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2 坎巴尔山上的野兽

82.坎巴尔山上的野兽

最后的结果,让秦时鸥笑弯了嘴:

渔场确实有温泉!

钻井机进一步往下钻,有井水开始往外翻涌,显然,原来这一部分的地下一米左右的深度是有一层严密岩层的,导致温泉被禁锢其中,现在这层岩层被打开,温热的地下水就带着翻涌的热气流淌了出来。

秦时鸥让施工队进一步拓展和搜索,以第一个温泉眼为核心,周围大概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都能挖出不同温度的温泉,这可是相当大的一个范围了,开设一个度假村都绰绰有余!

这样一来,养殖着禽畜的圈舍就得迁移开了,他打算在这块区域建一个露天和室内结合的温泉馆,如此一来,圈舍就妨碍事了。

钻井队只能打水井,温泉的活他们干不了,尽管开发温泉比钻井要简单的多,可他们没有开采温泉的工具。

秦时鸥付了钻井队两千元,算作是违约金,因为他不打算开挖水井了,既然要给禽畜的圈舍迁位置,索性就迁移到小树林旁边,直接从高山河流里引一条支脉出来。

钻井队没怎么干活就拿到了钱,秦时鸥发现了渔场有温泉,双方都是高高兴兴。

送走了钻井队,秦时鸥就得找施工队来开采温泉了,但当务之急是将禽畜的圈舍迁走。

这样,他和海怪、尼尔森、沙克又联手重新搭建栅栏,这次他选择在渔场东北端的树林旁边,找了一圈枫树和水杉围在中间,同时从圣约翰斯订购了一批禽舍和猪舍,安置在圈舍之中,可以躲风避雨。

“这山上可能有野猪和北美灰狼之类,所以我建议还是别把圈舍建在这里,要是这些家伙跑下来祸害了这些鸡鸭猪怎么办?”沙克担心的问道。

秦时鸥一愣,问道:“山上有狼也就罢了,还有野猪?”

沙克点点头道:“虽然野猪在咱们这里不如西部省份那样嚣张,可是坎巴尔山上肯定有,而且数量不少。野猪还好说,主要是北美灰狼,这些家伙最可恨了!”

狼是食肉动物,为了生存,吃掉镇民养的一两只羊或者鸡鸭之类也没什么,可以原谅。

但北美灰狼的可恨之处在于,这些坏蛋不仅咬死自己要吃的牲畜,而且会把它能找到的其他牲畜的肚子都用利牙撕咬开,让牲畜肠子流出来,然后痛苦地死去。

这一点特别招人痛恨,所以在加拿大,只要人们发现野狼,都会呼朋唤友持枪追捕然后杀死它,野生动物保护法对灰狼不适用。

不过不用担心狼会绝种,加拿大地域太广泛了,人口又少,总有人们涉足不到的那些地方,生存着足够多的野狼。

“把篱笆扎的结实一点,过一段时间等韦尔建筑团来搭建码头的时候,让他们用水泥和混凝土在圈舍外面走一圈,狼和野猪总不可能跳过两米高的栅栏吧?”秦时鸥说道。

沙克点点头,道:“这是个好办法,就是有点浪费钱。”

秦时鸥不在乎,为了建设渔场,他愿意花大价钱。

“对了,你说山上还有野猪?什么时候咱们进山猎野猪怎么样?”秦时鸥有些期盼的说道,他还没有打过猎呢。

沙克笑道:“如果你愿意,那到了秋天吧,秋天野猪最肥,咱们去打猎。”

秦时鸥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山上有野猪,镇上的人还不去打猎?猎野猪多好,好玩还可以吃肉。”

尼尔森道:“每年都有人进山打猎,但是根本猎不完,雌野猪一年会生两窝小猪仔,每次能产下六只或更多。而在山上,野猪还没有天敌,它们也不害怕寒冷的天气,因为野猪腿长,这样它们在雪地里也可以自由奔跑。”

在自然界,野猪的天敌是狮子、豹子、鬣狗以及人类,但不管狮子还是豹子之类,都是非洲草原上的动物,加拿大可没有,而作为野生动物终结者的人类,在加拿大少且很多人不吃野猪肉,嫌这种肉太硬太腥臊,和亚洲鲤鱼一样,都进不了他们的食谱。

秦时鸥搞明白这个问题之后,心里就活泛了起来。

他的渔场有海滩,会有温泉,背后靠着高山,山上有野猪、有野兔和山鸡,不远处的沉宝湖可以射鱼,这样的话如果搞个度假村或者旅游胜地,那岂不是可以大大的赚钱?

秦时鸥针对的客户不是加拿大人,而是国内的游客,在国内别说野猪,就是野生大鲤鱼、胖头鱼也很难弄到手。

他将这个想法说了一下,尼尔森补充道:“喜欢打猎,还可以上山去猎鹿,山上有的是麋鹿、驯鹿、驼鹿和赤鹿之类,每年秋天镇上都会组织人手进山去猎鹿,因为它们冬天没食物会下山祸害镇民们种植的蔬菜和水果。”

“是啊,山上能猎的东西可多了,北美大雁、雪鹅、榛鸡之类,都可以随便猎!”沙克说道。

听两人介绍着,秦时鸥的心‘彭彭’跳了起来,他从来没想到,渔场旁边这座大山竟然是个宝库,要知道他的家乡就在大山里,可山上连兔子都找不到!

这样,秦时鸥又疑惑了,问道:“既然山上这么多猎物,你们在渔场打不到鱼,干嘛不去山上猎野物去贩卖换钱?”

沙克笑道:“谁买啊?谁也不傻,想吃了自己找时间去山上打猎,还能娱乐,干嘛去买?何况,你猎到野兽自己吃没什么,要是想卖,那需要检疫部门给出的传染病检疫许可证,太麻烦了。”

北美地区对野兽的传染病问题查的非常严,去年魁北克爆发了一场大肠杆菌急性传染病,当时造成了3人死亡、200多人生病、上千人携带病菌,轰动加拿大一时。

顺便说一句,造成这个大肠杆菌传染的,就是野猪。

加拿大人很胆小,他们很多时候猎杀野兽不敢吃,就怕不明不白的染上什么细菌病毒寄生虫之类。所以,每年去猎杀这些野兽的,除了游客就是农场主们,他们是得防止野兽繁衍过度来祸害自家农场。

秦时鸥就没有这些想法,早知道山上有的是野猪,那他还带个屁的土猪。不过再想想,野猪和土猪毕竟不是一个味道,这么一想他心里又平衡了。

温泉开发需要时间,而新的禽畜圈舍中间要引进一条河流的支脉,这都需要时间,所以秦时鸥带着沙克三人将篱笆扎起来之后就停手了,没有当时就把鸡鸭猪们迁移过来。

回到别墅,他上网查了查加拿大的野生动物现状,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加拿大现在野生动物和纽芬兰渔场的鳕鱼现状简直是两个极端,纽芬兰渔场鳕鱼被过度捕捞弄没了,野兽们则过度繁衍搞的政府都头疼。

尤其是野猪,最近几年都成为困扰加拿大政府的一个大问题了。

纽芬兰地区还好说,素有‘加拿大粮仓’之称的萨斯喀彻温省,已经出现了野猪灾害。

萨斯喀彻温省是传统的农业大省,野猪在这里骚扰家畜、偷食农作物、毁坏农田,且散播疾病。

丹麦奥胡斯大学做了个调查,认为如果不设法阻止萨斯喀彻温省的野猪数量增长,最多五年,这个地方猪口便将超越人口。

这所大学调查了296个偏远社区,据此确认其中70个社区有野猪出没,证明野猪活动和栖息范围远远超出原先的预计。

除了萨斯喀彻温省,沙斯卡其旺省也遭遇了野猪危机,去年开始,该省正在打算立法,要求每一位拥有长枪的百姓,每年都得猎杀两头野猪,这还引起了百姓们抗议——我们买枪可不是为了杀猪的,你们政府自己不作为,别想让我们老百姓买单!

现在困扰加拿大人的野猪,不是当地土生土长的野生动物,它们是在1990年代作为蓄养牲畜引入的。

但其中一些野猪后来逃脱,而且很适应加拿大严酷的冬季,遂于野外大量繁殖,并逐渐扩散出去,终于酿成“猪患”。

根据调查显示,整个加拿大现在野猪泛滥导致的后果很严重,疾病流传、作物遭破坏、牲畜遭骚扰、对自然生态系统构成破坏,以及时不时出现野猪攻击人类事情,这样综合起来,野猪为加拿大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四十亿加元!

秦时鸥在QQ上转发了这些新闻,后面很快跟上了同学们的回信:

“假新闻吧,野猪还能成灾害?吃了它们就是了。”

“吃不了加拿大也可以成立公司猎杀野猪往中国贩卖,照新闻说法,绝对的暴利!”

“靠,我要去加拿大,我要去投奔禽·兽,我要去打野猪吃。”

“禽·兽去猎杀野猪吧,记得多做点腊肉,快递给兄弟尝尝。”

“……”

秦时鸥浏览着这些回信,时不时回复一条,他想了想改了签名信息:谁愿意来纽芬兰玩,只要路费自理,兄弟管吃管喝管住管玩,钓鱼打猎绝对玩的爽!

这条签名改了没多久,毛伟龙的电话打了过来:“禽·兽,你小子不是开玩笑吧?你那里真可以随便打猎啊?”

&&&&昨天和上午打赏的兄弟姐妹很多,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周末愉快!弹壳去码字鸟,尽量可以在上架前多攒点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