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七十八章 祈天坛

四百七十八章 祈天坛

生意谈成水仇立即下了命令,让萧十三和凤七罢手退到一旁。而空空和长风自然不会紧追不舍,片刻间烟消云散战端平息。

“老大!什么情况?”空空抹了一把汗,蹿到谢尘身边问道。

谢尘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现在我必须要去做一件事。在我回来之前,水统领和十三他们都会留在这里,若有敌人,便让水统领帮你们应付一下。”

“你……要走?!”蝶儿忽然感觉到心中一颤,一双美眸紧紧盯着谢尘。

谢尘微微一笑,柔声道:“我只是去帮水统领去办一件事而已,待到事情办完了,我立即就会回来的。放心,我不会丢下你和兄弟们的。”

“可是……”蝶儿咬了咬嘴唇,还待要说。谢尘却是轻舒双臂一把将蝶儿拥在怀中,说道:“等我回来。”

而就在蝶儿正欲再说什么之时,谢尘的身体却是忽然轻轻飘散,便如同飞散的云朵一般,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谢尘

!我等你!我就在这里等你!你不回来,我就等到天荒地老!”蝶儿感受着那逐渐消散的温度,忽然对着天空大喊!但显然她知道对方不会回应……

荒芜大陆,兄弟盟的城池之内。空空,玉长风同时来到蝶儿的身边,他们能够感觉到她现在异常复杂的心情。

沉默片刻,空空终于忍不住问道:“蝶儿,老大他……”

蝶儿似乎深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说道:“他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

空空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问道:“那老大到底去做什么了?你知道吗?”

蝶儿嘴角掀了掀,摇头道:“不知道,但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空空和玉长风离开了,夜风冷,孤月微寒。

蝶儿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抹残月,眼泪再次止不住流下。她虽然不知道谢尘到底去做什么。但连水仇都无法做到的事,又岂会没有危险?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谢尘离开之前,将一个金色的小盒子交给了蝶儿。

她一直无法忘记谢尘悄悄给她的传音:“这盒子里有一方世界,青门、莫开和天兵傀王都在里面,若是有危险,催动这个盒子!”

一方世界……

蝶儿又怎会不知一方世界代表了什么?她很快便明白了谢尘能够在千年浩劫之中对抗人皇老祖的原因!而今,他竟然连这个都留下了。这是在告诉自己,他也不确定能否保护里面的莫开和青门了吗?!

“无论如何,我都会在这等你回来!不管日月消沉。还是天地毁灭……”蝶儿轻轻的抚摸手中金色的小盒子。喃喃自语。

君山灵境,人皇族核心区域!即便是对于绝大多数混沌顶尖强者来说,这里都只是一个传说中的所在。除了人皇族族人之外,唯有黄道盟正军元帅可以踏足此地。其余胆敢擅入者,杀无赦!

司空不灭打破了这个传统,无数年来。他是第一个以黄道盟副元帅的身份来到此地的非人皇族族人。而与司空不灭一同进入此地的,还有三十七名拥有神兵本命灵的“人皇亲卫”!

黄道盟之所以选择了司空不灭,便是因为其在千年浩劫之中所展现出,不逊色于人皇皇帝泽天的强悍战力。

外人纷纷猜测,恐怕不久的将来。黄道盟正军元帅之位恐怕便要易主!因为在关于黎富贵的处理这件事上,云宗居然敢公然抗拒人皇族之命!

当然。这便是人皇族诏令司空不灭进入君山灵境的另外一个原因。相比之下,显然泽天认为司空不灭更加忠心!

祈天坛位于君山灵境的中心之处,其不远处便是人皇陛下泽天与核心族人议事的“人皇长生殿”!并以“人黄长生殿”为中心,与人皇族另外一座祭坛,“化神坛”遥相呼应。三者共同组成了整个君山灵境之中的最高禁地!

而此刻,祈天坛周围早已站满了人皇族人,这一次,泽天几乎将族中所有族人尽皆召集于此

。为的,便是要利用人皇族的血脉之力,完成一件大事!

以泽天为首的百余名核心族人此刻已经来到了长生殿的台阶之上。风流云动,数十道身影破空而至,为首一人落地之后单膝跪地,朗声说道:“臣司空不灭,参见人皇陛下!”

泽天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道:“人都带来了吗?”

司空不老恭声道:“回禀陛下,臣已将妖刀谢尘之母黎洛儿,父亲谢轩,外公黎富贵,堂弟谢拓全部压到!请陛下下令!”

“很好!司空不灭,这一次的仪式便由你来护卫!任何敢靠近君山灵境者,杀!”

泽天说罢,身子一转坐在了身后高高的皇座之上!而其余人皇族人,也都尽皆肃穆以待!他们知道,这将是决定人皇族命运的一刻!只要今日的祭祀成功,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如今人皇族最大的敌人,妖刀谢尘彻底灭杀!

千年浩劫之后,妖刀谢尘这个名字便成为悬在人皇族头上的一柄利刃!这个唯一一次让君临天下的人皇族尝到失败滋味的魔逆,终于可以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遵旨!”司空不灭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抬手一挥!

跟在他身后的三十七名人皇亲卫立即押解着早已被混沌锁链牢牢束缚的四人来到祈天坛中央!但司空不灭却是没动,依旧单膝跪在原地不发一言。

泽天微微皱了皱眉,沉声道:“司空不灭,你还有事么?”

司空不灭沉吟了一下,终于说到:“回禀陛下。来到此处之后,臣忽然见到一人!此人之相貌与妖刀谢尘极为相似,臣恐会被奸人乘虚而入,所以还请陛下恩准微臣先擒下此人以绝后患!”

“哦?此人是谁?”泽天问道。

“回禀陛下,此人便是天尊山金弓殿殿主,刀大人!”

早在前年之前的冰霜大陆,司空不灭便已经知道小刀与谢尘相貌相同,而且似乎交情不错!而今天他到来之时。也是一眼便望见了小刀正站在人皇族的高阶族人之中。

司空不灭的心思缜密无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能出现纰漏的隐患!只不过他这句话一出口,却是不禁引起轩然大波!

“放肆!”人群之中的小刀闻言大怒,上步踏出人群,怒斥道:“司空不灭!你要明白你自己的身份!你只不过是我人皇族的臣子而已!为臣者竟然敢怀疑皇族,这本身便是大不敬之罪!”

说罢之后,小刀抬起头对泽天躬身道:“陛下!司空不灭妄议我贵胄族人,罪不可赦!还请陛下为臣下做主!”

而此刻,周围的人皇族强者也不禁都微微**了起来。无数年来。人皇族君临天下,早已习惯了享受特权与高高在上的感觉。而刚刚司空不灭竟是当着所有人皇贵胄的面前要求擒下一个人皇族人,显然是引起了公愤。

更何况。自从小刀得到天尊传承成为金弓殿主之后。一直都对同族之人谦和有礼,人缘极好。所以竟是绝大多数人皇族人都将矛头指向了司空不灭,纷纷动议,请求泽天惩罚这个“狂徒”

甚至就连司空不灭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会引起这么多人皇贵胄的不满。霎时间,冷汗不禁从额头缓缓溢出!

但饶是如此。司空不灭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沉声道:“陛下!臣妄议贵胄之事,自是罪该万死!但金弓殿主确是一个隐患,陛下万万不可大意啊!便是陛下念及同族之谊,不将之擒下。也要验明其贵胄血脉,以免得不偿失!”

验明血脉?泽天微微沉吟了一下。目光望向小刀。小刀昂首而立,满面怒容,却是没有半分畏缩之态。

“罢了!司空不灭,我念在你对我人皇族一片忠心的份上,暂且记下这不敬之罪,你下去吧。”泽天沉吟了片刻之后,缓缓开口,竟是直接喝退司空不灭。

司空不灭急道:“陛下……”

“下去!”泽天一拍皇座的扶手,再次沉声低喝:“验明人皇血脉?亏你想得出来!如今我族正是需要血脉之力祈天之时,却哪里有多余的血脉用来查验!你只需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是了!”

“唉!是……”司空不灭情知再说下去也是无用,不禁心中叹息一声叩首起身。

小刀瞪了一眼司空不灭,只是冷哼一声!但祈天坛上的黎富贵却是忽然哈哈大笑道:“司空不灭,你这家伙给点甜头就忘了自己是什么了吗?别忘了,人是永远不会因为一条狗而动摇的!更何况,这条狗还要咬他的主人!”

“老爷子说的极是!只不过孙儿却有些不敢苟同,狗尚且还会讨主人欢心,可这家伙分明就是在给主人找别扭嘛!我看,与其说他是狗,倒不如说是一坨狗屎还贴切些!”

说这话的,自然便是同样被捆在祈天坛之上的小胖子谢拓。这祖孙二人朗声大笑,一唱一和,将司空不灭气得面色青白不定,双眼几欲喷出火来!

“你们两个!我……”

“怎么?想杀老子?来啊来啊!你敢动手?信不信现在泽天陛下就出手把你给灭了?还他妈叫不灭呢!不怕死就来啊!”黎富贵梗着脖子,针锋相对,一时间让司空不灭哑口无言。

而一旁的谢轩和面色有些憔悴的黎洛儿却是一言不发,只是互相凝视着对方,嘴角边挂着淡淡的微笑。在他们两人的脸上,没人能看到恐惧,能看到的只有那同生共死的欣然。

这是在阔别一千多年之后,谢尘第一次见到父亲,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母亲!

千年过去,父亲依旧俊逸洒脱,母亲的面上虽然有些憔悴,但却仍然难以掩饰那惊人的美丽。

当然,还有外公和堂弟谢拓。这“毒舌二人组”仍旧犀利,癫狂的嬉笑怒骂之中,凛然一股盖世豪情!

谢尘紧紧咬着牙,他不能浮现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他更不能在眼神中流露半点的眷恋与愤怒!他必须隐忍,等待最佳的动手时机!

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天尊山金弓殿主,人皇贵胄高阶族人,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