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九十章 留下来吧

四百九十章 留下来吧

此刻在后方等待的兄弟盟众人也是因为看到谢尘展开界域,而驾驭着城池冲了过来。再通过青门的叙述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也不禁同时将目光锁定在了那迷雾之中。

霎时间,数十道目光同时望向一处。谢尘心中一动,他明显的感觉到那个迷雾之中的气息似乎有些紊乱,动作更是令人惊讶的有些迟疑!

怎么回事?谢尘微微皱了皱眉,便是他绝顶聪明,也根本猜不透此人为何迟疑。若他是陈词,便大方出来相认。即便不是,也可以出来打个招呼,自己众人也并没有加害之意啊!

等了许久之后,空空终于不耐烦了。他扯着嗓子叫道:“诶!我说,你到底是不是懒鬼啊?要是就别磨磨蹭蹭的!难不成在这时候睡着了么?!”

说话之间,空空已然挽起袖子,便要向前走去!边走还边嘟囔道:“墨迹什么?懒鬼什么时候变得跟个娘们儿似的?难道还怕见人吗?”

显然,空空已经十分确定在这迷雾之中的人就是陈词

!他能够如此确定其实也不奇怪,当年兄弟盟在斗灵大陆创建只是,便是这家伙拉着陈词“入伙”的。而平时别人都出双入对,他便只有拉着陈词喝酒聊天。虽然每次陈词都是呼呼大睡,但他们二人绝对有着一种“同病相怜”的共鸣!

虽然后来随着青门、莫开等人的加入,“单身”队伍再次扩大。但莫开醉心于筑城,青门痴迷于炼药。也是交流不多。倒是陈词这家伙,就算是睡觉也可以成为空空发牢骚的“垃圾桶”。

“别!等等再过来!”

就在空空大步流星刚刚走到迷雾之前的时候。迷雾之中忽然传出一个十分温婉的女子的声音。

“呃!我擦?!”空空一愣,下意识打了一个冷颤,倒退了半步之后呆愣在了原地。

而包括谢尘在内,兄弟盟所有人也同时一愣!不是陈词?!霎时间,失望、疑惑、惊讶。各种情绪瞬间涌上众人的心头。而就在此时,迷雾中那人似乎也终于鼓起了勇气,走了出来。

迷雾倏分,青色罗裙轻轻飘动,秀发如瀑,一双明眸顾盼生辉。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面上带着三分慵懒,七分婉约的美貌女子。只不过在与众人的目光对视之时。女子的面上忽然涌上一抹绯红,轻轻咬着嘴唇,垂下眼睑。

“老大……各位……别来无恙……”

如蚊蝇般的话语,却若雷鸣般在兄弟盟所有人的脑海中引起了一阵轰鸣!老大?!这女子因何要叫谢尘老大?!别来无恙?难道我们曾经见过?!

一连串的问题在众人混乱的脑海中响起,但却是在空空的大叫中被中断!

“你、你……懒鬼?!不!不可能!你怎么会是懒鬼?!懒鬼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身材……呃,不是不是!你、他……我擦!阿弥陀佛!我混乱了啊!”

空空使劲儿揉搓着自己的光头,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乱转,纠结不已。

女子被空空的动作逗得嫣然一笑。轻声道:“你这臭猴子,七岁还尿床,十岁的时候因为偷看族内女子洗澡被无念老祖吊起来打。十一岁第一次做春梦,结果差点把同门师弟给……”

“我擦!我擦擦!你够了啊!”初时空空还不觉得如何,但见这女子如数家珍一般说着自己儿时的糗事,不由的大跳大叫!

女子轻轻一笑,忽然手掌一翻,手中浮现出了一张方正的棋盘!而这。正是陈词独有的本命灵!

感觉着那棋盘之上的气息,众人同时眼睛一亮!这的确就是陈词那熟悉无比的气息!只是大家谁都没有想到,那个甚至连睡觉都懒得翻身的懒鬼,竟然是一个如此貌美的女子!

待见到这棋盘之后,空空却是不干了,他一下子跳到陈词的面前,指着她吼道:“你明明拿出棋盘就能证明你的身份!却为啥要说我的糗事!苍天啊!那可都是我喝醉之后才说过的话啊!难道,难道你那时候没睡着?!我擦!”

陈词含笑白了他一眼,道:“怎么?难道我一定要睡着吗?听到你这些事的时候,为了忍住不笑,我差点憋出内伤你知道吗?不服吗?你咬我啊

!”

“我咬……我擦!”空空被抢白得张口结舌,其余众人却是捧腹大笑!尤其是青门,在见到空空吃瘪之后,更是笑得蹲了下去,最后直接在半空中打起滚来!

空空见状更是气急败坏,他不能把陈词怎样,却可以收拾青门!

“我让你笑!老子要不让你哀嚎三天三夜,老子的名字就倒过来念!擦的!收拾不了假男人,我还对付不了你这个伪娘?!我就不信了我!你别跑!给我站住!”

青门见空空气势汹汹而来,早就已经一边大笑着一边开溜!开玩笑,若是真被这家伙抓住,就算他名字倒过来念也是“空空”,那也绝对少不得受一顿皮肉之苦!

只不过被空空这么一闹,原本众人惊异的心情都已经被笑声所取代,而陈词的羞涩尴尬也是渐渐平复。

众人只是感慨,与陈词在一起闯荡这么多年,竟然谁都没有发现他是女儿身。其实想想也不奇怪,这家伙每天除了睡觉便是睡觉,谁又会去刻意找他验明正身?!

萧十三挠了挠头,恍然说道:“难怪当初老大在学院的时候请大家洗澡,懒鬼都借口睡觉不去,原来……诶呀!疼!”

还不待萧十三说完,却是被凤七狠狠的拧了一把。白了一眼萧十三,凤七笑眯眯的拉着陈词道:“真没想到,你竟然生得这般漂亮!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们呀……”

萧十三呲牙咧嘴的揉着胳膊。小声嘟囔道:“我说什么了我?我啥也没说啊……”

“算啦!女人嘛……”谢尘走过来,笑着安慰萧十三。

萧十三感激的点点头。忽然用胳膊肘撞了撞谢尘的手臂悄声道:“还是老大你罩得住,蝶儿就比我家小七温柔多了……”

“呵呵,是啊是啊……”谢尘勉强笑着向旁边挪了半步,暗暗擦了擦冒出来的冷汗。心中暗骂道,你小子倒是轻点呀!你碰着我伤口了!蝶儿那丫头也是的。不就是刚才回忆了一下哥几个一起睡觉的事儿么?下手也忒狠了些……

笑笑闹闹半晌之后,众人才终于注意到了一旁搓着手满脸干笑的混沌兽族群众人。

陈词轻轻一笑道:“大酋长是吗?这些年来,陈词一直对贵族群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呵呵,哪里哪里……”大酋长赶忙摇手,此刻他早已不再抱有请阵法师回归族群之想了,只是干笑问道:“敢问……姑娘,我族的那些子弟……”

陈词一笑。抬手一直前方已然散去的迷雾方向,说道:“千年以来,所有进入我阵中的贵族群之人尽皆被我困在那里。如今困阵已解,大酋长自可前去带领他们回到族群。”

“如此,多谢姑娘了。”大酋长再次道谢,随即带着其余两位酋长与混沌兽族人向着陈词所指的方向飞去。

而混沌兽众人之中,唯有两个人没动,他们正是刺猬和项天。

“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你师父

!”刺猬推了一把项天,十分不自然的笑道。

“叔,我……”项天有些不舍的望向刺猬。

谢尘微微一笑。来到二人面前,“刺猬兄,项天既然想跟着你,那你便一起留下来,和我们兄弟一起闯荡如何?”

刺猬呵呵一笑,摇头道:“那哪行?你们兄弟盟里各个都是天才。而且就连项天的修为都比我高出一大块,我加入你们不是给你们拖后腿么?再说,早在多年以前,项天这小家伙的修为便已经超过了我,我也根本没啥可以教他的,他现在还跟在我身边,就等于浪费他的天赋啊!”

刺猬并非是自谦之言,虽然他在混沌中活的岁月比项天要长上千倍,但修为这种事却不是跟寿命有必然联系的。项天天赋异禀,而且还有奇遇,仅用了数百年的时间,便已经达到了刺猬上万年都没有达到的高度。若是这等人才不跟在谢尘这个“名师”身边,的确是暴殄天物。

可项天却并不这么想,他听到刺猬的话之后,忽然“噗通”一下跪在了谢尘面前,说道:“师父,请恕弟子不孝。这千年以来一直都是刺猬叔照顾我,保护我。并且还带我来到了混沌兽族群,就算那时族群中所有的混沌兽都排斥我,叔也一直陪在我身边,帮我修炼。弟子不能因为刺猬叔的修为已经不如弟子,便离开他。我父母都是普通人,早在饥荒之时就已经过世了,我爷爷也在我离开捞刀大陆的时候过世,我已经把刺猬叔当成我唯一的亲人了。”

“项天……”见项天说的情真意切,刺猬不禁喉间一热,声音有些哽咽。他又何尝不是如此?!他是一点点看着项天长大的,对项天的感情更是如同父亲一般!

只不过刺猬不想耽误项天,他知道项天的天赋。若是混迹在混沌兽族群之中,项天顶多可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强者,但若是跟在谢尘身边,却很可能站在整个混沌的巅峰!

“项天,起来。”谢尘伸手扶起项天,他此刻的心中充满了欣慰!

这种欣慰,是自己的弟子无论取得何等成就都无法给予的,修为的提升只能证明此人的天赋和努力,但却代表不了这个人的心!谢尘平生最重情,当然也最欣赏重情重义之人!今天项天能够如此,绝对比项天成为一个绝世强者还令谢尘感到高兴!

拉起项天之后,谢尘望向了刺猬,诚挚道:“刺猬,多谢你为我谢尘,为我兄弟盟教出了一个好徒弟!其实在我们兄弟盟中,修为和实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有一颗能够容得下兄弟的心!刺猬,留下来吧,我们兄弟盟需要你!”

萧十三也点头道:“刺猬兄,留下来吧!我萧十三从小便十分平庸,是老大和兄弟们给了我信心,给了我希望。既然我可以,我相信你也一定能行!”

“留下来吧!”兄弟盟其余众人也异口同声,对刺猬发出了诚挚的要请。

“我……真的可以?”刺猬有些不自信的看着谢尘,又望了望了满眼期待的项天。

“好!我留下来!我刺猬愿意给兄弟盟摇旗呐喊,牵马坠蹬!”刺猬重重的点了点头,这句话是说给众人的,也是说给他自己的!

谢尘摇了摇头,笑道:“刺猬,你说错了。你还不了解我们兄弟盟,我们兄弟盟中只有兄弟,没有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