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4 不同口味凌晨魔龙盟主

124.不同口味(凌晨五更,魔龙盟主)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峨螺是北美最常食用的海螺之一,在欧洲也享有盛名,秦时鸥对这种螺很熟悉,因为每次去超市,都能看到有这种螺在促销。

大秦渔场下海螺种类也不少,翡翠螺、沟螺、科诺比海螺、普瑞比洛夫海王螺、塔螺等等,当然最多的还是峨螺。

峨螺主要产地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弗吉尼亚及加利福尼亚海域,另外,北卡罗莱纳和阿拉斯加的海域也能捕捉到这种海螺,它们足迹遍布整个大西洋的西海岸,纽芬兰渔场自然常见。

秦时鸥之前在海底看到过它们的影子,不过不多,聚集地也比较分散,这可能和以前大秦渔场缺少它们的食物有关。

峨螺以海藻及微小生物为食,一般栖息于浅海海域,嗜食棘皮动物,在秦时鸥人工种植海藻之前,这周围浅海水域海藻和棘皮动物都很少,峨螺的繁育一直是问题。

所以,虽然秦时鸥知道渔场有这种海螺,一直没有捕捞的想法。

现在沙克又提起来,他恍然大悟,赶紧用海神意识去扫视了一下。

海藻果然是渔场的基础,随着藻类的丰盛,浮游动物大量繁衍,这样吸引了更多的小鱼来生存,小鱼再吸引大鱼,一条条生物链开始完善起来。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捕食,峨螺的数量也增加了很多。它们繁殖能力是很强的,一次性可以往海水中排卵超过两千粒。

它们的受精卵进入海洋后,会随着海水飘散开,最后依附在藻类或者礁石上生长发育。

虽然现在峨螺不少,但秦时鸥没有和沙克一起去捕捞。因为捕捞峨螺比较麻烦,一般使用诱捕箱或拖网捕捞。

用诱捕箱的话,因为峨螺行踪缓慢,所以需要等待好几天才能拉上箱子。而用拖网捕捞,一般都是将峨螺作为附带渔获捞上来的,可没有人是专门去捞这玩意儿。

这么多福寿螺已经够吃了。只是不知道好吃不好吃,秦时鸥将这些螺按照个头分在两个盆子里,在里面倒上沉宝湖的湖水和一点香油来催吐泥沙。

看到秦时鸥倒了香油停下,伊沃森就兴致盎然的准备伸手捞着吃了,沙克哭笑不得。拉住他解释道:“还不能吃。”

“倒上油了。”伊沃森看着沙克认真的说道。

沙克语塞,对秦时鸥道:“是啊,波ss,你倒上油干嘛?”

秦时鸥解释道:“倒上香油可以让这些螺更快吐出肚子里的泥,如果你问我原理,那我只能说我去年买了个表,我也不知道啊。”

福寿螺摸起来简单吃起来难,秦时鸥上网去查。结果很郁闷的发现,这种螺因为体型大,很容易寄生血吸虫、管圆线虫等寄生虫的虫卵。

有些寄生虫的虫卵很难杀死。它们在福寿螺的身体里是不发育的,进入人体或者家畜体内后才会变成幼虫然后侵害宿主,加拿大人就害怕这一点,所以不吃这种螺。

一直催吐了一个小时,期间换了四五次水,秦时鸥才带着四个孩子和尼尔森收拾这些螺。

小螺他让尼尔森洗干净后用老虎钳剪去尾巴。炒着吃;大螺则是用刮刀将肉剔出,准备做凉拌螺肉吃。

炒田螺不适合用大螺。螺壳本来就厚,螺肉要是再厚。那油盐酱醋和佐料的味道根本进不去。

偏偏福寿螺没有太小的,像中华田螺那样个头的,都是螺崽子,光有壳没有肉,没法吃。

挑了拇指肚大小的螺拧掉尾巴,秦时鸥用白酒、盐、醋、酱油腌起来上味,将大号的螺肉则放入沸水中烧煮,尽量杀死可能存在的寄生虫卵。

接下来就是炒田螺了,先将橄榄油烧到沸腾,炒爆葱姜蒜和辣椒,倒入小螺疯狂翻炒,一直用滚油炒上个四五分钟彻底保证螺肉的干净。

最后开始放佐料:倒入白酒,翻炒;加入酱油,翻炒;加入香醋,翻炒;加入糖,翻炒;加入蚝油,继续翻炒,加入盐,还要翻炒;最后加入鸡精,搅和均匀就可以出锅了。

爆炒辣椒的香味和后面加入佐料后调和而成的酱香迅速传遍厨房,尼尔森嗅了嗅,道:“味道还不错,不知道螺肉好不好吃。”

雪莉看的大眼睛发愣,道:“怎么做这个菜,要用这么多佐料,这么多程序?”

秦时鸥耸耸肩,道:“可惜只有酱油没有生抽和老抽,如果有这种调味料,那需要的佐料更多。”

凉拌螺肉就简单很多,雪白的螺肉煮好后,用刀切成片,反正都是大螺,打片很简单。

切片之后,就是做拌酱,秦时鸥用了两种,一种是油泼螺肉,另一种是鲜拌螺肉。

油泼是将酱油、鸡精、醋、耗油倒进螺肉里,直接将滚沸的油泼上去。鲜拌螺肉的话,是将葱丝、姜丝、蒜片和佐料与螺肉搅拌均匀,其中要用芥末粉,这样才能调和出螺肉的鲜味。

满满的做了四大盘子,秦时鸥放上桌,伊沃森扔掉手里的篮球就站到了桌子上,开始垂涎欲滴。

秦时鸥尝了尝,味道不错,油泼螺肉很香,鲜拌螺肉很美味,只是螺肉有点老,咀嚼到后面就没味道了。

他以为沙克和海怪等人还会热吃,结果三人吃了两口都放下了刀叉,开车跑去镇子喝酒了。

秦时鸥气的不行,抓住尼尔森问道:“这味道不好吗?”

尼尔森无奈的说道:“波ss,闻起来很好吃,可是吃起来前面味道太重,后面就没有了味道,而且炒螺的螺壳太辣了,螺肉味道太淡了,我们吃不惯。”

加拿大人吃东西,习惯的是始终如一的味道,另外口味比较轻,所以他们才对肉质单纯肥美的海鱼那么感兴趣。

四个孩子倒是吃的很开心,雪莉安慰道:“秦,这很好吃了,比我水煮的好吃多了!”

鲍威尔三人使劲点头,秦时鸥总算得到一点慰藉,不过随后绝对不对啊,你们白水煮螺能和我煞费苦心烹制出来的炒螺、拌螺相比?

另一个吃的开心的是伊沃森,他可不挑食,用煮饭用的勺子咬着吃,一勺就是一大片螺肉消失,塞进嘴里‘吧唧吧唧’的咀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秦时鸥顾不得再去谴责沙克三人的没品位,他赶紧上桌抢吃拌螺肉,四个孩子手小胳膊短,抢都抢不到。

没办法,眼看伊沃森要端起盘子往嘴里倒了,秦时鸥只好去拿了五个碗先分出来一些,其他的都给了伊沃森。

伊沃森对爆炒螺肉毫无兴趣,秦时鸥教他吸着吃,但他感觉这种吃法没劲,一个螺肉下肚再吸一个,浪费的时间都把先前吃掉的螺肉消化掉了。

四个孩子则喜欢吸螺肉吃,一边吃一边吹着螺壳玩,呜呜吱吱的把氛围搞的很欢乐。(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