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 熬糖浆

14.熬糖浆

&&&&开头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亲爱滴书友们,请帮帮弹壳,帮帮咱们还幼嫩的小渔场!

听到有人介绍工作,沙克猛然抬起了头,虬髯张牙舞爪,好像一头睡醒的狮子,秦时鸥的小心脏都少跳了两拍。

我日,如果招聘这货当渔场的渔夫,那保镖钱都可以省掉了,秦时鸥心里感叹道。

“你?”沙克怀疑的看着秦时鸥。

秦时鸥坐下,道:“你知道,我现在继承了大秦渔场,而那渔场已经十年前就解散了,我想把它开起来,当然需要人手了。”

听了他的话,沙克不喜反忧,他叹了口气道:“秦,你不知道,建立一个渔场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说真的,我受过老秦的恩惠,我必须说实话,现在你的渔场,恐怕已经没有什么鱼了。”

从这话秦时鸥能判断出,这沙克是个不错的家伙,没有为了自己的工作忽悠秦时鸥,此外他也有点本事,秦时鸥是靠着海神之心才知道渔场资源的枯竭,沙克显然没有海神之心。

秦时鸥道:“没关系,伙计,我一定要让我爷爷的渔场恢复荣光,没有船那就买船,没有人那就招人,没有鱼,我就去买鱼苗养殖!”

他可是有海神之心这个大作弊器,要是连个渔场都搞不起来,他不如跳入海中自杀来的光荣。

“可是这需要很多钱。”沙克老老实实的说道。

秦时鸥一拍桌子,豪迈的说道:“我就不差钱!”他打了个响指,“伙计,今晚你的酒钱我负责,你想要什么就来什么!”

一看秦时鸥如此有底气,沙克的眼睛亮了,酒保将一桶黑啤搬了过来,道:“沙克,你可走运了。”

秦时鸥问壮汉沙克道:“这是你最喜欢的啤酒吗?”

沙克咧开嘴笑道:“这是最合适的。”

秦时鸥又一拍桌子,对酒保道:“来最好的啤酒!”

他不是有钱烧得慌,也不是想当冤大头,而是如今他处于创业的初期,沙克是他招收的第一个大将,他必须得稳定下这员悍将的心思,所以必须展示自己的财力。

国内的生意规则,是不在酒桌上谈钱,而秦时鸥和沙克相反,两人喝着酒就敲定了沙克的薪水:周薪2000加元,根据渔场发展情况,年底有奖金。

秦时鸥给沙克的这个薪水可不算低,月薪合起来都有八千元了,与清洁工薪水差不多——加拿大很怪,清洁工工资都比较高,因为他们和图书管理员、市政府服务人员同属“市政工人协会”,待遇丰厚,一个资深清洁工的时薪在30加元上下,年薪约12万加元。

而加拿大一线城市的普通白领,月薪也就3000元到4000元,蓝领工资差不多也是这些,但渔夫、矿工等工种因为工作有危险性,待遇能更高一些。

告别镇现在经济低迷,一般渔场雇佣渔民最多给五千元的月薪,秦时鸥给出这么高,玩的是千金买马骨。

谈好薪资,秦时鸥就听沙克给他讲管理渔场的一些小窍门,后者一边大口喝啤酒一边眉飞色舞的讲解着,前者却没听进多少,秦时鸥不胜酒力,后面直接瘫倒在了桌子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秦时鸥发现自己睡在了自家的**,宿醉一夜,他却神清气爽,可能这和海神之心有关,这东西一直在改善他的体质。

换掉满是酒气的旧衣服,秦时鸥打开窗户,结果看到一条强壮到过分的身影坐在别墅旁的枫树下,嘴里叼着一根大烟斗吞云吐雾的开心,正是他刚招收的大将沙克-萨丁森。

“伙计,来的够早的。”秦时鸥笑道,“昨晚一定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沙克也笑了起来,道:“是奥尔巴赫先生告诉了我你的住处,否则你可得睡我家的鱼舱了。”

秦时鸥给奥尔巴赫打了电话,后者带着合同赶来,这样沙克看过没问题,签字之后就直接开始在渔场上班了。

“八千元的薪水,这太棒了,我想这会让镇子上的人大吃一惊的。”沙克签约的时候一直在亢奋的嘟囔,在经济普遍低迷的纽芬兰,他的待遇绝对是高薪。

真正让沙克开心的是,他的薪水可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之前他彻底走投无路了,女儿的学费、医疗费和家庭生活费,这些钱压得他都喘不过气来。

签完合同,沙克搓着大手问道:“BOSS,我们现在怎么搞?”

秦时鸥笑道:“不用急,伙计,你知道,我们的渔场等于从头建设,现在可以说什么都没有。”

确实什么都没有,渔场稍微有点价值的能用的东西,比如渔船、渔网、存储油等,都被税务局和银行拉走了。

“我有一笔钱还没有到账,等那笔钱到账之后,咱们再开工,现在做要做的,就是前期准备工作,买点必须的物品,打扫一下渔场。”秦时鸥说道。

沙克道:“没问题,我这就去合计一下必需品,至于打扫渔场,BOSS,你不用动手,看我的吧!”

秦时鸥确实不想动手,渔场太大了,屋子也太多了——住房、库房、码头、储粮仓、油库、冰库等等,林林总总得二三十座屋子,有些他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不过沙克没有让秦时鸥无聊的闲着,他说道:“BOSS,如果你没事,可以熬制点枫糖,刚才我看过了,这两棵枫树根深蒂固,一定储存了不少枫糖。”

“熬制枫糖?”秦时鸥有点感兴趣了。

众所周知,加拿大盛产枫叶,人们对枫叶有着更为深厚的感情,并将它作为国家的标志,大从国旗、国徽、国花,小至老百姓生活用品,枫叶图案比比皆是,深入人心。

加拿大人特别喜欢枫树,不仅其有观赏价值,还因为它可用来制作糖浆,供人们享用。

秦时鸥知道这些,还知道加拿大有枫糖节,但他并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沙克告诉他,枫糖的制作其实挺麻烦的,但采集糖浆很简单,别墅两边的两棵大树都是唐枫树,树液含糖量可达7%至10%,只要采集了树液然后简单熬制,就可以出糖浆了。

“枫糖热量比蔗糖、果糖、玉米糖等都低,但所含钙、镁和有机酸成分却比其他糖类高很多,枫糖浆中钙含量更是高达10%,与牛奶相当,所以BOSS,多喝点枫糖浆有好处。”沙克解释道。

“那赶紧教教我吧,伙计,说真的,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秦时鸥笑道。

采集枫液说来不难,沙克教导秦时鸥在枫树干上打好孔,插上一个金属插头,连上塑料导管,导管接入储藏罐,树汁就流淌了进来。

一边打孔,沙克一边说:“树龄在50岁以上的枫树才能采集枫液,否则对树的生长不利。另外,BOSS,你要注意,打孔深度不能超过你的食指,直径要小于食指宽度,并且要稍稍向上倾斜,每个树孔采集十分钟树汁就要停下。”

虽然秦时鸥开始对这个活动充满兴趣,可是看到枫树被插上一个个插头,他又觉得有些残忍,忍不住想起了新闻上那些活取熊胆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