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5 只是长大了拜谢支持

95.只是长大了 (拜谢支持)

回到别墅,秦时鸥上网搜了一下龙宫翁戎螺,果然,从发现的这种螺的照片来看,他让蓝鳍金枪鱼送到珊瑚礁里的那只大螺就是龙宫翁戎螺。

并且,他在网上查了,现如今发现的龙宫翁戎螺最大的是直径22厘米,而他这只足足有二十五六厘米,可以刷新当今纪录,自然更宝贵。

最最珍贵的是,他发现的这只龙宫翁戎螺是活体,除了刚才在蓝鳍金枪鱼嘴里吓了个半死,这螺的生命安全没别的问题。

秦时鸥赶紧将一些海神能量注入了这只大螺的身体中,接受了海神能量,大螺冷静了下来,它将脑袋从螺壳里伸了出来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身边的珊瑚礁竟然有如此多的海藻,顿时欢呼雀跃,如蜗牛一样蠕动着去撕扯海藻嫩叶吃了。

这样,秦时鸥也冷静了下来:根据他的查阅,这种海螺极其珍贵,台湾人叫他‘百万富翁螺’,意思是渔民只要能找到一只这样的海螺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

龙宫翁戎螺在贝类收藏市场是有市无价,根本买不到,有记录可查的最近购买记录是2006年,美国迈阿密市的自然博物馆从一位收藏家手中买了一枚直径十六厘米的螺壳,价格8万美元!

由此可知,一只直径25厘米、活的龙宫翁戎螺,得是多少钱啊?说它是天价,绝对不算夸张。

“福将啊。”秦时鸥对蓝鳍金枪鱼发出感慨,要不是这贪嘴的家伙,他还发现不了这宝贵的海螺呢,便顺带着也给金枪鱼父子注入了一些海神能量做奖励。

坐在电脑前,秦时鸥没事干就上了网,打开QQ,几个老同学的头像跳动了起来,毛伟龙的跳的格外环:

“禽·兽,哥的假期定下来了,儿童节飞你那里,到时候哥去陪你一起过儿童节。”

儿童节是六月一号,还有一个周的时间了。

另外还有一个高中同学,叫李磊,这家伙开口就是借钱,虽然说的比较委婉,意思是现在他生活过的不尽如人意,前些日子辞职了,都没钱生活了,听说他现在发财了,找他借点钱周济一下。

看到这条信息,秦时鸥就摇起了头,他不可能借钱的,不是他吝啬,事实上现在钱对他来说就是数字,有海神意识这个大金手指,他能缺钱吗?

整个海洋就是他的仓库,黄鳍鲔鱼、蓝鳍金枪鱼、刚刚发现的龙宫翁戎螺,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贵,更别说他卧室里还有一个堪称国宝的印章。

但是他现在不能借钱,只要借钱给一个人,那消息传出去之后,他这边就很难做了:他的同学混的都不是很如意,国内房价贵、物价贵,谁不缺钱呢?到时候挨个来找他借钱,他怎么办?

借?挨个借,他又不是慈善机构;不借,那肯定就成仇了!

秦时鸥狠心下来不理睬李磊,两人高中时候关系还不错,李磊出身单亲家庭,家里条件在农村也不太好。

不过他人很聪明,高中时候学习成绩和秦时鸥不相上下,两人也是惺惺相惜,成了朋友。

回想起中学时候的一些往事,秦时鸥心有些软了下来,高中到现在,还留着联系方式的同学很多,可能时不时聊几句的已经很少了。

恰好,他浏览同学的空间,看到有人在空间里写了一段话:

“他在收拾屋子的时候找出很多玩具小兵,小兵们复活,吵吵嚷嚷着要去打仗,要飞机。他就给折了几架纸飞机,他们很高兴,又抬出一张照片说我们司令不见了,你这么有本事,请帮帮忙吧。他愣了愣,说你们的司令不会回来了。小兵们哭了,问他,司令是牺牲了吗?他轻轻地说,没有,他只是长大了。”

他只是长大了,秦时鸥愣愣的看着屏幕,依稀从屏幕中看到了一张成熟、冷静、沉着的面容,这张脸不讨厌,可是没了纯洁的稚气和炽热的憨傻,已经让他有些不敢相认了。

突然的,秦时鸥感觉心里难受起来,他抱着脑袋缩在椅子里,正在玩耍的虎子、豹子看到他的样子,就赶紧跑过了过来,扒着他的膝盖站起来,一个劲的伸出舌头舔他的手掌。

“GOOD-BOY!GOOD-BOY!GOOD-BOY!”秦时鸥搂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挠它们脖子上的毛,虎子和豹子又用舌头舔他的脸,喉咙里‘呜呜’的叫着,似乎是在安慰他一般。

秦时鸥好受了一些,他看到一个名叫徐泽文的高中同学头像亮着,就点开打了个招呼:“文哥,最近怎么样?”

徐泽文很快回话:“是禽·兽啊,靠,还能怎么样,工作压力大、生活压力大,日子没法过了!听说你去了加拿大?看你空间你成土豪了,怎么回事?”

“什么土豪,就是在这边跟人家学养鱼,老外的生活就这样,喜欢聚餐、开party啥的,所以看起来很爽,对了,你和李磊现在还有联系吗?”

“李磊啊?好久没联系了,这小子年前找我借了五百块钱说是没钱过年,然后就再也没联系上,怎么了?他找你借钱了吧?靠,别借给他啊,那小子吃不了苦,好高骛远,一心想要发大财,听说迷上了彩票啥的,很不靠谱。”

秦时鸥应付着,心里有些不舒服,李磊曾是他眼里高中同学中可能最有出息的人,因为穷人家孩子早当家,李磊聪明的很,这样聪明+吃苦应该就等于出息了。

可惜他终究看走眼了,李磊竟然吃不了苦。

从徐泽文口中,秦时鸥才知道李磊大学毕业之后短短四年换了超过十份工作,没有一份工作时间超过半年,大多数都是一两个月的试用期没结束就自己辞职或者被辞退。

了解了这些之后,秦时鸥犹豫了一下,找到毛伟龙,将李磊留的联系方式告诉他,道:“这是我一个高中同学,找我借钱,我不方便出面,你想个法子给他打个一两千块钱。”

毛伟龙理解秦时鸥的处境,就痛快的说道:“行,看我的吧,天亮了我起床就给你办了。”

“你那边还是晚上啊?”秦时鸥这才想起来。

“X你妹禽·兽,你丫的刚知道咱们时差是倒着的还是怎么滴啊?卧槽,哥们这边睡的老香梦里娶媳妇呢,你丫这边手机哇啦哇啦就叫了起来……”

“晚安,祝你好梦。”秦时鸥流着冷汗赶紧挂电话,毛伟龙这前后反差太大,以他的了解继续听下去就是这小子开大招骂街了。

解决了这件事,秦时鸥心里好受了一些,又上起网来,过了一会,在打闹的虎子和豹子耳朵一抖一起跑了出去,接着外面隐隐约约的响起了熊大吓唬人时候的‘呜呜’咆哮声。

秦时鸥正疑惑谁来了的时候,一个孩子的尖锐叫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赶出了两章,刚刚从公司回来,谢谢今天没有更新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朋友投推荐票和打赏,弹壳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再次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