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4 蛋定的一家加更1/4

134.蛋定的一家(加更1/4,求首订,求月票)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看着这只惊惧的缩成一团的小黄鼠,秦时鸥心里忽然疑惑了起来。

没事干的时候,他就看一些介绍加拿大和北美地区动植物、鱼类的书籍,其中就有对大小黄鼠的介绍。

据他所知,小黄鼠这东西是很难对付的,它们记忆力强、警惕性高、奔跑速度快,此外还有一个绝活,那就是挖掘能力超强,遇到敌害被截断去路时,能迅速地挖洞打墙逃跑!

《加拿大动物趣谈》中说,这种小黄鼠在草地上,最快能够用短短四秒挖出一个供它们钻进去的小地洞,然后钻入洞中后继续打洞,基本上没有动物能抓到它们,除了骁勇的金雕和鵟。

而这只小黄鼠在这里已经被围堵好一会了,它有几次下意识想要挖洞,结果就是没动手,这有点反常啊。

秦时鸥往四周看了看,这里是菜园的位置,隔着十来米是渔场大门,而大门向两边辐射着用木头扎成的篱笆,顺着篱笆长了很多杂草,尤其是大门两侧,密密麻麻都是灌木丛。

渔场地面土质疏松湿润,所以能看到一些痕迹,比如虎子和豹子的爪痕,一看就是从门口左右窜过来的,这样就是说,这小黄鼠刚才是在门口被发现的,然后被豹子和虎子一路追到这里被围住。

这样说不过去了,小黄鼠在门口有灌木和杂草躲避。干嘛还要跑到空旷的路面上找死?

想到这里,秦时鸥就想到了一个成语,调虎离山!

他走向大门用枪管挑开那些灌木,见此,缩在地上的小黄鼠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拼命的向他扑去。

虎子抓住机会,跳起来一爪子将那小黄鼠拍落在地,落地之后爪子摁下,一下子摁住了小黄鼠的脖子。

这就是虎子和豹子聪明的地方,秦时鸥不下命令,它们不会将猎物咬死。

当然。被它这么折腾,这只小黄鼠也奄奄一息了,不过它还是挣扎着向门口爬。

秦时鸥有些震撼了,同时也确定了心中的猜想,他吹了个口哨。虎子放开小黄鼠,它立马爬起身,一瘸一拐的钻入灌木丛中。

秦时鸥拨开灌木丛,一个和他拳头大小差不多的洞口出现了,用手电一照,能看到受伤的小黄鼠正堵着洞口,身后是几只老鼠崽子一样的小东西。

小黄鼠每年繁殖1次,春季****。妊娠期一个月左右,这洞里刚长出毛的小东西,应该就是这只小母黄鼠的崽子。所以之前被虎子和豹子发现后,小黄鼠宁愿跑出去送死也不钻回洞里的原因。

会被连窝端的!

虎子和豹子一左一右的守在洞口两边,只要秦时鸥一声令下,它们两个就能出击将这一窝大眼贼干掉。

秦时鸥叹了口气,何必如此?如果只是一只偷菜的小黄鼠,那杀了就杀了。可这是一窝呢,而且刚才小母黄鼠的无私和母性实在太让他震撼了。

让一心等着吃肉的伊沃森回码头睡觉。秦时鸥赶开虎子和豹子,去摘了一把黑莓他放在洞口。蹲下身指着菜园的方向道:“不准再去偷菜吃,明白吗?”

说着,他笑了起来,这只小黄鼠怎么会明白呢?它又没有被海神能量改造过,刚才的表现是因为母兽对小兽的天性保护,不是它聪慧到那个程度。

小黄鼠果然没有理睬秦时鸥,它忙着护住窝里的四五个崽子。

那些小崽子才睁开眼不久,跑都不会跑,但它们嗅觉很灵,闻到了黑莓的香味,吱吱唧唧的叫着往外爬,小黄鼠赶紧阻拦,但顾头不顾尾,小崽子们总能有逃出来的。

黄鼠是草食性的,对浆果尤其感兴趣,但小黄鼠因为体高的原因,它们是够不到灌木所结成的浆果的,很少能吃到这东西。

秦时鸥将虎子和豹子留在菜园,要是小黄鼠敢来报复,那虎子和豹子是不会留情的。

在他想来,这只小黄鼠应该会连夜带着小崽子们逃跑,就跟刺猬一家一样。

结果他猜错了,早上醒来之后,他跑步经过门口,拨开灌木丛一看,母黄鼠正在里面舔小崽子们的皮毛呢,洞口的浆果自然早就没踪没影了。

“尼玛,真淡定啊。”秦时鸥不得不感叹一句,他又去摘了一些黑莓和樱桃放在洞口。

等他走开,母黄鼠立马钻了出来,用前爪抱起黑莓钻回洞里,分给小崽子们之后,自己也抱起一个开始快速吃了起来。

奥尔巴赫的宝马开了进来,车窗落下,露出他看上去疲惫而苍老的面容,问道:“嗨,秦,你在干吗?”

秦时鸥笑道:“昨晚虎子和豹子抓到了一窝偷菜的小黄鼠,我看它们挺老实的,就放过了它们,刚才喂了点水果。”

他觉得奥尔巴赫精神状态很糟糕,等到了别墅,他就热了杯鲜奶给他喝。

“有什么事吗?”秦时鸥笑问道。

奥尔巴赫喝了口鲜奶,笑道:“没什么,呵呵,就是过来看看你,前一段时间没在告别镇,去他外地,结果发现还是家乡好,嗯,我就是想看看你们。”

秦时鸥觉得奥尔巴赫一定有事,这话说的有点颠三倒四、含糊不清,这不是精英律师出身的奥尔巴赫的风格。

不过雪莉、鲍威尔四人随后说说笑笑下楼,看到奥尔巴赫,四个孩子兴奋的跑过来,向他讲述他们在模拟活动中的斩获和有关以后去镇上卖水饺的设想。

被四个孩子打断,秦时鸥的疑问只能放在心里。

奥尔巴赫慈祥的笑着,听着四个孩子的争吵,表情很是满足。

等四个孩子去洗漱,他又喝了半杯鲜奶,刚放下杯子,忽然脖子一抻似乎要呕吐,但他揉了揉胸口咽了回去。

秦时鸥皱起眉头,他想要问问怎么回事,结果没来得及,奥尔巴赫再次身体一抖,这次他忍不住,张开嘴巴便喷出一道水箭。

说是水箭,其实喷出来的都是刚刚喝下的牛奶,而且一喷竟然有两三米远!

秦时鸥赶紧去扶住奥尔巴赫,问道:“嗨,奥老爹,究竟是怎么回事?”

奥尔巴赫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道:“没什么,肚子一直不舒服……”

“肚子不舒服会这样喷溅呕吐?”秦时鸥肯定不信,“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现在这样子我更担心。”

“真的没什么,”奥尔巴赫笑道,“你别乱担心,秦。”

秦时鸥无奈的耸耸肩,道:“那没办法了,我只能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再检查也没事。”奥尔巴赫失笑,“我跟你说,人年老了,就是会有点小毛病,其实没什么大事。”

秦时鸥信了才有鬼,他看看时间,国内应该是晚上九点多钟,就给一个当医生的同学打了电话,说了奥尔巴赫的情况,问是怎么回事。(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