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 制造珊瑚礁

15.制造珊瑚礁

秦时鸥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沙克挠了挠头,嘟囔道:“应该没事,因为我们这么干都几十年了,枫树不是长得好好的吗?”

之前一直在旁笑眯眯看秦时鸥忙活的奥尔巴赫笑了起来,他解释道:“秦,来,我告诉你答案。你知道,纽芬兰地区靠北极,夏天时间短,冬天时间长,而在夏天的时候,枫树利用光合作用生产淀粉,入冬前会转化为糖类。”

“冬季严寒,植物体液结冰的话,细胞膜就会破裂,植物自然就会死亡。枫树的树汁因为饱含糖分,所以冰点以下不容易结冰,这样它们才可以在高纬度寒冷地区生存。”

“但是当春夏到来,温度升高,枫树开始利用水分生长,这样树汁中糖分会越来越高,一旦浓度高于细胞液的浓度,细胞水分流失,同样不利于它们的生存。”

“所以,这个时候,最好就是采出枫糖,让枫叶在光合作用下重新储存淀粉,事实上即使我们不采集枫糖,枫树也会将这些东西分泌出来。”

相比之下,奥尔巴赫显然就有文化的多了,沙克在一旁狂点头,估计也听不懂。

秦时鸥好歹是学过生物学的人,所以他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毫无心理压力的开始采集树汁。

这两棵枫树都有八十多年的树龄,根繁枝茂,树干得有两个沙克合抱粗细,树汁很是充沛,插入插头之后就开始往外汩汩流淌琥珀色的树汁。

秦时鸥伸手蘸着尝了尝,黏糊糊的树汁有种草木芬芳的甘甜,比糖水味道淡,但别有一番感觉。

当沙克离开之后,松鼠小明从树上爬了起来,跳在一个储藏罐上探头探脑的看着里面的树汁。

秦时鸥用手指蘸了一些树汁递到小明的面前,它伸出粉嫩的舌头快速的一舔,然后甩动大尾巴跳下了罐子。

看来松鼠也吃糖,秦时鸥看着摇头摆尾貌似很开心的小明笑了起来。

事实上用不着秦时鸥喂,小明观察了一会,自己就爬到了一个树汁分叉的地方,那里也插了一个管头,小明居高临下,好像喝水一样时不时的舔一下从管头淌出的树汁。

两棵大树果然储藏了大量树汁,仅仅是一个上午,秦时鸥就采到了二十多公斤的树汁。

熬制枫糖的土办法是用锅子蒸煮,随着水分蒸发,最后留下的就是糖浆。

烧上火之后,秦时鸥就不用管了,他将心神延伸到海洋中,去查看渔场海底的变化。

珊瑚礁的面积更大了,竟然分散延展到了五十多个平方,海底终于有了点色彩斑斓的味道。

秦时鸥的心神往四处扩展,遇到鱼类之后就往珊瑚礁的位置来引,经过他的努力,珊瑚礁周围已经热闹很多了。

花花绿绿的珊瑚虫伸展着纤毛样的触手在捕食,一些虫黄藻散落在四周,吸收珊瑚虫施放出来的二氧化碳和排放物中的磷和氮。

同时,虫黄藻会释放氧气和碳水化合物,这是珊瑚虫赖以为生的食物,双方构成了共生关系。

除了虫黄藻,珊瑚上还有珊瑚藻和蓝藻、褐藻之类,这都是最近才生长出来的,之前蓝藻和褐藻几乎在这里灭绝了,估计仅剩下一些‘种子’,当秦时鸥用神秘能量繁育珊瑚虫的时候,它们也跟着受益。

也正是珊瑚藻、蓝藻、褐藻的存在,才会吸引到海鲫等鱼类,它们就是以这些海藻为食物的。

他在海底逛了一会,主要开拓浅海地区的领域,所以不可能找到什么沉船宝藏之类,没什么意思,就打算收回心神。

但在收回的时候,他碰到了一条奇怪的小鱼,这小鱼大概巴掌长短,青红相交、体色鲜艳,它的身体上布有小黑斑,体侧有一红色带,如同彩虹,观赏性很强。

秦时鸥有些好奇了,他应该认识这种鱼,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虹鳟。

虹鳟是北美特产鱼类,属于冷水鱼中的珍品,肉味鲜美,某些地方甚至用它的鱼肉来冒充三文鱼,港剧中经常出现它的身影。

可是,据秦时鸥所知,虹鳟应该是淡水鱼,一般生活在北美洲阿拉斯加、加拿大等地的一些河流中,怎么会是在海中呢?

这条小鱼情绪很是急躁,似乎遭遇了什么,可能刚刚从天敌的口中逃脱出来,海洋中大多数鱼类都是群居的,当有一条做独行侠的时候,一般就是被天敌冲散了鱼群流落在外的。

秦时鸥的心神笼罩上去,小鱼顿时安静下来,一路跟随秦时鸥的引领,它也到了珊瑚礁,然后摇头摆尾的去寻觅食物了。

再没什么事,秦时鸥就收回了心神,他随后去网上查了查,然后恍然大悟。

那条小鱼确实是虹鳟的一种,名叫硬头鳟,这种鱼是鳟鱼中少见的洄流鱼,河里生海里长。

秦时鸥现在已经明白,渔场要想发展起来,珊瑚礁不能少,这东西可以为鱼类提供食物和庇护场所。

想了想,他去找沙克,问道:“伙计,你知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让珊瑚生长的快一些?”

沙克不明所以,秦时鸥讲解了其中的关系,明白过来之后,他为难的说道:“BOSS,这很不容易,以前我们这里有不少的八放珊瑚,但后来水质越来越差,珊瑚活不下去。”

一般来说,珊瑚喜欢在温暖、透明度高、贫营养的热带浅水海域生存,但它们种类繁多、分布很广,在温带和寒带的浅海水域,也有不少的珊瑚种类。

甚至,在寒带的深海水域,也发现了它们的身影,例如美国的《地理杂志》报道过,他们曾在8800米的海洋深处发现一种黑角珊瑚。

但珊瑚是一种很娇嫩的生物,它们对海水的盐度、酸碱度、光线透明度、氧气含量和水污染非常敏感,现在随着因为二氧化碳污染导致的海水酸度增加,珊瑚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

告别岛周围海域的珊瑚之所以死亡的如此厉害,应该是和水污染有关,秦时鸥的心神进入海洋中的时候,本能的感觉不太舒服,就是因为污染。

“如果水质改善之后呢?”秦时鸥问道。

沙克道:“那就好办了,我们可以往海底扔石头、木架之类,只要构造起骨架,珊瑚虫会攀附在上面,时间久了,就延伸成了珊瑚礁。”

秦时鸥点头明白,开始筹划以后怎么人工制造珊瑚礁。

枫糖一直熬制到下午,沙克去镇上的时候顺便带回了几个孩子,这些孩子看到熬制成近乎金黄色的枫糖都兴高采烈,喜欢吃糖的永远是孩子。

几个孩子都是七八岁的年纪,沙克拍着块头最大的一个小家伙自豪的介绍道:“BOSS,这是我儿子,小沙克,萨丁森家族的勇士和瑰宝。”

秦时鸥苦笑,加拿大人难道懒得给孩子起名字吗?怎么不是和爹重名就是和爷爷重名?前面利氏拍卖行的小老板罗伯特-布莱克四世是这样,现在沙克的儿子也是这样。

枫糖吃起来很简单,用制冰机做出一些洁净雪,将枫糖一条条的倒在上面,冷却之后就可以吃了。

秦时鸥吃了一条,蘸着雪的枫糖甜而不腻,因为有雪的原因,简直是透心凉、冰冰亮,比国内的棒棒糖之类可要好太多了。

奥尔巴赫指导秦时鸥利用枫糖制作枫糖布丁,这是纽芬兰的特色小吃,用鲜奶油、枫糖浆、蛋黄和一些薄荷叶做原材料烤制而成。

过程并不复杂,蛋黄搅碎与奶油、枫糖浆搅匀,再用细筛网过滤出枫糖布丁液,接着倒入模型中用汤勺点碎表面气泡,最后再烤箱中烤熟就可以,放入冰箱中随时吃随时加热,很方便。

下午再没什么事,沙克忙着计算要买的东西,秦时鸥则抱着一盘子水果沙拉和枫糖布丁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直接接入的是北美有线电视台,虽然是收费频道,但节目质量相当高,起码不插播广告。

一天就这么过去,晚上的时候,秦时鸥没事干还准备去酒吧玩,结果车子发动不起来了,这让他颇为郁闷,下定决心,明天就去买车子!

&&&&各位亲爱的书友,各位兄弟姐妹们,咱们点击涨的挺快,可是推荐票和收藏还是挺慢的呀,希望大家能登陆账号,收藏本书最好顺便投点推荐票,弹壳在这里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