,问道:“你要我帮你杀了仇人?”

“不错!但你不是帮我,而是代替我杀了他!”水仇咬牙点头!

“他是谁?”谢尘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若是杀一人能够救所有人的话,他便是当一次杀手又有何妨?!

“这个人你也认识,而且似乎你也有着杀他的理由……”水仇目光灼灼的望向谢尘,说出了一个名字:“黄道盟副元帅,司空不灭!”

“原来是他!”谢尘点了点头,放下心来。只要不是与自己相熟之人就行,更何况司空不灭早已与自己不死不休!

“不要小瞧他,他很强。”水仇沉声说道。

谢尘傲然一笑道:“强只是相对而言!”

水仇摇了摇头,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放弃了自己报仇的想法,转而要求你去杀他吗?因为直到最近,我才发觉了他真正的实力!他有没有达到半神,我不清楚,但至少他已经达到了界皇巅峰,他甚至要比如今的黄道盟元帅,云宗还要强大!而且,他的本命灵与我一样,都是地灵,我是水,而他则是火!一种不死不灭,无法消除的火焰!便是在对战魔界至尊之时,他被数次粉身碎骨,也无法将他杀死!”

谢尘倒吸了一口气,若真的是水仇所说的一般,想杀这司空不灭还真很困难!

水仇接着说道:“正因为他的实力强大无比,所以人皇族特意将他调入人皇族核心重地君山灵境。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此次进入君山灵境的任务,便是看守包括黎富贵,谢轩以及银蛇等与你有关之人。待到人皇族设立好祭坛,将他们的精血凝聚之后,便可以直接找到并灭杀你的灵魂!所以这一次,便是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我想,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你的意思是,要杀司空不灭以及救我的亲人,就必须要闯入人皇族的核心,君山灵境?”谢尘眼眉微微挑了一挑。

水仇一笑,道:“我想,即便我不说什么,你也会去的。在你成功之后,萧十三、凤七和海他们三人,便自由了。”

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毅然点头道:“好!那我便接受你这个杀手的委托!我定会提着司空不灭的人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