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九十一章 等等

四百九十一章 等等!

再次出发,谢尘等人驾驭着城池,一路离开迷失之地,重新进入混沌。而再次进入混沌之后,这座城池的城头之上,再次悬挂起了兄弟盟的铁拳魔旗!

这是当初谢尘便已经决定好的,当所有兄弟重新聚齐之后,铁拳魔旗一定会再度飘扬在混沌的上空!

虽然如今城中仍旧有几人未到,但他们却也正在等待!小刀、海、唐尧,他们就在天尊山等待着兄弟盟的到来!

在谢尘的一声号令之下,飘扬着赤红色铁拳魔旗的城池,乘风破浪直奔天尊山!

一路之上,久别重逢的兄弟们各诉离别之事。

夜,城头,空空坐在一张石桌旁边喝着闷酒,青门鼻青脸肿的不情愿的在一边伺候着。用空空的话来说,这就是你小子笑话老子的报应!

一阵清风袭来,空空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明月,他似乎有些醉了,喃喃道:“真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女人?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还以为我当初某些取向有问题……呵呵,可笑啊!可笑!青门,你丫说是不是可笑?你是伪娘,她却是女人……青门?你小子跑哪去了?!”

大醉之中的空空一拍桌子!这小子看来是又皮痒了?竟然敢开溜!回头逮着他,决不轻饶

“哗啦啦!”

就在空空心中大骂之时,面前桌上的酒杯再度被斟满。空空满意的一笑,这小子还算是识相!还知道回来给老子倒酒!

“猴子,你刚才说什么可笑来着?”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正在喝酒的空空一愣神,却是被一口酒呛到嗓子眼儿中。

“噗——!咳咳……你、你是什么时候?”

空空剧烈的咳嗽了一阵,酒也醒了大半,诧异的回过头。望着俏然站在身后面带微笑的慵懒女子。

陈词轻轻一笑,走到桌前坐在空空对面,道:“就在你说什么漂亮女人的时候。”

空空干笑了一声。摸着光头讷讷道:“这么说,你都听见了?”

陈词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听见什么了?”

“哦!没什么,没什么!没听见就好……喝酒,喝酒!”空空心虚的端起已经空了的酒杯,仰头便喝。

陈词微微摇头一笑,忽然淡淡道:“我是没听见什么,但好像就记住了一句,什么你的取向有问题?你到底是什么取向有问题啊?”

“咔吧!”玉石酒杯瞬间被空空直接捏得粉碎!但就算玉屑溅了满头满脸。他却是如同毫无所觉一般,僵在了原地。

陈词也不说话,便只那么静静的望着他。她的神情专注,仿佛在欣赏一个雕塑。而空空也正如同一个一动不动的雕塑。定格在那里。

不,确切的说,还是有两个地方在动的。一个是他那上下不断滚动的喉结,还有一个则是他疯狂而剧烈跳动的心!

“你们看!我说他们有戏吧?快点,给钱给钱!”主城角落阴影之中。青门得意的摊开手,向着面前的三人不断催促。

项天点点头,说道:“青门叔,你好厉害啊!这都能看得出来!只不过我……我没钱啊!”

“没钱你赌什么?!算啦,小孩子一边玩去!”

青门有些泄气白了项天一眼。目光又转向面前的两个女子,说道:“你们两个总有钱吧?”

凤七凤目一眯,哼了一声道:“哼!还没到最后一刻呢!你凭什么下结论?不行!要给也要等到他们真在一起了再说!”

蝶儿十分认真的点头附和道:“是呀!没看见空空那家伙像傻瓜一样,连话都不敢说了吗?我还以为他平时挺能说的,谁知道动真格的时候这么差劲……”

“就是就是,这么怂!还没有我家萧大哥会说话呢!喂,我说你一直伸着手干什么啊?不累吗?!一边儿玩去!”凤七瞥了青门一眼,继而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空空和陈词那里。

“我……你们……”

青门看着明显就是在赖账的两个丫头,不禁瞬间石化

!天地良心,当初可就是你们两个暗中传音让我故意被空空那家伙抓住,然后伺机让陈词和他单独见面的啊!你们不给钱,我这顿打岂不是白挨了?!

而就在这时,空空和陈词也已经发现了旁边有人在“偷/窥”!

“嗖!”的一声,一个酒壶凌空飞出,狠狠的砸在青门他们所躲藏的那面墙上!

“青门!丫的是不是你?!你这伪娘别的不会,就会偷看别人隐私是不是?!你最好别让我抓住你!”空空大呼小叫,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已经看到了青门的身影。

此刻,凤七,蝶儿还有项天早已溜之大吉。青门苦着脸,坐在原地,喃喃道:“这他丫的都叫什么事儿啊!你们泡妞的泡妞,看戏的看戏,就让我一个人挨揍?!”

“好了,若是此时坐在这里的换成是老大和蝶儿,活着十三和小七,恐怕你也会偷偷藏在一旁偷看吧?”陈词微微一笑,淡淡说道。

“那不一样!这回可是我第一次……”空空下意识的摇头道。

“第一次什么?”陈词笑眯眯的望着空空,月光之下,她的笑容无比迷人。

“第一次……呃!”空空与陈词四目相对,不禁呆了一呆,到了嘴边的话,竟是生生又被他自己咽了回去。

“那个……你为啥要一直,一直女扮男装呢?”憋了半天之后,空空终于再次憋出了一句大煞风景的话来。一边说着,他一边心里还在骂着自己,你丫的平时不是挺有本事的吗?号称兄弟盟第一骂人好手?擦的!怎么到这个时候就说不出来话了呢?!

听空空问起这件事,陈词不禁轻轻一叹,苦笑了一下道:“这还不都是我们东圣的那个极为好面子的圣旗老祖的主意?在发现我拥有阵主天赋之后,他便做了这个决定。我们东圣一直是以阵法起家,所以历代东圣首领都必须是阵主。为了让其余三个圣地看到我们东圣人丁兴旺,他便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啊?就为这个?!这老头也太……那个啥了吧?”空空挠了挠头,难以置信道。

陈词一笑。“就是这么可笑,当时其余三个圣地都有出类拔萃的男弟子顶门立户,就连凤池城也有凤秋水这个血脉觉醒者。再加上那时候我也不懂事。所以就只能听他们的了。”

“可是,他就没想过会……会穿帮吗?这事要是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岂不是成了笑话?”空空皱眉道。

“你忘了我们东圣是做什么的了吗?”陈词一笑,说道:“我们东圣就是靠着阵法和禁制,与其它三个圣地,还有凤池城、天刃学院并立于世。祖上也有传承一种极为玄奥的禁制,就是能够改变人的外貌、声音甚至性别。”

“还有这等神奇的禁制?我以为这种事只有凤七和青门那个伪娘才做得到……”空空挠头道。

陈词点点头,“世界之大,自然无奇不有。只不过这种禁制早已失传许久。就算是圣旗老祖也根本不会施展。能够让他施展这种禁制方法,便只有历代以来,我们东圣传下来的一块玉佩。而这种禁制一旦施展,便只有施展之人能够解开。就算是我自己。也根本无法解开。”

空空点点头,道:“这么说,那些年你便一直以男儿身……咳咳,生活了?”

陈词嗔怒的看了一眼空空,道:“我又有什么办法?当初圣旗老祖执意而为

。却根本忽略了我本是女儿心,就算在外人看起来再如何像男儿,却也根本无法逆天而为成为真正的男儿……”

“所以,你便一直都装作对任何事都不关心,每天只是蒙头大睡?”

“恩。这也是我唯一能够想到逃避的办法了。”陈词苦笑了一下。

“那……你身上的禁制,是怎么解开的?难道你在到了混沌之领后,去找了圣旗老祖?”空空忍不住问道。

“没有,其实我还真想去找他,可是……”陈词摇了摇头,吐出一口气道:“大概是天意吧,在北混沌要塞城那一战的时候,当黎富贵用空间传送术将我传到了混沌之领之内的之后,我身上的禁制便已经解开了。”

说到这里,陈词淡淡一笑,手托香腮,仿佛在回忆着那时的感觉。

“我当时感觉我自己好像获得了新生一般,兴奋得整整半个月都没有睡觉,便只是坐在一片荒野之中傻笑!现在想想,那时候……呵呵,真傻!”

“你笑什么?笑你重新变回女人了吗?”空空大煞风景的问道。

陈词白了他一眼,摇头道:“我笑什么关你什么事?想知道就自己猜去!”

“哦……”空空挠了挠头,虽然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但却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陈词继续说道:“当时,我本想立即就去找你、你们……但一想到我现在的这副样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你……们面前出现。所以我就四处游荡,竟然在游荡之中看到了小白!而且这家伙还认识我!最后,你也知道了,为了等待老大点燃狼牙山的烽火,我就一直和小白待在迷失之地里了……”

“小白这家伙!真够走运的!”空空听罢之后,不禁小声嘀咕道。

“恩?你说什么?”陈词疑惑的望向空空。

“哦,呃……没什么,没什么!今天的月亮好圆啊……”空空抬起头,望着天空中的一弯新月,干笑道。

“既然没什么,那……我就先走了,你继续看你的圆月吧!”陈词抬头看看月亮,又看了看空空,摇头轻笑了一下,盈盈而起。

“你……这就要走了?”空空忽然感觉有些手足无措,讷讷问道。

“该说的我也都说完了,还有别的事么?”陈词没有回头,轻轻说道。

别的事……

空空一怔,无言以对。

“没事,那我就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等等!”眼见着陈词再次举步要走,空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低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