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2 一些问题感谢支持

122.一些问题(感谢支持)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秦时鸥询问他们在学校学了什么,加拿大的小学生确实爽的很,四年级还好说,雪莉和鲍里斯跟着学习自然,了解了一下非洲。

至于二年级?米歇尔说他们学了数学,秦时鸥问是什么数学,结果是认识数字……

秦时鸥差点笑哭,这他么认数字也叫数学?而且还是二年级的活?他记得他二年级的时候都背熟九九乘法表了。

随后雪莉告诉他,他们四年级现在才学习九九乘法表……

白天的时候沙克和海怪去镇上买了木板和工具,傍晚一干人一起动手,做了一张长三米宽两米的大木床。

这自然是给伊沃森用的,这家伙昨天晚上就直接打了地铺,因为镇上买不到合适他使用的大床。

伊沃森只是智商低,他并不傻,也不是智障,慢慢和他说一些事情,他还是能理解的。

明白这张床是给自己做的之后,他特别高兴,手里捏着个锤子,沙克放上钉子他就敲下去,好像打地鼠一样,一锤子下去,中指长短的钢钉直接没到底!

这床的床板用的是十二公分后的枫木板,四个床腿一米高,直接用了树墩子来支撑,虽然不美观,可是特别坚固结实,而这一点对伊沃森来说是最重要的。

海怪还给伊沃森做了个床头柜。大概一米五,秦时鸥在上面放了台灯,又给伊沃森拍了张照片洗出来和台灯并排放在一起。

伊沃森咧着嘴一个劲的傻笑,没等着铺被褥,他就上上下下的去尝试。上床之后不断翻腾,嘴里不断的咕咕哝哝的嘟囔:“真好!这是床!伊沃森的床!还有灯,晚上很亮!伊沃森的照片,睁开眼就可以看到伊沃森!boss的呢?还要boss的!”

秦时鸥笑着趴在伊沃森肩膀上照了一张,伊沃森笑容略显呆滞很憨厚,秦时鸥笑容坦荡阳光。很般配。

吃过晚饭,伊沃森早早的就回屋去睡觉了,他并不困,只是想要躺在自己的大**,秦时鸥给他铺了褥子。没有合适大小的床垫,他只能睡硬板床。

第二天一早八点钟,校车慢慢悠悠的开到了渔场,司机摁了下喇叭,吃饱喝足的鲍里斯等人就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

“一定要和同学好好交往,和他们共享午餐,好吗?”秦时鸥逐个拥抱孩子。

戈登苦着脸问道:“秦,我能不能不去上学?我喜欢渔场。我可以帮你捕鱼。”

秦时鸥板着脸道:“你以为现在捕鱼不需要文化和知识吗?知道我是什么学历吗?全日制重点大学的本科!你先考上大学,然后再谈论捕鱼的事情。”

戈登一脸绝望,完了。他有预感,这辈子可能没法捕鱼了。

连绵多日的雨水终于停了,天气还有些阴沉,但已经可以出海了,韦尔建筑团也回到渔场,开始全力建设两座码头。

秦时鸥带着沙克、海怪、尼尔森、伊沃森一起出海巡航。他们开了两座敞首艇,船上有小拖网。捕捞上层的鱼,看看有没有鱼病之类的问题。

鱼病问题没有发现。但一路开出去,秦时鸥发现渔场的海域多了不少水母,大多是五角水母和海月水母。

两艘巡航艇分兵两路,最后汇合,另一艘船上的沙克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说道:“boss,渔场的水母,有点多啊。”

海怪道:“应该是被暖流带过来的,我看到还有海月水母,美洲这边,只有墨西哥湾才有这种热带的玩意儿。”

海月水母是水母中很著名的一个种类,因为它很漂亮,是水族馆中的明星。

这种水母直径约10到30厘米,通体透明略带粉红色,如果光线适合,它们从海水中升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轮月亮从海洋深处冉冉升起,所以有了这么个名字。

但是对于渔场来说,这种水母多了就是灾难了,事实上不管什么水母,一旦太多,对渔场都有损害。

就像所有海蛇都有毒性,所有水母都是肉食性的,它们以浮游生物、小的甲壳类、多毛类、鱼类为食,尤其喜欢吃鱼卵,这是要命的。

另外,水母长相美丽温顺,其实十分凶猛,它们没有呼吸器官与循环系统,只有原始的消化器官,捕获猎物后立即在腔肠内消化吸收。

没有意识、没有思想,水母就是简单的吃货,它们一旦遇到猎物,从不轻易放过。

还有一点它们和海蛇很像,那就是几乎都有毒性,包括这美丽无匹的海月水母。

秦时鸥早上看新闻,就看到最近有一条新闻是一名意大利女子在地中海度假,结果被僧帽水母缠上毒发身亡。

一行人正讨论怎么除去水母,几只大乌龟慢慢悠悠的从水中游了过来,看到水母,不管种类,这些乌龟下嘴就啃。

正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慢悠悠的乌龟毫不畏惧这些毒性极强的家伙,嘴巴咬住水母一吸溜,好像吃果冻一样,就这么吸进了嘴巴里。

“我都忘了,我们这里还有棱皮龟,这些家伙原来没有走!”沙克振奋道。

棱皮龟最喜欢吃水母,此外它们运动能力很强,别看它们游动的慢,可耐力超强,很喜欢做环球旅游,上一次沙克用印鱼捕到过一只棱皮龟,随后就放了,以为这家伙已经走人了。

秦时鸥知道,渔场因为现在卫生搞得好,一个棱皮龟种群留了下来,但这也最多有二十只棱皮龟。可是他的渔场有多少水母?一万个?两万个?十万个?都有可能!

水母生命周期比较短,尤其是浅海水母,大多是几周最多几个月就会死掉。

可是,水母会分裂生殖的,秦时鸥怕的是它们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这件事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暂时搁置,次日一艘渔轮开来,这是送陆生寄居蟹的。

顾名思义,陆生寄居蟹就是一种绝大部时间在陆地生活的寄居蟹,经过漫长的进化过程,由原本海洋生活的部分寄居蟹。开始摄取陆地淡水和植物及果实来维持生命,直至最后依赖陆地环境,这种寄居蟹的呼吸系统已经改变,所以不能长时间在水里停留。

不过,它们也离不开水。更可以在水中短暂停留。

渔轮不可能开上岸,到了岸边就开始播撒陆生寄居蟹,沿着海岸线,渔轮慢慢移动,大量的寄居蟹被放入水中。

这些小家伙比起海生寄居蟹这个亲戚,攀爬能力强大很多,入水之后,它们立马扛起壳子。迈动小腿往沙滩上狂冲。

很快,沙滩上出现了这些小家伙的踪影。

秦时鸥这次订购的主要是橙红陆生寄居蟹、深紫陆生寄居蟹和灰白陆生寄居蟹,这三种寄居蟹喜欢栖息于海岸附近。对海水的依赖度比较高。

其他如凹足陆生寄居蟹、短腕陆生寄居蟹、西伯利斯陆生寄居蟹等,几乎已经脱离了海洋,它们更喜欢在淡水的环境中生存。

这样,橙红、紫色、灰白色的蟹壳遍布在了沙滩上,这些寄居蟹上了岸后就不再乱跑,各自划分地盘便钻入沙滩中。

没过多久。沙滩上就几乎没有了寄居蟹的影踪,但是它们会很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有海藻、死掉的小鱼小虾被冲上沙滩或者近海水域的海底,那这些小家伙就会负责搞定它们。

寄居蟹不好吃。可它们对渔场帮助很大,它们是海洋清洁工。

一切没了问题,秦时鸥回去划了十八万款给寄居蟹养殖场,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

这样秦时鸥开始准备做另一件事,那就是将拖网游艇里的银板扔到珊瑚礁水域。

以检查寄居蟹生存状况为名,秦时鸥自己驾驶游艇出海,带着的只有伊沃森。

自从买了渔船他一直在跟着沙克、海怪和尼尔森学习驾驶,现在也能勉强开船出海了,只要海面别有太大风浪。

到了珊瑚礁水域上方,秦时鸥带伊沃森去了船舱,让他将银板扔入水中。

他的料想是正确的,伊沃森是比尼尔森更好的任务执行者,他不光没有疑问,甚至没有想法。秦时鸥下了命令,他立马去做,根本没有质疑、没有询问、没有好奇心。

另外,这家伙身强力壮,干起活来又卖命,秦时鸥想要一起搬运银板,他立马制止:“我做,boss,你是boss,伊沃森的活,伊沃森要干好!”

没有休息,伊沃森爬上爬下,愣是一口气将所有银板都扔入了水中,最后满身大汗的停下,他才说了干活途中唯一一句话:“boss,好饿啊。”

“去镇上加餐!”秦时鸥兴奋的挥手,这小弟,收的值啊!

回了渔场直接开车去镇上,伊沃森被扔进披萨店狂吃海塞,他则去逛超市了。

到了超市,他发现这里竟然有田螺出售,而且个头不小,大多有拇指肚大小,让他开心了起来。

以前在海岛的时候,他就喜欢吃辣味田螺,这东西用辣椒、豆油一炒,味道别提多棒,是喝酒的最佳伴侣。

在海螺遍布的告别岛,田螺显然不受欢迎,一磅只要1.4元,已经属于廉价食品了。

可惜,秦时鸥打算买的时候,发现这些田螺都有些发臭了,显然在这里放了不是一天两天。

这让他郁闷,他问导购有没有新鲜田螺,后者耸耸肩,道:“没有,这些东西没什么人吃,我们后来再没有进货。”

加拿大人吃田螺,是受美国影响的,对于传统美国人来说,鱼子酱(caviar)、松露(truffles)和田螺,可以算是他们离开了就活不下去的三种食物,每年不知道多少人会吃田螺得肝片形吸虫病,但这玩意儿屡禁不止。

不过显然,加拿大人吃这东西就不算疯狂,起码告别镇很少有人吃。

秦时鸥回去之后将这件事遗憾的告诉了沙克,后者不愧是告别岛消息通,笑道:“如果你想吃田螺,那还不简单?下午咱们自己去摸,沉宝湖的湖边有的是啊。”

“那东西,我不太喜欢。”尼尔森少见的发表了意见,他的意见也代表了大多数加拿大人的意见。

秦时鸥有之前做亚洲鲤鱼的成功经验,就牛气哄哄的说道:“那是因为不是我做的,如果是我做的,你们会喜欢吃的。”

本来秦时鸥打算吃了午饭就去摸田螺,结果吃了饭犯困,他撑起遮阳伞,拎着椅子就去美美的睡了一觉。

熊大人生两大爱好,吃和睡,看到主人睡觉,它也屁颠颠的跟上去找了个凉快地方趴了下来。

结果,熊大刚趴下,一阵沉重脚步声传来,它不耐烦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伊沃森那张凶神恶煞的大脸!(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