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6 流浪儿

96.流浪儿

听到熊叫声和孩子的尖叫,秦时鸥心里咯噔一声,顾不得缅怀童年时光,赶紧飞快的跑出别墅。

出了门一看,在渔场门口的位置,熊大正趴在地上扯着脖子一个劲的咆哮,虎子和豹子撒欢在旁边吼叫,而大门的门后角落似乎缩着几个孩子。

秦时鸥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吼道:“熊大,虎子、豹子,过来,赶紧过来!”

虎子和豹子很听话,听到他的吼声就闭上嘴舔了舔嘴巴,摇动着尾巴向他迎来,而熊大则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依然在对着几个孩子嗷嗷叫个不停。

估计熊大也是最近郁闷坏了,来到渔场它就一直被欺负,被拉布拉多犬欺负,被尼尔森几个人调戏,被螃蟹都干哭一顿,如今终于碰到了害怕它的孩子,它是撒了欢的发泄。

秦时鸥跑过去,一把提起熊大——他力气毕竟大,四五十斤的小棕熊在他手里跟个一袋米一样,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抓着熊大,秦时鸥的大巴掌就拍上了它的屁股,训道:“坏孩子!真是坏孩子!我叫你你听到了没有?!以后还吓唬人么?以后还不听我的话吗?听不听?!”

熊大毕竟是自己人,他就是吓唬一下这家伙,没有真的使劲拍。

不过熊大就像小孩子,没种的很,被秦时鸥拍了几下子就呜呜哀嚎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秦时鸥拿刀子在捅它屁股呢。

教训了熊大几句,秦时鸥把它放在身后看向门口,门后的角落里,四个十来岁的孩子缩在一起惊恐的看着他,三个男孩一个女孩,先前尖叫的就是那女孩。

四个孩子有三个是白人孩子,最大的一个则是个黑人,他们缩在一起惶恐慌乱的看着秦时鸥,让秦时鸥想起了刚见面时候的虎子和豹子。

这四个孩子秦时鸥都感觉眼生,他应该没在镇上看到过他们,这也不是小沙克的玩伴,否则他起码会面熟。

疑惑之下,他就问道:“嗨,伙计们,你们来我家里有什么事吗?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四个孩子没有说话,还是缩在一起惊恐的看着他,秦时鸥拍了拍熊大的屁股,对虎子和豹子点点头,两个拉布拉多就带着熊大向别墅走去。

熊大估计还没吓唬够几个孩子,走的时候频频回头,还打算张开嘴巴继续吼叫两声,秦时鸥使劲瞪了它一眼,它才悻悻的掉头离开。

棕熊和拉布拉多犬离开,四个孩子的表情才放松一些,秦时鸥微笑着走过去,眼睛一扫看到他们的手掌都染着黑色或深蓝色的汁水,心里恍如,这四个孩子应该是来他这里摘蓝莓和黑莓吃的。

渔场门口两侧就是菜园,里面种着浆果类灌木和果树,果树虽然没有结果子,但浆果类灌木是沙克和海怪从种植园里移植过来的长成灌木,已经结了蓝莓、黑莓、罗甘莓、树莓、山樱桃之类。

这四个孩子应该是进来摘浆果,结果被在外面玩耍的熊大发现,熊大以为他们是小偷,将四个孩子堵在了门后。

“你们想吃草莓?还是樱桃?”秦时鸥摘下一些树莓递过去,道,“没关系,喜欢就摘着吃吧,对了,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四个孩子低下头不说话,秦时鸥走近了才注意到,这四个孩子穿着都破破烂烂,身上有股怪味,先前隔着远,他以为这些孩子是故意追求个性才穿破烂装,但看衣服上的灰尘和污垢,应该并非如此。

之前在仓库收拾渔网的沙克也走了出来,看到高达彪悍、凶神恶煞的沙克,那刚要往秦时鸥手里拿树莓的女孩立马缩回手,大点的黑人孩子沉默的带着他们想要离开。

秦时鸥问道:“你们不吃水果了吗?”

沙克对他招招手,解释道:“不用招待他们,BOSS,这不是镇上的孩子,应该是流浪儿。”

秦时鸥被他的话搞迷糊了,诧异问道:“流浪儿,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孤儿?加拿大不是福利特别好吗?孤儿院怎么不管呢?”

沙克无奈的说道:“政府的好福利也是有针对性的,很多地方孤儿和老人都得不到妥善安置,尤其是贫民窟里,那里的人不纳税、不交保险,国家其实不管的。”

“别看该死的新闻,那些宣传的东西是给傻瓜看的,政府就像黑·帮,他们保护的是交了保护费的人。而且现在的年轻人太疯狂,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节制,生了孩子他们又分手,就会将孩子遗弃,孤儿院全加拿大才有多少?管不过来。”

沙克说的话有些冷酷,秦时鸥道:“加拿大政府不是一直鼓励生育的吗?据我所知,在这里好像生孩子是有奖励的吧?”

沙克笑道:“你听谁乱说的?不,没有奖励,不过纳税人生的孩子可以领到一些保险金,那也不是奖励,是纳税人该享受的福利,而这些福利就不错了。”

秦时鸥摇摇头,道:“加拿大可是发达国家,连他妈的孤儿抚养和老人赡养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政府也有脸他妈的说自己是世界上第一流政府?”

“对于纳税人来说,政府的福利确实不错,可是,BOSS,你应该知道,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加拿大政府和纽芬兰政府不可能将方方面面都做到让人满意。”沙克劝说道。

他们两人交流,一直用的是‘加拿大政府’这个称呼而不是‘我们政府’,原因在于,秦时鸥没有归属感,而沙克更没有!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能上升到国家统一的大问题了,纽芬兰是最晚加入加拿大的一个省,而且还是因为二战之后受迫于经济压力而屈服加入加联邦政府。

之前,纽芬兰相对加拿大联邦是独立的,历史上为了领土问题,两个地区还发生过战争呢。

所以,纽芬兰人一直对加拿大政府很没有认同感,尤其是纽芬兰渔场被政府强制关闭之后,1992年政府宣布关闭渔场的时候,纽芬兰差点暴动,如果有军队,当时估计加拿大就要内战了。

这和美国德州一样,德州的百姓也不把自己当美国人。

秦时鸥和沙克聊了一会,就是吐槽政府无能,这时候他才知道,全世界政府都是一个球样,五十步笑百步的问题。

聊完了秦时鸥准备走,结果一扭头,看到四个孩子都待在门外,怯生生的看着他。

沙克离开,秦时鸥走了过去,那个年纪稍大点的黑人孩子主动上前,对他说道:“先生,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上帝保佑好人!请问,你家里有没有食物?面包、蛋糕或者其他什么,请给我们点吃的行吗?”

一个金发少年补充道:“我们可以给你干活来换取食物。”

秦时鸥将树莓分给他们,笑道:“不用给我干活,雇佣童工是非法的,我可不能犯法,不过,如果你们饿了那就进来吃点东西吧,有面包,也有烤香肠和烤鱼。”

听他这么说,几个少年顿时满脸喜色,金发少年说道:“我们前些日子在春天化工厂干过活,那里的老板就不怕非法雇佣童工,再说我们只是打零工,不违法的。”

秦时鸥挑了挑眉头,他妈的,春天化工厂竟然敢雇佣童工?算他妈识相滚的快,要不然一定要让奥尔巴赫将他们告的屁滚尿流。

在北美地区,非法雇佣童工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对企业最高罚款金额可以超过五十万美元!

当然,像告别镇这样的封闭地区,雇佣童工之类确实问题不大,这里因为远离陆地所以法制发展较慢,只要没人起诉基本上不会有法律纠纷。

比如秦时鸥,他现在还没有拿到驾照,可依然可以开着总统一号在镇上乱转悠,原因很简单,告别镇没有交警,所以没人查他的驾照。

如果是在圣约翰斯或者大陆其他地方,那秦时鸥这种没驾照的人若敢开车上路,等着关警察局吃牢饭吧。

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处,自由,淳朴,简单,阳光,轻松……

@@@@特别的感谢龙晕晕、永~恆~愛~戀、狂555和逗公爵等兄弟姐妹的打赏,谢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咱们的渔场!谢谢!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