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9 这也叫事

39.这也叫事

第二天一早,秦时鸥被秦鹏的电话给叫了起来,他挂了手机一看时间,六点半了,赶紧爬起来。

在告别镇的时候,秦时鸥作息很规律,不管几点睡的,早上六点都能爬起来,然后晨跑和锻炼。

现在回家了,反而开始睡起了懒觉,估计是和环境有关,秦时鸥上高中的时候就是学校寄宿,大学毕业又留在外面工作,这样每次回家都是假期,肯定会赖床。

秦鹏准备了一辆别克GL8商务车,秦时鸥看了拍拍车头,道:“这车不错。”

别克GL8系列商务车是SH通用汽车旗下非常经典的一款MPV,搭载了3.0LVVT的V6发动机,最大马力178匹,素以“尊贵大气、豪华舒适”著称,一向深得政府机关和中高端集团企业的喜爱。

秦鹏笑道:“当然不错,接近二十万呢,这是我爸他们老板的车子,借给我家用几天,这不结婚事情多,没车不方便。”

秦鹏的父亲在镇上一家采石场工作,老板人比较好,所以虽然工作挺辛苦的,但一直在坚持着干。

秦时鸥听着秦鹏的话有点耳熟,他一琢磨,想起来上一次去BJ,他看到毛伟龙开来的大切诺基的时候,两人就是说了类似的话。

这么想着,他觉得自己得给秦鹏准备一份说得过去的结婚大礼,两人不光是发小,他不在家的时候,家里很多事情可都是秦鹏帮着父母办的。

小学时候,秦时鸥和秦鹏一起学《大泽乡起义》这篇课文,当中有一句话叫做‘苟富贵勿相忘’,那时候一帮小家伙都对彼此许诺,秦时鸥和秦鹏之间也曾经互相许诺过。

小时候,伙伴之间会承诺很多事情,随着时光流逝渐渐长大,这些承诺或者幼稚、或者空旷、或者不着调,会慢慢在时光面前变得脆弱不堪,然后被主人相忘于江湖。

秦时鸥也可以忘记那些承诺,他可以不给毛伟龙买大切诺基,他可以在秦鹏婚宴时候送上一份一千块钱的礼钱,他可以象征性的给姐姐几万块钱而不是几百万,这么做都无可厚非,可他就不这么做的。

没有别的目的,秦时鸥只是不想在自己富有之后,变成一个小时候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秦鹏开车向县城驶去,他对象家就在县城旁边的一个镇子上,此时已经乘坐公交车先行去了县城。

秦时鸥家乡的县城叫做平城,是传统的农业县城,经济不太发达,但因为人口多,所以面积相当大。这样,经济不够人口来凑,倒也导致县城里面各行各业发展的都不错。

别克车从城乡结合部开过,县城里那些不算高的高楼大厦就露出了面目。

秦时鸥很久没有来县城了,看着一栋栋崭新的高楼,叹道:“县城发展还真快,一下子竟然起了这么多楼啊。”

秦鹏撇嘴道:“现在有点钱的人都去盖楼了,妈了个巴子,盖那么多楼还涨房价,我看看就这么个小破县城,怎么消化这么多高价楼盘!”

“你没打算买房子?”秦时鸥问道。

秦鹏摇摇头,道:“在县城买楼?我还是算了,哪有那些钱?一平米四五千!再说,莉莉家里也挺好的,没有要楼要车啥的,所以我近期不考虑买房子这种事。”

两人聊着天,车子开到了县城边缘一个省道交叉的路口上,一辆辆汽车呼啸着开过,倒也蛮有几分钢铁洪流的气息。

秦时鸥看到路口周围也有几栋崭新的大楼,笑道:“还真让你说中了,有点钱的人都去盖楼了,有点地方也盖楼了,这里竟然也有人盖楼?”

趁着等红灯的时间,秦鹏拉下窗子留恋的看了眼路边的楼房,他说道:“你别说,小鸥,我觉得这里盖楼才是聪明的选择,位置好,车多、人多,要是在这里买个门头房开个修车厂,肯定赚钱。”

秦时鸥看秦鹏目光一直盯着路口的一栋小楼,心里一动,问道:“这里房价多少钱?”

秦鹏立马道:“2000一平。”

“那很便宜啊。”秦时鸥有些惊讶道,“那你买下那座楼开个修车厂不就得了?”

秦鹏笑道:“你得有钱啊,哥哥,2000一平还不贵?这是城乡结合部!再说了,开修车厂的话得要大院子,这样算下来没个五六十万开不起来。”

秦时鸥拍了拍秦鹏的肩膀,没有再说话。

很快到了约定的时代中心广场,车子停下,几个女孩翩翩走来。

秦鹏拉着秦时鸥,向领头一个温婉女孩兴冲冲的说道:“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我兄弟,哈哈,他叫秦时鸥……”

“秦时鸥、秦、禽·兽?”一个黑长直、笔筒裙的女孩尝试着读了一下,然后就捂着嘴笑了起来。

秦时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其实,我的朋友都叫我小鸥。”

温婉女孩自然就是严莉莉,她大约二十四五岁,不怎么漂亮,可是眉眼清秀、脸蛋线条柔和,总是喜欢抿着嘴轻轻微笑,一看就知道以后会成为贤妻良母。

她走上来对秦时鸥伸出手,主动介绍道:“你好,我叫严莉莉,这是我的四个闺蜜,周灵、娄慕青、曹海露、吴依。”

介绍之后,她就站到了秦鹏身边,不再言语,只是微笑。

秦时鸥看着严莉莉,叹息道:“好,好,没想到大鹏这傻货能找到你这么好的媳妇!难怪他这么急着结婚,看来是怕被人抢走这个好媳妇啊。”

笔筒裙女孩娄慕青嘻嘻笑道:“其实他们急着结婚的原因是莉莉呜呜……”

旁边的周灵一把捂住她的嘴,嗔道:“青青,你别胡乱说。”

娄慕青显然也察觉自己刚才差点说漏嘴,便吐了吐小舌头做鬼脸不说话了。

严莉莉的四个闺蜜,相貌都不错,尤其是娄慕青,黑长直秀发、洁白的小衬衣配上黑色的笔筒裙,她又穿着水晶肉丝和黑色高跟鞋,看上去很有一种办公室性感OL女神的感觉。

秦时鸥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所以他与四女打了招呼之后,就一脸平淡的看向广场。

秦鹏让严莉莉和四个女孩上车,他用手肘碰了碰秦时鸥,坏笑道:“怎么样,四个你看中哪个了?我让莉莉给你做媒。”

秦时鸥没说话呢,秦鹏又说道:“肯定是娄慕青是吧?嘿,我对你小子的口味能不了解吗?大长腿、眼镜娘,娄慕青绝对符合你的审美标准。”

“滚,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喜欢娄慕青了?”秦时鸥笑道。

秦鹏习惯性撇嘴,道:“我能不了解你小子吗?眼珠子瞪着广场,眼角余光盯着的是娄慕青吧?”

秦时鸥惊诧的看着秦鹏,道:“哟呵,你小子现在观察力可以啊。”

秦鹏眨眨眼,道:“等着瞧吧,你嫂子做定你的媒人了。”

说笑着,秦鹏上车,直接去了婚庆公司。

平城大大小小的婚庆公司也有十几家,秦鹏和严莉莉找的是实力中等的一家。

本来,严莉莉比较持家节俭,想选一家小型婚庆公司。但秦鹏不想委屈了她,毕竟没什么意外,结婚这种事一辈子只有一次。

这次来婚庆公司是确定新婚车队的,秦鹏和严莉莉去找老板,秦时鸥则在婚庆店里随便看。

婚庆店老板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见到秦鹏两人寒暄了几句,秦鹏便问道:“朱老板,我是来确定婚车队吉时的,你们的车队得在10号早上八点半到我家那边,然后咱们一起出发接新娘。”

听了秦鹏的话,那老板愣了愣,道:“8号早上?你不是10号的婚礼吗?”

这次轮到秦鹏愣了,他傻傻的说道:“开什么玩笑,明明是8号啊,怎么会是10号?”

朱老板急忙拿出一个记事本查了查,道:“我明明记得你跟我说是……坏了,是四月初十,我给记成5月10号了。”

“没什么事吧?”严莉莉担心的问道。

朱老板为难的说道:“还真出事了,你们结婚那天是个好日子,我这边还有一对结婚的,婚车队已经预订给他们了,你们看,合同都签了。”

秦鹏着急道:“那我们怎么办?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老板道:“要不这样,我找朋友帮忙,给你们凑一个车队,你们看怎么样?不过车子型号可能统一不起来。”

听了这话,秦鹏就怒了,直接和朱老板吵了起来。

秦时鸥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赶紧过来拉开两人,婚庆店一个工人满脸痞气的走过来问道:“你们干嘛,想闹事吗?”

秦时鸥刚拉开两人,这家伙又要惹事,他直接一把推了上去,皱眉道:“你一边去,没你的事。”

他现在力气很是惊人,这一把推出去,直接将那强壮工人给推的倒飞了出去,‘咣当’一声摔出去老远,直接摔懵了,站起来都不敢找秦时鸥麻烦。

这一下将婚庆店老板一伙给镇住了,娄慕青一行女人也老实了,捂着小嘴站在旁边。

这样,安静下来,秦鹏几句话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搞清楚了。

那婚庆店老板也不是流·氓恶·棍之类,他叫苦道:“是,兄弟,这件事我们弄错了,责任在我们头上,现在咱们要做的是弥补错误不是?”

秦鹏怒道:“你拼凑一个车队算什么?我要的是白色奔驰打头、6辆红色马自达3组成的车队,订的就是这个车队!”

婚庆车队在秦时鸥的老家是有说法的,打头车子最好是白色的,这叫做‘白头偕老’,后面的车队最好是红色的,这就是‘红红火火’。

在车队当中,最受欢迎的就是马自达3了,因为这个车好看而且价格相对低,租金也便宜。

严莉莉沮丧道:“那实在不行,我们只能换一家婚庆公司了。”

现在换来不及了,距离结婚就两天,该准备的工作都进入收尾阶段了。

朱老板也说道:“你们结婚那天是大日子,县里最少得有二十对新人,不信你们去其他店问问,他们肯定更没有车队了。”

这下子,事情陷入了棘手的境地。

秦鹏失魂落魄的走出婚庆店,蹲在街头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发呆,马上要结婚了,结果出这个篓子,简直是晴天霹雳。

秦时鸥心里也很着急,他放眼看向四周,忽然笑了,拍拍秦鹏的肩膀道:“大鹏,这算什么事,瞧我的,你的车队肯定没问题!”

&&&&无奈,之前上传过本章,结果被审核了,我只好自己修改,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写个种田文怎么也这么费劲?另,感谢feiafei、耕着地、皇朝守护者、惜福洪、星河等兄弟的打赏,也感谢每一位支持本书的兄弟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