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 蓝鳍金枪鱼周末快乐

83.蓝鳍金枪鱼(周末快乐,求推荐票)

秦时鸥道:“本来就可以随便打猎,只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我渔场后面的山上这么多野兽!”

毛伟龙咂了砸嘴,道:“我今年年假还没用,最近家里逼婚,我正烦着,二十天的年假,我去你那里玩玩,能行不?”

秦时鸥一拍桌子,道:“你这不是废话?什么时候来?请下假来跟我说,我给你订机票!”

毛伟龙贼笑道:“这用的着你小子啊?机票可以报销,体制内的福利!”

两人谈了一会,迅速敲定结果,毛伟龙尽快请假,争取能在六月份到告别镇来。

其实他是想八九月份过来避暑,可是看了秦时鸥拍摄的渔场原生态照片,又听了他的一些描述,心里好像有小猫抓挠,受不了这诱惑,决定早点过来。

忙活了一天,秦时鸥晚上又接到了韦尔建筑团的电话,说是根据之前的调查报告,他们已经做出了两个码头的具体策划案,问什么时候可以商谈。

秦时鸥最近没事,渔场里的鱼还小,不用捕捞,海藻都长势喜人,已经可以为章鱼、鱿鱼、鲱鱼等杂食性生物提供食物了,他没什么事,正好可以将渔场建设一下。

这次发现优质海滩和温泉,让秦时鸥越发觉得自己扩建码头的想法是正确的,他太有先见之明了,如果以后真的可以将渔场打造成豪华度假胜地,那肯定需要更广阔码头。

约定后天商谈码头的建设方案,秦时鸥挂了电话躺到了**,海神意识在渔场里转了一圈,然后找到了在黄鳍鲔鱼身上的标记,跟了上去。

黄鳍鲔鱼是海洋中的游侠儿,它们喜欢高速的航行,而且都是在深海之中,现在秦时鸥的这只黄鳍鲔鱼就在海下飞快游动,速度惊人。

深海之中,阳光照射不到,这是真正的黑暗地狱,可是在这种环境下,却依然有丰富的物种生活着。

黄鳍鲔鱼一路游去,秦时鸥看到了不少深海鱼种,一条大口胭脂鱼正好潜游下来,很不巧,它被黄鳍鲔鱼盯上了。

胭脂鱼的游速和黄鳍鲔鱼没有可比性,好像一条鱼类,黄鳍鲔鱼呼啸着冲上去,大嘴张开使劲一咬,直接将那胭脂鱼咬成了两半,一口一半吞了下去。

胭脂鱼的鲜血在海水中弥漫,又有其他鱼循着血味赶来,黄鳍鲔鱼却没有留下捕食,而是快速离开了。

通过海神意识,秦时鸥能明白这黄鳍鲔鱼的想法,原来在海洋中,血腥味对鲨鱼最有诱惑力,很有可能待会会有鲨鱼赶来,到时候对黄鳍鲔鱼来说就危险了。

海洋的生存环境远比陆地恶劣,每一条鱼能长大,都是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的。

大斑点鲈鱼、大西洋比目鱼、灰背比目鱼、大西洋旗鱼、纺锤鲭鱼、条石鲷、大鳞鲑鱼,黑鲔鱼航行途中遇到了很多种深水鱼,只要被它盯上,基本上都要成为食物。

当然,如果黄鳍鲔鱼体型小一些,那它被这些家伙盯上,也是一个死!

又游荡了一会,黄鳍鲔鱼总算吃的差不多了,它打算找个安静的海底栖息一下,忽然看到了一条金枪鱼同类,这鱼得有半米长,可算的上是一条大家伙,顿时兴奋起来,一甩尾巴就冲了上去。

黄鳍鲔鱼凶悍的冲上去,那金枪鱼发现之后却没有逃跑,而是立马转头对准它做好了战斗的架势。

秦时鸥暗道这金枪鱼真有种,结果他从黄鳍鲔鱼身上感受到了恐惧,海神意识立马展开,秦时鸥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就在那半米长的金枪鱼头顶二十多米远的地方,一条更大的家伙在冷冷的注视着黄鳍鲔鱼……

黄鳍鲔鱼体长有一米半,以后可以继续生长,一直到两米,属于当之无愧的大鱼类,可是这条鱼,体长已经就有两米了!

而且,这不是一条鲸鱼或者鲨鱼,和黄鳍鲔一样,就是金枪鱼,体型很特殊,第一背鳍在身体的基底中央附近,第二个背鳍比第一个高,仿佛两座小山排列着。

另外,它的胸鳍非常短,上身颜色深蓝,下侧与腹面是银白色的,这种体色很有助于帮助它在海洋中隐藏身形,就是因为这样的体色掩护,之前黄鳍鲔鱼才没有发现它。

这鱼的第一背鳍是蓝色的,第二背鳍是红褐色的,臀鳍与离鳍暗黄色是而且有黑色边缘了,看起来威风又漂亮。

而看清这种鱼的身体色泽和背鳍颜色后,秦时鸥心里就出现了一个赫赫有名的名字:蓝鳍金枪鱼!另一个称呼,就是蓝鳍鲔鱼!

同为金枪鱼,黄鳍鲔鱼很珍贵,但蓝鳍鲔鱼比它还要珍贵,这种鱼是全球最受欢迎的鱼类之一,像这条鱼体长过两米、体重得有三百多公斤,那价值起码两百万元!

是的,这鱼就这么贵,在最喜欢吃这种鱼的日本东京,一片儿童巴掌大小的蓝旗金枪鱼片就得两千日元!

其实说起肉质口感,黄鳍鲔比蓝鳍鲔也差不了多少,只是物以稀为贵,因为黄鳍金枪鱼渔业管理国际机构的有效保护,黄鳍鲔数量维持的比较高,而蓝鳍鲔则几乎要灭绝了,所以导致了蓝鳍鲔价格高于黄鳍鲔的情况。

这下子轮到黄鳍鲔准备逃命了,如果没有海神意识帮忙,那今天它可能要命丧这一大一小两条金枪鱼同类的口中了——海洋的残酷性在于,只要不是同属同科同群,那管他是不是同种类,都可以做食物!

尤其对于鲨鱼,只要饿急眼了,就是同群的同类,也能吃!

可是,秦时鸥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宝贝被吃掉?海神意识辐射这片海域,大小两条蓝鳍金枪鱼都安静下来,三个大家好彼此对视,在海神意识的感染下,竟然有些惺惺相惜:

你来了?

嗯,来了,我还是带我儿子一起来的。

那你够倒霉啊,老子是自己贪吃被钓到的。

是啊,我和我儿子也没招谁没惹谁就是在这里休息一下,怎么就被控制了啊?

照例,海神意识控制之后,海神能量就要上去帮助两条鱼洗精伐髓,这也算是给这些鱼的一种优待,被海神能量改进后,它们可以生长的更快,发育的更好。

秦时鸥不是个贪心的人,今夜竟然能得到两条蓝鳍金枪鱼,他已经很满足了。当然,不满足也不行,这种远程的海神意识操控是非常累人的,带着三条鱼,他就踏上了回程。

雪花一直将珊瑚礁视为自己的领地,当初海蛇来袭,它可没有没种的后退,可是现在它发现自己的统治地位有点不牢固了,之前来了一条不比它小多少的黄鳍金枪鱼,现在又来了一条比他还大的蓝鳍金枪鱼……

相比之下,鳕鱼、鲱鱼们就更惨了,这两个大家伙都是吃肉的啊,我去年买了个表,渔场主你这是不给活路了啊!

秦时鸥将蓝鳍金枪鱼安抚在珊瑚礁周围先休息,他自己则抱着枕头甜蜜的睡觉——话说他现在也算得上高富帅了啊,怎么睡觉还是抱枕头?

以前秦时鸥一直认为,他快三十了还是处是因为他没钱,现在他终于明白,这根钱没关系,是他没种!

只要他能不要脸,那前面的薇妮和不久遇到的提雅,甚至是老家的娄慕青,早就都拿下了!

“下一次老子就不要脸了!”秦时鸥暗暗发誓,然后抱着刚从网上订购来的白娘子抱枕入睡了。

六点钟醒来之后,秦时鸥照常绕着渔场跑步,经过温泉的时候他蹲下洗了个脸,很暖和,而且有淡淡的硫磺味,这种温泉品质很高,经常洗浴对身体有好处。

吃过早饭他去镇上买水果,发现镇上格外热闹,很多商店都在做促销,而在一个十字路口的位置,有人在拉横幅,上面写着‘上帝保佑化工厂倒闭停业’。

秦时鸥这样就明白,看来圣约翰斯政府的正式公文批复下来了,史蒂夫化工厂和春天化工厂都要从告别岛搬走,否则就是强制停产。

他到了休斯便利店门口,休斯将一杯热咖啡递给他,笑着说道:“尝尝,伙计,我自己煮的,味道还不坏。”

他的弟弟小休斯脸上抹着油彩从屋里往外走,秦时鸥想起了两人之前的赌约,没事干他就主动说起,道:“小子,还记得我们打的赌吗?看,现在两个化工厂要滚蛋了,时间不到一个月吧?”

小休斯可不是输不起的人,他惊叹道:“秦,你怎么知道的这两家化工厂要滚蛋?我听说他们的厂子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是你做的吗?”

确实是秦时鸥做的,但他可不能承认,便白了小休斯一眼,道:“那都是胡说,事实上我在圣约翰斯环保部认识熟人,他们告诉我,这两家该死的化工厂做的太过分,已经惹的政府不开心了。”

小休斯耸耸肩,道:“消息灵通就是好,好吧,秦,你赢了,我会给你介绍一个超级漂亮的姑娘的,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把她约出来,你等我的消息。”

秦时鸥笑着给了他一拳,休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目光颇为怪异。

秦时鸥心里有点虚,他可不想被人察觉到海神意识这件事,便问道:“怎么了?”

休斯说道:“我听拉里说,你的球技特别棒?扣篮就像吃饭一样简单?我很吃惊。”

拉里就是小休斯,全名是拉里-休斯,而他的哥哥全名是凯文-休斯。

原来是这事,让你吓我一跳,秦时鸥摊开手道:“还好吧,其实我打的也一般……”

休斯刚要说你不要谦虚,结果秦时鸥接着说道:“只不过从小到大,我还没有碰到过对手。”

休斯一下子被这句话憋住了,良久才说道:“那有机会咱们去较量一下。”

说着,他猛的拿起一包口香糖甩向秦时鸥,后者的神经反应速度可不是他能比的,口香糖虽然来势汹汹,秦时鸥轻松一挥手就抓了下来,然后扬了扬手道:“谢谢你送的口香糖。”

休斯笑了起来,他对秦时鸥的反应速度很满意,看样子确实是个好手。

&&&&感谢空中坠落、腦殘認證合格、avril枫、寂静AG、发生赶快虽然等兄弟姐妹的打赏,无以为报,弹壳只能努力码字更新!另外,弹壳鞠躬求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