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7 有没有想过

97.有没有想过

带着四个孩子走的路上,秦时鸥就大概了解了四个人的性格。

年龄最大的黑人少年最稳重老成,金发少年喜欢装小大人;金发女孩则比较安静和聪慧,话不多,但能找到秦时鸥说话的重点;剩下一个少年有些害羞和自卑,低着头走在最后面。

“你们是哪里来的?”

秦时鸥问题一出来,金发少年抢着说道:“小瀑布城……”

美国有个大瀑布城,位于蒙大拿州的中部,小瀑布城和它没什么关系,位置是在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的西北部,不过紧邻美国。

小瀑布城的名字是埃德门兹顿,位于圣约翰河、马达沃斯卡河汇流处,是个人口1.2万的小城,以纸浆工业为主,还生产内衣、鞋、手套等,经济发展比较慢。

黑人少年咳嗽了起来,金发少年讪笑一声,知道大哥这是提醒他别乱说话,就闭上嘴。

秦时鸥知道他们担心什么,就笑道:“放心,我不会通知你们当地的警察局,不会有人带你们回去。不过,你们不想回去吗?可以去孤儿院。”

金发少年太想表现自己了,他忘了黑人少年的警告,又回答道:“谁想去孤儿院?我们就是逃出来的……”

黑人少年有些生气了,大声咳嗽了起来。

金发少女莞尔一笑,对秦时鸥解释道:“先生,我们确实不想回去,现在起码能吃饱、能找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在孤儿院的时候,我们虽然不用干活,却吃不饱,也吃不到自己想吃的东西。”

“另外,在孤儿院,我们每天除了向上帝做祷告听老师们讲《圣经》,那就再也没有别的事情能干。”

秦时鸥让他们坐在别墅前的一张圆桌前,撑开了遮阳伞,给他们拿了几瓶饮料。

四个孩子有些拘谨的坐在一起,饮料放在桌子上,但没人动。

秦时鸥笑了笑,一人递了一瓶,递给害羞金发少年的时候,他抬起头轻声道:“谢谢。”

这时候秦时鸥才发现,原来这少年生了一对鸳鸯眼,也叫阴阳眼,一个瞳孔是碧蓝色,另一个则是深棕色。

不管是碧蓝色的眼睛还是深棕色的,其实都很美,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眼睛分别是这两种颜色,那就不太好看了,甚至在加拿大西部地区还盛传,这种眼睛叫做‘恶魔之眸’,传说撒旦的眼睛就是这样。

发现秦时鸥注意自己的瞳孔颜色,少年赶紧低下头,双手将饮料瓶子纂得很紧。

“噢,抱歉,伙计。”秦时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你的眼睛很美,相信我,真的很有魅力,以后你会为它们而骄傲的。”

自卑少年快速抬头瞥了秦时鸥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拘谨的微笑,不够灿烂,但总强过没有。

秦时鸥去厨房做了用树莓、蓝莓、黑莓、苹果、蛇果和火龙果做了水果沙拉,他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还有一些猪油,恰好昨晚煮的米饭还剩下不少,就用猪油炒了个蛋炒饭。

他现在厨艺越发精湛,一个简单的蛋炒饭,炒的蛋黄饭白,洒上香葱和一点青菜叶子,看上去黄白绿交错,让人胃口大开。

至于味道,那就更没的说了,土猪的猪油炒饭那种香味,已经惹得虎子和豹子在旁转转悠悠、舔着舌头汪汪叫了好几声了。

“嗨,宝贝儿,我知道你们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但是你们必须得节制?明白吗,节制!”秦时鸥蹲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虎子和豹子伸出舌头舔他的手,秦时鸥笑了起来,“好吧,如果你们饿了,那就去吃你们的咬胶骨头。”

他又煎了小香肠,一起端出去给四个孩子。

海怪问道:“BOSS,你干嘛给他们特意做饭?如果可怜他们,去镇上买点披萨之类给他们吃不就可以了?”

这就是加拿大的民情,镇民们可以说很善良但也可以说很冷漠,他们对邻居和熟人都很热情,可是对于外人,那就充满戒备了。

秦时鸥是有感而为,这些孩子小的七八岁,大的最多也就十岁,这么小就在外面流浪,让他想起了他的童年,那时候他家里条件不太好,穿的不体面、吃的也不是好东西。

但是,那时候秦时鸥感觉自己最缺的却不是光鲜的衣服或者好吃的食物,而是尊严。

孩子的心总是敏感又多疑,而这个年龄是孩子塑造自尊心最强烈的的时候,他要给予的不光是一份食物,还有一份尊重。

秦时鸥将餐具分发给他们,示意道:“这是我做的炒饭,味道很不错的,你们喜欢吃多少就吃多少。”

他担心这几个孩子在他面前放不开,放下饭盆之后就带着馋的流口水的虎子和豹子离开了。

熊大藏在门口不怀好意的盯着四个孩子,看到秦时鸥离开,它眼珠子转了转,就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想去吓唬那四个孩子。

秦时鸥又好气又好笑,喝道:“熊大,赶紧滚过来,要不然把你扔到海里去!”

熊大遗憾的看了看因为发现它而吓得瑟瑟发抖的孩子,抖着肥屁股向秦时鸥爬去。

秦时鸥在客厅里研究渔场的发展计划,过了一会他往外看了看,结果看到四个孩子端着盘子都坐在草地上吃饭,而没有坐在桌子前。

几个人显然饿坏了,端着盘子吃的狼吞虎咽,腮帮子鼓得大大的,大口大口的扒着炒饭,时不时被噎得直翻白眼,等他们用水冲下饭后,又会继续狼吞虎咽。

虎子和豹子在客厅里转了一会没意思跑了出去,一家伙叼一根咬胶骨头,孩子们的食欲也影响到了两个小家伙,它们趴在旁边也狼吞虎咽的咀嚼咬胶,可惜短时间内咬不烂。

奥尔巴赫开着宝马750来到了渔场,看到这辆光鲜的豪车,四个正吃饭的孩子就赶紧放下餐盘紧张的盯着车子。

奥尔巴赫下车,诧异的看了四个孩子一眼,然后对虎子和豹子打了个呼哨,俩小家伙看到熟人就摇摆着尾巴凑了上去,跑出去之后想起咬胶,又回去叼在嘴里才跑去迎接奥尔巴赫。

熊大懒洋洋的躺在门口晒太阳,看到奥尔巴赫它哼哧哼哧的张了张嘴,一动不动,懒到极点。

奥尔巴赫哈哈大笑,伸手在熊大柔软的肚皮上挠了挠,熊大被挠的怪舒服,就咧开嘴直哼哼。

秦时鸥走出来问道:“怎么了?”

奥尔巴赫道:“没什么,就是通知你一声,圣约翰斯传来了气流警报,有一道暖气流出现在纽芬兰渔场,很快就要有大风大浪,你可别出海了。”

“这几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噢,几个流浪的孩子,挺可怜的,从小瀑布城的孤儿院逃出来的,不知道怎么一路流浪到了咱们告别岛。刚才熊大看到他们后吓唬他们了,我就做了顿饭安慰一下孩子们。”

奥尔巴赫若有所思,他看着几个孩子感叹道:“政府在孤儿抚养和失独老人的赡养方面一直遭受诟病,对了,你有没有想过,收养这些孩子?可以帮渔场避税的。”

秦时鸥摇头笑道:“那就算了,我可以送他们点路费,但收养他们?”

他又摇了摇头,他还没做好当父亲的准备,或者行使父亲职责的准备。至于避税?他可不缺那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