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8 新成员

98.新成员

感谢雪懒神、啊艾法弟弟、随从猫、xiaotang等兄弟姐妹的打赏!马上咱们就要下三江榜了,很感谢这个周以来,每一位支持着渔场的朋友,谢谢你们!欢迎大家加入渔场的群:332181430,欢迎每一位新成员!&&&&

秦时鸥拒绝之后,奥尔巴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表情有些沉重,秦时鸥假装没看到,他是真的没做好和几个孩子一起生活的准备!

屋子外面,四个孩子等奥尔巴赫进了屋子之后又开始狼吞虎咽,一直到将盆子里的炒饭都吃光,香肠和煎蛋也吃光,他们才意犹未尽的打着饱嗝停下。

女孩收拾起餐盘和勺子,站在门口怯生生的问道:“嗨,先生,厨房在哪里?我去把盘子洗干净。”

秦时鸥笑道:“不用,我有洗碗机,你放到桌子上吧。”

女孩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裤子和鞋子,默默的将餐盘之类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秦时鸥知道自己的无心之言可能让女孩误会了,便站起来带她走进厨房,道:“当然,如果你坚持要洗那也可以,洗碗机洗的总归不太干净。”

听了这话,女孩露出了笑脸,脆生生的说道:“我一定会洗的干干净净。”

一切收拾完,女孩离开别墅,四个孩子休息了一会就离开了渔场。

奥尔巴赫走到门口看着他们的背影,问道:“秦,你真的不想照顾他们吗?”

秦时鸥摊开手,苦笑道:“老爷子,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而且你看,我有虎子、豹子和熊大,我照顾它们呢还要。”

这属于莫须有的借口,但以往擅长拉稀摆带的熊大给力了一会,不知道和虎子、豹子产生什么纠纷,它呜呜叫着躺在地上打滚撒泼,秦时鸥赶紧过去安慰它。

奥尔巴赫的警告很及时,早上天气还不错,没过几个小时,渔场南方的海域上空变得阴沉起来,浓重的阴云集聚在一起,仿若铅板压着海面。

黑云快速移动,渔场上空的天色也黯淡下来,黑云压城的气息越来越清晰。

“看来要有一场大雨。”韦尔进来说道,“工作得暂停一下了,秦,希望你能理解。”

秦时鸥满口答应,道:“没关系,你们先回去吧,等天气好了再开工也来得及,我不急着用码头。”

韦尔离开后,奥尔巴赫道:“我也得走了。”

这时候,外面已经起风了,海风一改往日的温暖和煦,呼啸而来,吹的树叶树汁‘啪啪’作响。

隔着几分钟,雨滴落了下来,很快,雨滴变成了雨幕。

“要不你待会再走吧。”秦时鸥挽留道,“中午在这里吃饭。”

他总觉得老爷子这次来找他不只是通知他海洋气候变化问题,拜托,沙克和海怪都是老渔民,这种事情即使政府不广播,他们难道不知道?

但是,老爷子不说,他也猜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了,我家里窗户都没关呢。”奥尔巴赫拒绝道,“我得赶快回去。”

秦时鸥撑开伞,道:“那你别开宝马了,我送你,SUV更安全。”

渔场通往镇子的路都是泥土路,一下雨就很泥泞,宝马车子地盘太低,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开起来危险的很,路面也容易打滑。

总统一号庞大的身躯驰骋在雨幕中,外面风吹雨打,但是车子里面却温暖而安全。

就在车子开出渔场的时候,奥尔巴赫忽然说道:“嘿,秦,停车!”

秦时鸥急忙踩刹车,顺着奥尔巴赫的目光看去,在渔场外面一颗大枫树下,黑人男孩等四个人畏畏缩缩的躲在那里避雨,好像一群可怜的小鹧鸪。

此时虽然没有雷鸣闪电出现,但雨天躲在大树下终究危险,秦时鸥拿起伞道:“我下去带他们离开……”

奥尔巴赫拉住他的手臂,道:“你带他们离开,能送他们去哪里?”

秦时鸥语塞,奥尔巴赫沉默了四五秒钟,道:“秦,我要收养他们。”

说出这句话,他又有些忧郁,道:“我老了,可能照顾不了他们很久,而且四个孩子,我可能也没有精力将他们照顾的面面俱到。”

秦时鸥被奥尔巴赫的话惊呆了,他困难的吞了口唾沫,道:“你不是认真的吧?老爷子,这不是开玩笑啊!”

奥尔巴赫摇摇头,拿过伞走下车,风雨狂啸,老头子的背影却坚若磐石,稳如泰山。

秦时鸥无奈的拍了下方向盘,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那这件事就会如浮云一样飘过,但这场雨改变了一切。

“看来,他妈的上帝老子也想让我收养这几个孩子。”秦时鸥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让一把年纪的老头子去照顾四个十来岁的孩子?

秦时鸥把车开过去,打开门叫道:“上车,快上车!”

四个孩子围在奥尔巴赫身边,畏惧的看着豪华霸气的总统一号,没人敢上车。

奥尔巴赫对秦时鸥挥挥手,尽量放低身躯,带着四个孩子向渔场走去。

“真他妈够固执啊。”秦时鸥道,只能开车快速返回,又找了两把雨伞跑出来接应。

到了别墅,六个人都湿透了,外面的暴风雨简直是一分强过一分,秦时鸥来到告别岛后还没有经历这样的恶劣天气。

秦时鸥找了毛巾来擦拭,四个少年看着雪白的毛巾,都把手背在身后,被水淋湿后,他们身上的怪味更浓了。

“先带他们去洗洗澡。”奥尔巴赫擦着身上说道。

别墅有两个浴室,秦时鸥一般只用二楼的,一楼浴室更大,他将水温调好,让女孩去二楼,三个男孩在一楼。

秦时鸥回来,看到奥尔巴赫正站在窗口,目光看着外面疯狂的雨幕,有些飘散,仿佛陷入了回忆中。

等秦时鸥擦干净身上的雨水,奥尔巴赫叫过他去,低语道:“我没有给你讲过我的故事,秦,你要听听吗?”

秦时鸥之前打听过,海怪和沙克对奥尔巴赫也不是特别熟悉,只是告诉秦时鸥,说奥尔巴赫是在秦洪德的资助下上的学。

事实并非如此,奥尔巴赫对他说道:“其实,你可以叫我伯伯的,因为我是你的二爷爷收养的孤儿,我的父母家人可能在二战中丧生于德国党卫军之手了,反正我有记忆以来,就是个没有爹娘亲人的孩子。”

“秦老爹收养了我,那是在一个很特殊的时期,因为纳粹政府的迫害,那个时期的犹太人被视为瘟疫,很多人同情我们的处境,但没人敢和我们发生关系。”

在那种压力下,秦洪德收养并照顾着小小的奥尔巴赫,并隐匿着他的消息,后来为了塑造他坚强自立的品德,早早就送他去上寄宿学校。

所以早期告别镇的人对他不熟悉,反而上了大学,因为自由时间多了,他回到告别镇次数多了,镇上的人才熟悉了他。

后来秦洪德去世之前,将秦时鸥的一切信息交给了他,让他以后去帮助这位素未谋面的孙子,这也是奥尔巴赫一直以来,为秦时鸥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原因。

奥尔巴赫一生没有结婚,自然也就没有子嗣,显然,现在看到这四个流浪的孩子,掀起了他心中的父爱情操,让他有了收养这些孩子的想法。

秦时鸥有些无奈,大爷你什么时候想收养孩子不好,偏偏今天有了这个想法,以前这么多年,你都可以收养孩子啊,怎么就今天爱心大发?

他看不到的是,奥尔巴赫放在衣兜里的手,紧紧握着一张圣约翰斯福音医院的诊断书,手上青筋暴起!

“我想收养他们,秦。”奥尔巴赫说道。

“但你的年龄,可能不太适合照顾孩子了。”秦时鸥不得不提醒他,虽然奥尔巴赫看上去身板硬朗、豪迈强壮,但他毕竟过了耳顺之年,照顾孩子对他来说很困难了。

奥尔巴赫坚持道:“他们年纪不小了,我相信他们不会耗费我多少精力。”

秦时鸥看奥尔巴赫固执己见,便叹了口气,道:“算了,还是让他们住在渔场里吧,别墅空了很多房间,我想我更方便照顾他们。”

奥尔巴赫点点头,白色的眉毛放松下来,似乎解开了什么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