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 鲨鱼先生疯狂

13.鲨鱼先生(疯狂求收藏)

意识返回身体之后,秦时鸥感觉不怎么劳累。

上一次繁育了珊瑚虫们,秦时鸥累的筋疲力尽,但那一次经历似乎强大了他的精神力,所以他猜测自己的精神力是可以锻炼的,随着锤炼可以变得更强大。

躺在**,秦时鸥没什么事干,他和毛伟龙等人在群里扯了一会蛋,然后决定去逛一逛告别镇的夜市,于是在众人的骂声中,留下一句‘老子要去享受加拿大夜生活’就跑人了。

班长赵恒现在做业务,天南海北跑了不少地方,他在群里说道:“禽·兽这个笨蛋,加拿大有个屁的夜生活!那个地方千里无人烟,只有老头老太太养生才去哪里!你还是乖乖的留在这里陪大爷们聊天,别乱跑!”

秦时鸥才不信,不过等他开车到了镇子之后,很悲哀的发现,一切不幸被赵恒的乌鸦嘴说中了,加拿大夜生活确实单调,尤其是告别镇这种经济落后的小镇子……

才晚上八点多,告别镇几乎家家关门了,秦时鸥转悠了一圈才找到了一家营业的酒吧。

酒吧名叫‘闪耀星’,他停车进去之后,发现酒吧里并不乱,大概有四百多平的酒吧,只零零散散坐了二十几个人在喝酒,中央的舞池中也仅有四五个小青年在打闹着跳舞。

显然,酒吧里的这些人彼此都很熟悉,告别镇反正就这么小,人数也只有这么点,不熟悉都不行。

这样,秦时鸥一进去就吸引了在座众人的目光,舞池中的一个年轻白人夸张的说道:“哦,上帝,我都好几年没看到华人了,伙计,你是华人,你是华人对不对?”

秦时鸥很感谢这小子没有说自己是日本人,据说华人在外国,总会被人误以为是日本人,他挥手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去了吧台,道:“来一杯冰酒,加点威士忌。”

这是下午时候小布莱克告诉他的喝法,这样喝酒,就有葡萄酒的醇香,又有威士忌的火辣,别有一番滋味。

穿着黑马甲、白衬衣的酒保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秦时鸥,道:“伙计,你是……你不会是老秦的孙子吧?”

秦时鸥暗道难道镇子里的人都知道奥尔巴赫去接自己了?怎么到一个陌生地方就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得到秦时鸥的确定后,酒保忽然笑了起来,他对DJ点点头,大声道:“来一首冰河时代,伙计们,让我们共同举杯,欢迎老秦的孙子来到告别镇!”

“CHEERS!”一群人哄闹着举起了酒杯。

秦时鸥起身致谢,他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听多了白人对黄种人、发达国家对中国人的歧视,可是来到告别镇之后,他发现这些人对黄种人几乎都很友好。

投桃报李,秦时鸥举着杯子虚空敬了众人一杯,然后高声对酒保道:“给每个人都续一杯,伙计,算在我账上。”

这种话是最能刺激酒吧氛围的,秦时鸥话音一落,酒吧里顿时响起了狼嚎声。

酒吧自然也很开心,秦时鸥直接付了帐,顺手丢给他五十元小费,让他更开心了。

秦时鸥一边随着劲爆的音乐摇晃身体,一边品尝冰酒,感觉这生活也不错。

这时候一条大汉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他一屁股坐在吧台前,对酒保说道:“尼尔,我的酒呢?秦不是请客吗?怎么没有我的酒?”

尼尔看了大汉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沙克,没有你的酒,秦请你的那一份,我给你划账了,别忘了,你可是还欠着我五百多块呢。”

秦时鸥往旁边挪了一下,这大汉身高有一米九左右,膀大腰圆、体格壮硕如山,他的颌下虬须根根如钢刺,整个人往吧台前一坐好像就是一堵山一样!

纽芬兰很靠北,四月份的晚上天气也很寒冷,可是这大汉只是穿了一件牛仔衣,并且胸襟大敞,露出的胸毛好像施了化肥的野草,茂盛无匹,而他那健硕胸肌更是夸张,好像两个香瓜塞在胸口一般。

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这条大汉浑身充满了暴力气息,说他是一条人形野牛似乎更合适。

秦时鸥感觉这种人多半是**恶棍之类,他不想和这种人多加纠缠,虽然自从融合了海洋之心,他感觉自己力气倍增、速度加快很多,可是如果要与这种恶汉对打,他还是没有取胜的信心。

大汉直愣愣的看着尼尔,秦时鸥感觉现场氛围顿时变了,这大汉似乎是一言不和就要开打,不禁为尼尔捏了把冷汗。

可是尼尔根本不在乎,看都不看大汉,就在那里专心擦拭酒杯。

大汉见尼尔不理他,就转身看向秦时鸥。

秦时鸥心里暗道来了,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按照电视剧情走,他估计这恶汉肯定开口让他请客,如果不请那双方就要兵戎相见。

尼尔抢先开了口:“好了,沙克,别装样子了,秦可是奥尔巴赫先生请回来的,你要是招惹他不开心,奥尔巴赫先生可不会开心,你知道,奥尔巴赫先生是爱丽斯的偶像。”

秦时鸥被尼尔的关系绕晕了头,爱丽斯是谁?

不过尼尔的话很有效,他说完之后那大汉叹了口气,伸手狠狠的抓挠着头顶乱发,苦恼的说道:“该死的,我怎么会招惹秦?老秦对我帮助很多——事实上,你知道,尼尔,我只想喝一杯而已。”

尼尔道:“沙克,别这样,你难道想要酗酒?爱丽斯如果知道你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她会怎么想?”

壮汉沙克痛苦的挠着头,嘟囔道:“我现在连爱丽斯的学费都赚不到了,狗屎的世道,该死的渔场,我已经一个周没有补到什么鱼了,每次出海连柴油费都赚不回来!该死的,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说着,壮汉摇摇晃晃的向酒吧角落里走去,随便找了张桌子就趴在了上去。

秦时鸥这会才松了口气,他问尼尔道:“这个人是谁?怎么回事?”

尼尔叹了口气,道:“这是沙克-萨丁森,告别镇最好的捕手和渔夫,年轻时候曾经一个人一条船捉到过一头虎鲨,所以改名叫‘沙克(shark,鲨鱼的意思)’。但现在渔业枯萎、经济崩溃,出海根本赚不到钱,所以他最近生活很困难。”

“为什么不出去工作?”秦时鸥奇怪的问道。

尼尔道:“因为他的女儿——爱丽斯身体不好,他必须得留在家里照顾女儿。”

秦时鸥摸了摸下巴的胡渣,问尼尔道:“他叫沙克-萨丁森,是吧?”

得到肯定回答,他走出酒吧给奥尔巴赫去了电话,问道:“老头,沙克-萨丁森这个人你知道吧?他怎么样?你知道,我现在缺帮手。”

沙克的卖相很好,但秦时鸥不知道他的脾气和性格,这就得问奥尔巴赫。

“沙克?他是个好人,虽然脾气有点急、性子有点倔强,但他是个可靠的家伙……不过,你这么着急雇人吗?我建议你先等一段时间,你的渔场还没有步入正轨呢。”

秦时鸥不听奥尔巴赫絮絮叨叨的劝阻,挂了电话,回到酒吧找到沙克,拍了拍桌子道:“伙计,我那里有一份工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最近收藏涨的有些慢哈,如果朋友们喜欢这本书,烦请收藏一下,要是能给个推荐票啥的,那就更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