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3 魔鬼的海鲜

103.魔鬼的海鲜

海风呼啸着,又有一道海浪拍打了上来,这道浪花格外巨大,得有五六米高,铺天盖地而来,那种汹涌势头,令人观之丧胆。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秦时鸥总算了解到,渔民们的生活不光只有捕到海鱼时候的开心和纵横海洋时候的豪迈,更多的是直面生死时候的危机!

此时顾不得借景抒情,秦时鸥按照约定吼道:“起!”

尼尔森听到吼声知道有大浪来了,就双脚蹬着礁石,借着绳索带来的力量快速往上攀爬,同时尽量缩起身体,减小被海浪拍打的面积。

秦时鸥的神力在这一刻起了作用,在他的奋力拉扯下,尼尔森感觉自己像是乘坐电梯,飞快的被拉了起来,他要做的就是迅速迈步,避免撞上礁石即可。

海浪拍打在海岸上,浪花溅起老高,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哦,狗屎,好一个大浪!”尼尔森抹着脸上的海水回头哈哈笑道。

那边沙克就没他的好运气,被浪花拍了一记,海怪将他拖上来之后就趴在地上咳嗽了起来。

“换人,伙计。”秦时鸥脱掉上衣露出精悍的上身,只见两块胸肌如钢板一样镶嵌胸前,整齐的八块腹肌棱角分明,仿若精心打磨出来的磐石,配上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的肌肤,那种雄性魅力,不可阻挡!

休斯兄弟吹了声口哨,小休斯怪叫道:“秦,身材不错!今天和我去玩球,到时候你脱了衣服,我敢打赌至少有一打美妞会倒贴你。”

“秦只要开上总统一号,就有一打美妞倒贴。”大休斯哈哈笑道。

抓住暂时风平浪静的机会,秦时鸥换下尼尔森在腰间绑好皮带就往海岸下降落。

尼尔森刚才在下面干了五六分钟,只收获到了十个鹅颈悬壶,这东西黏性太强了,另外岩石也是生长的,有些都嵌入了岩石中,这种特别难撬下来。

秦时鸥这会也有点蛋疼,海神意识必须需要水为媒介,否则作用不到生物的身上,而每当海浪拍打上来,他又必须跑人,否则让岸上几个家伙看到海浪拍在他身上没有一点事,他们能不感觉诡异?

这样,海神意识就不起作用了,一切只能依靠他的身手。

不过他也倒霉,刚落下去,又有一道海浪翻涌了上来,一般来说,海浪的出现是有规律的,一道大浪之后会有几分钟不会出现大浪,这次出现了例外。

秦时鸥只好赶紧叫尼尔森拉着他往上跑,等浪花落下才回到海面上的位置用军刀撬藤壶。

这藤壶外壳由复杂的石灰质所组成,看上去像座火山缩小的外型,色泽灰黑斑白,实在难看。鲁迅先生曾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秦时鸥觉得,第一个吃鹅颈藤壶的是勇士中的勇士!

感慨了一声,秦时鸥开干,他找地方稳定身躯,将捕鲸刀狠狠插进一个大藤壶的头顶,使劲往下压将刀刃插进去,手腕发力,‘咔嚓’一下子将这大藤壶给抠了出来。

“哇哦,漂亮!”那边的海怪注意到秦时鸥干脆利索的动作就叫了一声。

岸上虎子瞪着小眼睛看着秦时鸥,看到他翘下藤壶,摇动尾巴欢快的叫了两声:“汪汪!”

叫完才想起自己的职责,它们又张嘴咬住了绳索。

人的爆发力总归有限,尤其是五分力量还要维持身体的平衡,这样很快会筋疲力尽,越往后越难抠下藤壶。

刚才尼尔森抠下第一个藤壶也很干脆利索,可是抠最后一个的时候,足足用了四十多秒。

秦时鸥的爆发力和力量之强绝不是尼尔森能比拟的,抠下一个之后,他找到一丝间隙,再次将捕鲸刀插进了藤壶和岩石之间,手腕发力又抠下了一个。

那边海怪才抠下两个来,这边秦时鸥已经抠了四五个,海怪想要松口气,结果一看秦时鸥‘咵咵’又抠下了一个。

秦时鸥正抠的开心,后面一道海浪再度汹涌而来,这让他有些恼了,海神意识正笼罩着周围海域,他心里大怒,想让海水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候,带着一往无前气势的巨浪突然萎了,一下子落了下来,被海神意识笼罩的那片海面变得平静起来。

后面海水还在翻涌,可是海神意识控制的水域风平浪静,这真是大海后浪拍前浪,前浪……前浪根本没有!

岸上的几个人顿时瞪了眼,连见多识广的沙克也傻眼喃喃道:“这他么怎么回事?大海真是怪啊!”

秦时鸥收回海神意识,平静的海面再度海浪翻涌,他这下子知道了,海神意识是能控制海水状态的。

趁着海浪还没有翻涌起来,秦时鸥又快速抠了七八个,等浪花开始咆哮,他就吼了一嗓子,尼尔森发力将他拔了上去。

上了岸,秦时鸥将鼓鼓囊囊的挎包扔在地上,鲍里斯将鹅颈藤壶倒出来数了数,竟然有三十二个,海怪那边不好意思了,他才弄上来十二个。

这样两趟换人,他们就抠到了七十来个鹅颈藤壶,那边休斯兄弟眼红,也开始绑上绳子下海。

七十来个鹅颈藤壶,大多都是二十多公分,一个就有一斤多,换算一下价值接近四千欧元,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秦时鸥算了算,一共八个人,四个小孩吃不了多少,这些藤壶也够了,总不能赶尽杀绝吧?

挥挥手,秦时鸥穿上衣服道:“风紧,扯呼!”

“WHAT?”沙克等人面面相觑,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秦时鸥只好翻译过来:“事干完了,滚蛋走人!”

“OK!”一行人明白了。

回到渔场,秦时鸥给奥尔巴赫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吃饭,然后进了厨房收拾这些东西。

鹅颈藤壶不是就这么下锅的,上面沾染了很多泥土沙石和海藻之类,脏得很。

四个孩子一股脑钻了进来,各自端了个盆子将藤壶一分,雪莉俏生生的说道:“秦,你去做菜吧,收拾这些东西交给我们。”

“真是好孩子。”秦时鸥笑了起来,他没有客套,打开冰箱将上次留下的干山香菇拿了出来,用水泡了泡,倒上油开始清炒这道山珍。

另外,他又去码头下面摸了五个皇后蟹,个个有海碗大小,肥得很。

沙克在院子里架起烤炉,秦时鸥买了羊排和牛排,由他负责烧烤。

一会奥尔巴赫来了,秦时鸥打了个招呼继续忙,雪莉很细心,她看老爷子脸色不太好,就小声说道:“奥爷爷(O-grangpa),你昨晚休息不好吗?你可以去我的房间睡一会,待会吃饭我叫你。”

奥尔巴赫笑了起来,他摸了摸雪莉柔顺的秀发,慈祥的说道:“乖孩子,我没事,最近晚上看电视时间有点长,别担心。”

炒好了山香菇,又做了个红烧鲤鱼、铁锅鲶鱼,秦时鸥开始做今天的主菜,也就是他垂涎已久的鹅颈藤壶。

海珍和山珍不一样,一般都不需要什么繁琐程序,简单的炖煮就行,毕竟要吃的是它的鲜味。

鹅颈藤壶的做法尤其简单,秦时鸥打电话问了希克森老爹,老头子告诉他,这东西用清水氽汤鲜吃就行。

秦时鸥在锅里放了点姜芽,又放了点盐,将水烧开后,直接放入藤壶煮上个四五分钟。

这东西本身就特别的鲜美可口,无须再放调味品。等到了开锅的时候,一股鲜味迎面而来,秦时鸥陶醉的嗅了嗅鼻子,最后撒了些葱花,这样色香味俱全,菜就出炉了。

雨后的告别岛空气特别清新,现在连化工厂都没了,这里的环境简直是纯天然。

海风迎面吹着,水汽弥漫的感觉很棒,沙克在院子里支好椅子,大圆桌上摆上红烧鲤鱼、铁锅鲶鱼和炒山香菇,再加上一盘盘的烤肉,最主要的是中间的大盆鹅颈藤壶,一顿丰盛的海鲜盛宴就出来了。

“开吃,伙计们。”秦时鸥笑道,他给四个局促的孩子一人先夹了一个鹅颈藤壶,自己也夹了一个,然后和孩子们一起向沙克学习怎么吃。

沙克教导道:“看,马牙的背部有个地方叫开孔部,这里是由4片由背板及盾板组成的活动甲壳,只要一使劲把它拽开,美味的小鲜肉就在里面等着你品尝了。”

鹅颈藤壶看上去很丑很古怪,可是它的肉雪白娇嫩,有点像是奶油棒冰,不过很软很温热,秦时鸥用小餐刀挑出来吃到嘴里,只要轻柔咀嚼,美味的螺肉就破碎融化了。

&&&&感谢林玩天下、火耳9055、秦军军、读书好人、灯笼哥等兄弟姐妹的打赏,希望喜欢的朋友能支持一下,收藏和推荐票,弹壳都很期待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