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2 激浪猎藤壶

102.激浪猎藤壶

说鹅颈藤壶,秦时鸥不大懂,但是上网一查这玩意儿的俗名,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狗爪螺嘛!

秦时鸥在中海油上班的时候,有一次和领导去应酬,见过这东西,看上去很丑,几个螺壳并在一起,好像怪物的爪子一样。

但是这东西很贵,而且海岛市不出产,据说是从西班牙空运而来的,一道菜几个螺煮了一下,就要两千大元,让秦时鸥都震惊了。另外,当时桌子上大人物太多,没轮到他吃,他只是听人家评价说很鲜很好吃,馋的不行,也没尝到。

“咱们这里还有狗爪螺?就是鹅颈藤壶。”秦时鸥愕然的问道。

沙克耸耸肩笑道:“当然,就在岛的西边,礁石上长了不少呢,我们都叫它马牙,因为那玩意儿很像马的牙齿。”

秦时鸥又查阅了一下资料,才知道藤壶分布甚广,几乎任何海域的潮间带至潮下带浅水区,都可以发现其踪迹,它们数量繁多,常密集住在一起。

但是这种藤壶一般是不能食用的圆椎藤壶,鹅颈藤壶就比较少见了,除了西班牙加利西亚海岸线,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它大规模生长的痕迹。

看来,告别岛这边风水不错,竟然生长有藤壶中比较少见的鹅颈藤壶。

这种藤壶的价格很高,在欧洲是能与鱼子酱、嫩鹅肝、蓝鳍金枪鱼相媲美的美食,一公斤要两三百欧元,折合成人民币,一斤就要一千块!

想起当初应酬时候那帮所谓‘贵宾’对狗爪螺的夸赞,秦时鸥一拍大腿,道:“赶紧去啊,我说以前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咱们岛上还有这种美味?”

沙克解释道:“马牙长在礁石上,一般在浅水区,得潜下去捕捞,它们身上有胶质,黏在礁石上很难捕捉。这不现在起了风浪,那些礁石就露了出来,我们这样才能将它们捞上来。”

“另外,长马牙的地方恰好就是在那两家化工厂后面的海域中,以前gou娘养的化工厂不让我们靠近,这次是化工厂滚蛋,我们才有了捕捞的机会。”海怪乐呵呵的说道。

两家化工厂的离开让告别镇百姓很是高兴,一直到现在好多天过去了,提起关门的化工厂,镇民们还会举杯欢呼。

中餐有了着落,秦时鸥飞快上车准备去捕捞鹅颈藤壶,四个孩子孤单单的凑在门口看着他,他挥挥手,叫道:“赶紧来,伙计们,中午有海鲜吃!”

沙克的大皮卡在前面带路,总统一号跟在后面,很快到了小岛的西方。

史蒂夫化工厂和春天化工厂不复往日荣光,偌大的厂区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以往车来车往、船来船往的景象已经消失不见,大门紧闭、人烟稀薄,只有几个看门的老头待在里面。

沙克很解气的将车停在了工厂门口,看门的人带着狗出来,尼尔森手里握着雪亮的捕鲸刀,一脸阴沉的瞪着那人,吓得那人打了个哆嗦二话不说又跑了回去。

上次抗议活动时候无比活跃凶狠的德国黑背也老实了,这些家伙就是狗仗人势,似乎知道主人如今已经失势,它们虽然被带到了门口,却没有叫。

“这刀真不错。”秦时鸥下车后吹了个口哨。

尼尔森手里的那把军刀大概二十五六公分长短,刀柄和刀刃长度相仿,刀刃闪烁着寒光,品相狰狞,一看就是把凶器。

听到秦时鸥的夸奖,尼尔森笑道:“这是极端武力捕鲸叉军刀,是一把好刀,刀刃用的是420J2钢材,硬度达到了57Hrc,是我以前在紧急应急特种部队时候的制式军刀,用来采集马牙最好不过了。”

鹅颈藤壶虽然味道很美,且不会移动,可它们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那就是生长于风大浪大的礁石处。因为它们可以紧紧黏在礁石上,所以一般鱼类无法捕捉到它们。

但是,鹅颈藤壶依然有天敌,那就是海鸥,可以在风浪中穿越的海中精灵。

化工厂的后面是险峻的海岸线,地面距离海面有六七米,下面嶙峋礁石连绵成线,看上去极其凶险。

大风吹起海浪拍打着海岸,发出‘啪啪’的巨响,有时候往下一探头,就能感受到海水洒在脸上的冰冷。

鹅颈藤壶就生存在下面的礁石上,另外海岸边上也生存着一些,今天沙克和海怪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些生长在礁石上的鹅颈藤壶。

沙克找到一棵枫树绑上绳子,说道:“你们能看到那些好像马牙齿一样的东西了吗?灰白色的,看上去很难看,好吃的东西一般都不怎么漂亮,可别小看它。”

十几只海鸥趁着海浪翻涌的间隙找机会啄食攀附在礁石上的藤壶,虽然藤壶有坚硬的板甲贝壳保护,但是它有一个生活习性很致命,那就是当水流经过它们的时候,壳盖会打开,由里面伸出呈羽状的触手,以藤滤食水中的浮游生物。

这样,翻滚的海浪就给它们造成了一种错觉,浪花拍打上来,它们以为涨潮了,就赶紧的打开背壳来捕食。但是浪水很快就落下,这样它们来不及闭合背壳,海鸥抓住机会会上来啄食。

尽管海鸥的成功率不高,可是藤壶的美味让它们愿意为此付出辛苦,只要捕食到两只藤壶,它们就可以饱餐一顿了。

雪白的海鸥‘啾啾’的鸣叫着,它们英勇的穿越着浪花海水,一次次的俯冲啄食,直到吃饱才会离开,当然,要是连续几次啄食不到,那它们也会离开。

海鸥很聪明,它们知道自己的耐力不好,不会浪费力气在捕捉一种食物上,此路不通那就换路走,这才是它们的捕食策略。

和沙克一样,尼尔森也找到一棵树系上绳子,同时解释道:“以前那些该死的化工厂老板把这里的水域定为他们的私产,这些狗niang养的,竟然不允许我们来捕捉马牙,我已经好几年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了。”

他们正在忙碌,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是休斯的别克君悦,下了车休斯笑道:“你们可真够及时的,雨才停下就过来了?”

秦时鸥和休斯打了个招呼,站在海岸边上往下看,下面的礁石上贴着一层层的鹅颈藤壶,这东西看上去明明像是怪物的爪子,不知道告别镇的人怎么会感觉它们像马的牙齿。

鹅颈藤壶的繁殖能力很强,礁石上密密麻麻,看上去得有几百上千个,如果让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来看,肯定会恶心的呕吐。

绑好了绳子,沙克和尼尔森开始蹭着礁石往下慢慢移动,海怪抓住了沙克的绳子,告诉秦时鸥道:“BOSS,拽住尼尔森的绳子,注意他的位置,如果有海浪冲来,那就大力拉绳子,尽量别让他们被海浪拍个正着!”

鲍里斯四个孩子很默契的分成两队,鲍里斯带着雪莉跟着秦时鸥,而戈登和米歇尔则去帮海怪的忙。

虎子和豹子也跟来了,小家伙跑到岸边咬住绳子,尾巴夹在屁股里,咬牙切齿的往后拽。

暖气旋上升带动了海洋风浪,以往平静的海面变得分外汹涌,海水不断被风浪吹起又不断的撤回大海中,海平面比以往低了至少两米,将平时藏匿在海水中的鹅颈藤壶都暴露了出来。

秦时鸥对沙克做了个‘OK’的手势,戴上手套和护臂,便将绳子拽住了。

尼尔森好像蛙人一样跳动着落到海岸下,捕鲸刀咬在牙齿之间,他瞅准机会,当一个大浪落下的时候,立马跳到距离他最近生有鹅颈藤壶的地方,抽出捕鲸刀就插进了藤壶和礁石之间。

“给我开!”尼尔森厉喝一声,将一个长度得有十四五公分的鹅颈藤壶给抠了下来,飞快塞进挎包里,然后瞄准下一个,又将刀子抠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