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8 兄弟抱一下

38.兄弟抱一下

大片鱼饲料洒落下来,鱼儿浩浩荡荡的冲上去拼抢,一派积极向上的氛围。

秦时鸥放心下来,又转移到他的主阵地,也就是珊瑚礁区域。

之前他有点担心,珊瑚礁那边是海草、藻类最丰富的地方,鳕鱼群会不会将这个地方给肆虐一空?要是那样,自己一番心血就白费了。

结果到了珊瑚礁海域一看,秦时鸥乐了,只见小白鲸球球好像一位君王般在珊瑚礁附近巡游,有它守卫,鳕鱼苗哪敢靠近珊瑚礁?

硬头鳟一族倒是很蛋定,球球有时候从它们身边游过,硬头鳟们也不恐慌,摇头摆尾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海神意识一出现,球球顿时兴奋起来,好像一枚射出的鱼雷,笔挺的就撞了上来,吓得四周游荡的鳕鱼苗狼奔豕突。

秦时鸥将一些海神意识分散在球球身上,奖励它为自己守卫疆土,球球身上传出了清晰的开心之情,憨态可掬的在海神意识附近打转。

这时候,几条色彩斑斓堪称美艳的鱼吸引了秦时鸥的目光。

这几条鱼的身上有亮丽的蓝、绿、红及黑色斑纹,色彩鲜艳的让秦时鸥感叹,它们的嘴巴与身体融合在一起,形状有如鹦鹉的嘴,笨头笨脑的围绕着珊瑚礁游弋,不时的吃掉一些死掉的珊瑚虫尸体。

“鹦哥鱼?这小家伙是哪里来的?”秦时鸥一眼就认出了这些鱼的身份。

鹦哥鱼在珊瑚礁生态系统中,扮演着特别重要的角色,它们主要以死掉的珊瑚虫为食,并会将无法消化的珊瑚或岩石排泄出来而形成细沙。

此外,鹦哥鱼的身体能分泌出一种黏液,这种黏液对珊瑚虫的生存有很大的益处,可以帮助珊瑚虫更好的粘连在一起形成珊瑚礁。

这就是海洋生态的奇妙,它比陆地更广阔,环境更多样,因为海水为介质的原因,造成了物种更多可能的交流。

有了鹦哥鱼,珊瑚礁可以更快的往外扩展了。

秦时鸥将一些海神能量注入鹦哥鱼中,很快,这些鹦哥鱼外表的体色变得更鲜艳靓丽了,精神也更旺盛,嘴巴快速张合,将点点滴滴的珊瑚礁碎片吞入腹中。

珊瑚礁的范围在扩展,但里面的鱼类不算多,硬头鳟家族算是最大的家族了,这样就造成了资源浪费。

秦时鸥想了想,将大概两百多尾鱼苗放进了珊瑚礁中,同样给这些鱼苗注入了海神能量。

这只是他的随手之举,并没有什么特殊目的,只是不想浪费珊瑚礁里的海藻水草之类。

做完这一切,秦时鸥照例在海底漫游进行淘宝,依然没有收获,他便中途转道雪山小溪,经过入海口的时候看到星点水龟们蛰伏河底,他停留在旁,蓄养海神能量,同时睡觉。

再一次清醒就已经是傍晚了,有人将他摇醒,秦时鸥睁开眼,看到秦鹏对他嘻嘻的笑。

“我靠,大鹏!”秦时鸥翻身而起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秦鹏笑眯眯的说道:“你回来的倒也及时,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这不是还有两天你才结婚嘛,我肯定不会错过你的婚期,我可是你的伴郎啊。”秦时鸥给了他一拳。

“听说你小子在单位混的不错,都出国进修了?不废话了,哥们,今晚去我那里吃饭,好好唠唠。”

秦鹏过来就是邀请秦时鸥去吃饭的,留下话就走了。

傍晚,秦时鸥挑了一条好烟拿了两瓶冰酒,其他的又拿了些干贝、海参、龙虾干之类的东西去了秦鹏家里。

秦鹏的家在秦家村的西头,是一座二层小楼,专门为他结婚准备的,小楼起来不久,还很是崭新。

秦时鸥进门之后和秦鹏的父母打了个招呼,二老眉开眼笑,道:“小鸥来了呀,自己坐,你说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你来还提什么东西?”

秦时鸥也不客气,笑嘻嘻的说道:“都是加拿大的特产,特意买回来给你们的。”

“小鸥就是会说话,也会办事,不像大鹏,就会笑,什么话不会说。”秦鹏母亲说道。

秦时鸥道:“婶子,你那是给他貌似忠厚的外表给骗了,你看我如果真是能说会道,岂会连个媳妇都没骗到手?你再看大鹏,媳妇都进门了。”

一说起谈对象,秦鹏的母亲顿时精神抖擞,凑上来问道:“对了小鸥,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有没有在家里找个对象的打算?我跟你说呀……”

“你说什么说,小鸥找对象还用你操心?人家大学生还在国企单位,现在又出去留洋了,能缺着媳妇?”秦鹏父亲瞪眼说道。

秦鹏母亲不服气,掐着腰道:“我知道小鸥有出息,但给他说个家里的媳妇有什么不好?城里的姑娘是漂亮、好看,可是居家过日子,可比不上咱们家里的女孩。”

秦鹏对秦时鸥挤了挤眼,后者无奈苦笑。

说起来,秦时鸥确实老大不小了,他一直没找女朋友,是因为在海岛市的时候薪水太低,加上脸皮薄、没谈过恋爱缺乏经验,所以尽管单位女孩不少,也只能做一介撸夫。

家里的女孩,秦时鸥并不是看不上,主要是在家时间太少,见不到什么女孩。

秦鹏招呼秦时鸥坐下,他研究了一下冰酒和香烟,道:“够哥们,一看就是好货。”

秦时鸥笑道:“你抽着喝着,看看喜不喜欢,喜欢的话以后我经常给你邮寄,加拿大这些东西有的是。”

秦鹏问道:“那你要在加拿大待多久?”

秦时鸥沉默了一下,道:“其实,哥们已经是加拿大人了,我把户口转移过去了。”

这句话对秦鹏来说可是一个滚雷,他睁大眼睛道:“我靠,不是开玩笑吧?你现在是外国人了?我的老天爷,你怎么这么本事?”

秦时鸥哭笑不得,只能说一句‘此事太复杂日后细言’。

两个人坐在茶几前聊着天,秦鹏父母很快就收拾了几道菜,都是老熟人了,自然不会刻意招呼,秦鹏父亲下厨弄了个青椒炒蛋、干煸菜花、炒花生米、水煮肉、炸腰花就算完事。

秦鹏父母没有直接上桌,给两个小伙子留下空间来聊天。

秦时鸥看着红彤彤的水煮肉口水就开始狂分泌,他说道:“我都半年没吃你爸的水煮肉了,妈的,加拿大吃饭太操蛋,净是面包、海鲜,真是没劲。”

秦鹏父亲曾经做过厨师,水煮肉是他的拿手好菜,当初花大力气从一位双川大厨手里学来的。

油花火红、油菜碧绿、藕片雪白、肉片金黄,一筷子翻起来,辣椒的火辣和花椒的酥麻一起扑面而来,当真是色香味俱全。

连续吃了好几口,秦时鸥这才放下筷子,秦鹏举起酒杯,笑眯眯的说道:“来,兄弟,走一个!”

“走一个,庆祝你从此就成家了。”秦时鸥说道,“不过,这件事我得说你干得不漂亮,我都不知道你交女朋友了,你怎么就直接结婚了?”

秦鹏憨笑道:“嗨,这个事不怨我,我也没料到能这么快结婚,我和莉莉认识不到半年呢。”

“闪婚?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时髦了?”秦时鸥问道。

听了这话,秦鹏有点不好意思了,摸摸后脑勺道:“其实我们没准备这么快结婚的,主要是,你懂的……”

说着,他递给秦时鸥一个眼神,男人都懂的眼神。

秦时鸥惊诧,道:“你们搞出人命了?”

秦鹏羞赧道:“嗯,奶奶的,奉子成婚!”

秦时鸥不知道说什么了,作为一名处·男,他觉得此时他能做的就是干了这杯酒,然后默默的对着右手垂泪。

“对了,你对象呢,我总得认识一下吧?”喝酒喝了半茬子,秦时鸥才想起这件事。

秦鹏道:“在娘家,按照规矩,结婚前九天不能进我这里的门,正好明天我们去县城订车队,你一起过来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说着,他眨眨眼,道:“这次我老婆不少姐们来了,到时候给你拾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