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3 大苹果螺首日

123.大苹果螺(首日第16更!)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阳光炽热,遮阳伞撑起一片阴影,但热量会从沙滩上升腾起来,所以如果没有海风,那在沙滩上晒太阳和洗桑拿有异曲同工之妙。

好在海风一直在不疾不徐的吹着,带着湿热的水汽,秦时鸥很快就睡着了。

熊大缩在躺椅的一侧,它在发现伊沃森到来第一时间就钻入了秦时鸥怀里,秦时鸥嫌它太热,就让开了一半躺椅的位置,也就是他这把躺椅面积宽大跟小床一样,要不然还真睡不开一人一熊。

后面,秦时鸥是被鸟叫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看了看,两只雪白的大鸟在不远处的海面上盘旋鸣叫着。

这两只大鸟很是好看,体长半米左右,通体羽毛色泽雪白,嘴巴是淡蓝色,张开的翅膀好像两片风帆,俯冲的时候翅膀一收拢就能扎下去,快而潇洒,像是海洋上的骑士。

秦时鸥第一次在告别岛看到这种海鸟,他开始还以为是天鹅,等它们落在沙滩上休息的时候,看到它们的红色爪子,他才恍然大悟,这是红脚鲣鸟啊。

落在沙滩上之后,两只大鸟就将头部缩在了两肩之间,互相依偎着梳理羽毛。

伊沃森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红脚鲣鸟了,之前一直在玩沙子的他兴奋站起来,叫道:“抓到它们,这鸟很好吃!”

两只鸟警惕性很强。伊沃森一怪叫,它们受惊扭头看来,振起翅膀便飞空而起,如同两支利箭。

秦时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是不是在伊沃森的心里。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一种能吃的东西,一种是不能吃的东西?

不过他看了一下遮阳伞的位置,又有些感动了,比他开始睡觉时候,遮阳伞的位置向西方移动了不少。

看沙滩上留下的扎伞痕迹。这两个小时遮阳伞移动了得五六次,毫无疑问,这都是伊沃森做的,太阳西斜,遮阳伞就挡不住阳光了。伊沃森就悄悄移动了遮阳伞,让他总是睡在阴影里。

秦时鸥爬起来去厨房找了些蛋糕给伊沃森,伊沃森喜笑颜开,抱着半片蛋糕狼吞虎咽。

虎子和豹子舔着舌头渴望的看着伊沃森手里金黄的奶油蛋糕,在旁边一个劲的跳脚。

但伊沃森护食的程度超过野兽,他看都不看两个馋的流口水的小狗,只顾自己狂吃海塞。

虎子和豹子一看没机会,就怏怏不乐的离开了客厅。出了门,很快又变得开心起来,你跑我追的打闹起来。

出海巡航的沙克、海怪也有说有笑的回来了。秦时鸥叫上他们打算一起去沉宝湖摸田螺,结果看看时间距离孩子们放学没有多久了,便索性等到他们回家一起去。

三点二十,大鼻子校车准时经过渔场门口,鲍里斯、雪莉四个人跑了进来。

秦时鸥上去和他们打招呼,问道:“今天在学校待的开心吗?”

“挺开心的。”雪莉脆生生的说道。

秦时鸥满意的点点头。挨个和他们撞了撞拳头,道:“刚上学。你们可能不太适应那样的环境,要努力适应学校的生活。好吗?”

四个孩子跟着点头,一群人小鸡捣米一样。

这样凑齐了人,秦时鸥和海怪各开了一辆车,开向沉宝湖。

看着后面的皮卡,秦时鸥感觉自己得买一辆盛载人数多一些的车子了,反正他快要去圣约翰斯考驾照了,到时候顺便买一辆商务车或者小巴车吧。

到了沉宝湖,伊沃森先从皮卡车斗里跳了下来,他脱了鞋子在湖畔找了块石头坐下,便将双脚放入湖水中,惬意的跑起脚来。

秦时鸥将他叫过来,先去水里摸了一个水螺,给他看明白,道:“去水里,摸这个,知道吗?”

伊沃森眨眨眼,转头跑向自己先前坐的那块石头,秦时鸥正要为他的智商捉急,结果巨人下水,将石头一下子搬到了河岸上。

那条形青石至少百八十公斤,但伊沃森轻松搬了起来,沙克、海怪一干人不断咋舌。

“这个?”伊沃森歪着头问秦时鸥。

淡水螺一般都是生存在河岸或者湖岸边,且尤其喜欢附着在石头上,秦时鸥过去一看,这块石头水线以下趴着好一堆大大小小的螺。

这些螺个头相当大,拇指肚大小的都算小家伙,最大的一个,得有桃子那么大,看的秦时鸥直瞪眼。

拿着桃子大小的那个大田螺,秦时鸥研究了一下,毫无疑问,这些不是他以前在老家吃的那种中华田螺,那玩意就是吃饲料也长不到这个头。

看着深褐色的螺壳,秦时鸥挠挠头,问道:“这是福寿螺吧?”

他也不知道福寿螺怎么翻译,就用普通话问了出来,以前他在海岛市的时候见过这种样子的大螺,样子很像,不过壳是淡黄色的。

沙克和海怪等人自然听不懂普通话,沙克说道:“这是-apple-snail,大苹果螺,味道一点不好吃,非常腥,一般我们都是在九月和十月捕捉后卖给饲料厂。”

秦时鸥搞不太懂,也不知道这螺到底能不能吃,只好借助万能的谷歌——以前是百度,现在来了加拿大,他发现谷歌简直比百度还万能,迅速抛弃老传统成了以前他最讨厌的洋鬼子。

谷歌之后,秦时鸥搞清楚了,这东西确实叫大苹果螺,不过他刚才也没认错,在华夏尤其是宝岛弯弯,大苹果螺的名字就是福寿螺。

这种螺别看个头大,其实不太好吃,尤其是用华夏烹调方式,螺肉很难入味。

但没得选择,加拿大东部只有这种淡水螺,国内的中华田螺这里连影子都没有。

好在秦时鸥没吃过这种螺,觉得尝个鲜也不错,就兴致勃勃的下水去捞了起来。

鲍里斯四人干这活比他还熟练,因为他们以前流浪的时候,经常在河湖中摸这种水螺煮着吃。确实,味道很难吃,只是对于饿着肚子的他们来说,有东西吃就不错了。

除了九月和十月,平时几乎没人来这里摸大苹果螺,所以导致了这种螺在湖岸边各种堆积。

秦时鸥挑选的个头都在拇指肚大小以上,八个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摸了一大堆。

摸着水螺,伊沃森猛然眼疾手快的往水里狠狠砸了一拳,水花四溅,结果一条三十公分长的大口鲈鱼翻着白花花的肚皮漂浮了上来。

秦时鸥笑了起来,摸螺顺带着抓了一条鱼,运气不错。不过伊沃森也够猛的,竟然能将水里的鱼砸晕,这还是秦时鸥第一次看到有人能用蛮力方式捕鱼。

来的时候,秦时鸥就带了一个塑料盆,没想到能摸这么多,现在不好浪费,便用塑料盆端到了车斗里,反正沙克每天都刷车。

搞了大概四五十斤,秦时鸥才停手开车回去。

将大苹果螺都分散到盆子里,沙克找到秦时鸥,道:“boss,如果你喜欢吃螺的话,那我们可以去海里弄点峨螺。”

“峨螺?”秦时鸥反问道。(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