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 百废待兴

12.百废待兴

一切办妥,秦时鸥连上网络先登录了QQ,结果一打开,一群小头像开始跳动。

他打开这些头像,发现都是大学同学的留言,大多是询问他前往加拿大的事情。

逐条回答之后,他打开同学群,群里讨论的正热火朝天,而他赫然就是主角:

班长钟大俊:靠,禽·兽傻乎乎的,不会被卖到加拿大当猪猡了吧?

马金:真他么有可能啊,我给禽·兽算过卦,没算到他在国外有这么牛逼的亲戚啊,给他留了一个渔场?

陈磊:老子也有渔场啊,我家里也是开渔场的。

宋俊梅:磊哥你家那是池塘,和渔场是两个概念!

陈建南:麻痹的以后去吃大户啊,禽·兽这小子现在可牛逼了!

严飞:垂钓纽芬兰、饮马贝加尔,禽·兽当真乃我辈之楷模啊。

秦时鸥一看这些消息,就知道毛伟龙将他的事情都通知了班里的同学,这也可以理解,这家伙的大嘴巴堪称班级一绝。

恰好这时候毛伟龙也发了信息:擦,**的头像亮了!

秦时鸥暗骂毛伟龙这混蛋眼睛可真尖,赶忙露头:弟兄们好,姐妹们好,我秦汉三来了。

毛伟龙:哇,禽·兽,你竟然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

陈磊:滚,禽·兽哥当然活着,他还活的好好的,是不是**哥?

赵恒:跪舔禽·兽哥,禽·兽哥V587!

陈建南:禽·兽哥,你在加拿大的哪里?能不能去猛龙队给我找小钢炮要个签名照?

……

秦时鸥发现自己现在成了话题人物,他一出现群里顿时热闹了,开始了各种挑逗式回复,甚至马金还发表情开始刷屏。

电脑是摆在秦时鸥卧室的,松鼠小明从窗子外钻了进来,顺着椅子就爬上了秦时鸥的肩膀,自顾自的用粉嫩小舌头舔着爪子玩。

秦时鸥忙着回复同学们的留言,也没法陪同小松鼠,结果突然之间弹出了一个窗口,他一看是毛伟龙的视频请求,就打开了。

视频一打开,毛伟龙的破锣嗓子声音先传了出来:“禽·兽,快快快滚开,让我看看你的‘别野’什么样子……”

他的声音出现的很突兀,小明正聚精会神的添爪子,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时没站稳,好像毛球一样的从秦时鸥肩头给摔了下去。

秦时鸥赶忙去接它,但哪里来的及?好在松鼠平衡性好,小明挑动大尾巴安然落地,然后连滚带爬的就往外跑,显然是被毛伟龙的声音吓坏了。

毛伟龙则‘咦’了一声,道:“刚才是什么东西在你肩膀上?”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道:“一只松鼠。”

“哪里来的松鼠?”

秦时鸥只好将小明和小红的来历给解释了一遍,毛伟龙听的啧啧称奇:“你那里环境那么好啊,窗外就是一棵大枫树,树上还住着松鼠?挖槽,有时间我一定去你那里看看,对了,你的梵高怎么样了?”

秦时鸥故意叹了口气道:“假的,那是赝品。”

毛伟龙安慰他:“没关系,就当装饰品自己用吧,你应该有心理准备吧?哪有那么容易找到梵高的真作?”

“梵高的画是假的,不过当时还有一幅画是毕加索的,那是真的。”

“什么玩意儿?!毕加索?!挖槽,你逗我玩呢?!”毛伟龙嗓音顿时拔高了十个分贝。

松鼠小明本来趴在窗外露头露脑的看情况,一听这猛然拔高的嗓音,吓得浑身毛都炸了起来,转身跳上了枫树逃跑了。

秦时鸥继续逗毛伟龙:“嗨,这没什么,那幅画不值钱,顶多百八十万,拍卖行的专家来看过了。”

毛伟龙怒道:“没有天理啊,百八十万你还说不值钱?!装逼遭雷劈啊!禽·兽你要遭天谴啊!”

秦时鸥淡淡的说道:“和这些画一起,我还找到了一个青铜雕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东西,拍卖行的专家跟我说价值两千多万……”

“噗……!”

屏幕突然黑了,秦时鸥晃了晃鼠标,不是他这边的事情,是毛伟龙那边掉线了。

不久,毛伟龙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老子这就去订机票飞到你那里去!

晚上的时候奥尔巴赫来找他,秦时鸥做了醋溜鱼片、红烧鲤鱼来招待他,两人边吃边聊,说的是他的移民手续问题。

奥尔巴赫告诉他,手续是没问题的,而且今天已经递交到移民局,只要审核一下就结束了,最多用不了两天。

秦时鸥吃惊加拿大政府的办事效率,后来才知道是奥尔巴赫找了老朋友帮忙,他有朋友是移民局的高官,处理这些手续自然快。

吃过晚饭,奥尔巴赫就离开了,秦时鸥送他出门,道:“奥尔老爹,你太客气了,以后这种消息打电话通知我就可以,不用特意上门。”

奥尔巴赫耸耸肩,道:“那不行,我不上门,谁给我准备晚餐呢?”

大笑着,奥尔巴赫钻入他的宝马750,扬长而去。

秦时鸥目瞪口呆,看着宝马优美的身影,突然想到自己需要买车了,现在自己可是腰缠万贯,还开那小破车干嘛?

回到**,秦时鸥的意识进入海洋。

一入海,他先去看了看珊瑚礁,结果发现之前死气沉沉的珊瑚变得活力十足,上次他离开的时候,活珊瑚只有十个平方左右,现在竟然快速扩展到了二十多个平方。

很显然,他的神秘力量是有后劲的,珊瑚虫们保持着活力而且不断的分裂生长,让这一片海域重新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在珊瑚礁的旁边,是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的杯水母,随着海中暗流的涌动,这条杯水母不断扭曲,看上去似乎是在跳舞一般。

此外,秦时鸥很清晰的感觉到,当他的意识出现的时候,珊瑚们和杯水母一下子变得更活跃了,他能察觉到珊瑚虫和水母都在向着他的意识所在方向挣扎,似乎渴求他的爱抚。

秦时鸥将意识覆盖上去,尤其是对珊瑚虫,他再一次将神秘能量注入进去,因为他知道,对于近海来说,有了珊瑚才有水生昆虫和植被生长,而这些都是鱼类的基础食物。

他对海底的改造虽然很微小,但已经初见成效,之前还死寂阴森的海底出现了鱼类,比如秦时鸥的意识到来不久,两条银白色的小鱼便摇头摆尾的游了过来。

秦时鸥打量这两条小鱼,它们体长在十公分上下,体被较小的薄圆鳞,此外,它们的背鳍鳍棘部有发达的鳞鞘,向后延伸至鳍条部,身躯粗短有力。

游过来之后,两条银色小鱼在珊瑚礁上找了些浮虫吃,然后就钻入了杯水母中,它们似乎也知道这个东西能保护它们。

秦时鸥一边促使珊瑚虫们分裂生长一边观看这两条白鱼,根据这两条鱼的样子,他判断应该是国内也有的一种冷水鱼,名叫海鲫。

之所以知道这种鱼,是因为秦时鸥当时查询鱼类资料的时候很诧异的发现,竟然还有的小海鱼是胎生的,那就是海鲫。

感觉有些劳累了,秦时鸥的意识就脱离了珊瑚虫们,继续向着海洋深处进发。

海洋之心是一个很强大的东西,只要秦时鸥的意识开拓出来的海洋区域,他都可以掌控到。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是他拥有了千里眼,他的意识所开拓出来的地方,哪怕他的意识离开,也能感觉到那个地方的一切。

随着意识远离海岸,海水的质量开始提升,水中生命也开始增多,但他所期待的那种五颜六色、绚丽多姿的海洋环境,还是没有出现。

百废待兴啊,秦时鸥的意识一边游走一边感叹。

%%%%感谢天真莫古力兄弟的五张五星级评价票!感谢每一位支持本书的兄弟姐妹!让咱们的渔场,冲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