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3 大眼贼5/5

133.大眼贼(5/5)

时间进入六月,气温提升的更快了,韦尔建筑团在加班加点的扩建两个码头,现在沙滩搞得有些杂乱,每天白天的时候都有机器轰隆隆的吼叫声响起,让渔场多了很多浮躁的气息。

不过,这样的渔场也更热闹了。

天气渐暖,渔场里的大叶藻开始疯狂成长,宽叶大叶藻、丛生大叶藻、具茎大叶藻、矮大叶藻等等,好几种大叶藻在渔场里生存了下来。

沙克和海怪捞到了几次就啧啧称奇,因为这些大叶藻中除了具茎大叶藻,其他都很少出现在纽芬兰渔场。

这自然是海神能量的功效,秦时鸥不会傻乎乎的说出来,他给出的解释就是暖洋流带来了这些海藻,现在温度提升,它们就在渔场扎根了。

这些大叶藻是海龟、海星、海胆、鲱鱼之类口中的美食,养育了大量食物链底层的生命。

渔场越来越热闹,尤其是诱鱼灯周围,生活的鱼类更多,到了晚上能看到鳕鱼、旗鱼从诱鱼灯上跳过的场景,每次看到这种景象,沙克和海怪都会激动的热泪盈眶。

伊沃森也会激动的热泪盈眶:“好大的鱼,吃了它!很好吃!”

海神能量不光改善了渔场的鱼类,还有菜园里的蔬菜和水果,现在黄瓜秧就已经抽开了,辣椒秧、茄子秧也都挂上了小果子。西红柿长得最快,竟然都有红色的小柿子出现了。

芹菜长得有三十多公分,翠绿的菜杆格外惹人喜爱,蒜苗和韭菜也长势不错,马上就可以吃蔬菜了。

这几天秦时鸥去巡视菜田的时候发现。又有菜苗被啃了,而且还专门抽嫩芽嫩茎啃着吃,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家刺猬干的,他决定让虎子和豹子晚上来看守一下。

虎子和豹子对于那一次在刺猬身上遭遇的滑铁卢之战,记忆犹新!

后来几天它们晚上都会守卫在菜园,一心想要报仇雪恨。结果刺猬们再也没来,估计是被熊大吓坏了,这次终于又有了机会,俩小家伙都很兴奋。

吃了晚饭,秦时鸥上楼休息。熊大挺着肥嘟嘟的大肚子藏在沙发后偷偷的看伊沃森,自从上次被伊沃森胖揍一顿之后,它就牢记教训,尽量保持和伊沃森十米以上的距离。

伊沃森吃饱了没事干就去沙滩上守夜,这是让秦时鸥很感动的一点,因为是私人渔场,而海上渔场又不可能有拦网之类,所以经常有人晚上到渔场偷鱼。一般渔场晚上是要派人巡航的。

秦时鸥懒得这么做,他有海神意识呢,海神意识全夜驻扎在珊瑚区休养生息。只要有人偷鱼,雪球、黄鳍和大蓝小蓝就会跑来报警。

其他人不知道这一点,沙克和海怪、尼尔森固执的轮流值班,伊沃森知道他们干什么之后,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他不会开船。就待在码头上,可能帮不了什么忙。但那片心意足够让人满意了。

看到伊沃森离开别墅,熊大就撅着胖屁股爬到了沙发上‘哼唧哼唧’的养肥膘。

天气热了。它就不上楼睡觉了,而是趴在别墅门口——当然,秦时鸥认为它是懒的爬楼,而不是怕热。

在渔场养了这段时间,加上海神能量的改造,熊大现在那叫一个膘肥体壮。

和来时瘦骨嶙峋完全不一样,现在熊大身高半米腰围也是半米,圆滚滚的脑袋和身体都是肉,毛色油光发亮,有时候它抖一抖,肥肉带的皮毛滑动,好像一层层棕黄色波浪一样。

控制海神意识在海里转了一会,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一艘沉船,没有发现之后,秦时鸥就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咆哮声响了起来,秦时鸥立马爬起来,正是虎子和豹子的叫声,他将挂在床尾墙上的ar-15摘了下来,穿上拖鞋往外跑。

他往外跑,一个黑影往里跑,秦时鸥吓了一跳,差点直接来上一枪,结果看清了才发现这是熊大。

这家伙第一次晚上听到虎子和豹子的咆哮声,沉睡中被吓醒的,估计醒了个七八成,这时候奔跑中还闭着眼睛呢,下意识的就往楼上蹿。

“你妈了个巴子,你是棕熊,山林之王啊!”秦时鸥恨铁不成钢,熊大发现他就扑上来抱住了他的腿,他一把推开,继续往外跑。

从码头处,伊沃森庞大的身影也出现了,好像一匹野马般冲向菜园。

秦时鸥打开菜园处装备的大灯,老远就看到虎子和豹子飞快的绕着圈子狂奔,身上的金毛都炸了起来,大耳朵往后收着,眼睛寒光闪闪,露出在外的牙齿狰狞而惨白。

被虎子和豹子围在中间的,是一只大老鼠。

说是老鼠也不对,虽然它确实挺像老鼠的,但比老鼠要肥硕。

此外,它的毛色是淡黄色,身上有深棕色条纹,鼻尖淡红,上下唇和眼圈都是白色,眼睛特别大,往外突出着,慌里慌张,倒是挺蠢萌的。

被虎子和豹子堵住,这家伙就跑不了了,它身体缩成一团,漆黑的大眼睛里全是惊惶,不断转圈防备虎子和豹子的袭击,嘴里‘吱吱’的叫着,当灯亮起之后,更是吓得颤抖不已。

秦时鸥跑近了一看,很快认出,原来这是一只北美小黄鼠。

黄鼠这种动物,在北美洲和亚洲地区都有发现,内蒙和东北人管这玩意儿叫大眼贼,是一种害兽,危害农作物,破坏牧业草场,尤其喜欢吃植物多汁液的幼嫩部分,常使作物的管心被成片抽掉而死。

又因为黄鼠是鼠疫菌的主要携带和传播者,所以在国内,一只是重点杀灭对象。

北美洲情况要好一点,北美的黄鼠有两个种类,分别是体长能达到半米的北美大黄鼠和体长最多能长到三十公分的北美小黄鼠,这条黄鼠后背有棕色花纹,应该是少见的北美背纹小黄鼠。

加拿大人对小黄鼠要宽容的多,因为这个种属的黄鼠是不传染鼠疫菌的,而加拿大地广人稀草多菜多,小黄鼠吃一些也没人在意。

秦时鸥就要在意一些了,毕竟这小黄鼠吃的是他精心栽培的菜苗,而且吃的还是菜心、嫩芽之类,很容易导致菜苗的大片死亡。

此时伊沃森也跑过来了,看到这个小黄鼠,他兴奋的叫道:“能吃、能吃,这个抓到剥皮可以烤着吃!”

看到带着枪的秦时鸥和高大恐怖的伊沃森,小黄鼠更怕了,它颤抖的看着两人,前爪哆嗦的摁在地上,不自觉的刨了几下子,又赶紧停下,两只水盈盈的黑眼睛里满是恐惧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