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5 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加更2/4

135.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加更2/4)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听了秦时鸥的描述,那人沉吟了一下,道:“你说他看上去很疲惫之类,这个不好说,几乎所有疾病都让人疲惫。但你说他呕吐的时候是喷射,那我估计是脑部可能有点问题,这是颅内压增高的典型症状!”

一听脑部有问题,秦时鸥就紧张了起来,那医生安慰他笑道:“别被吓到,颅内压增高有很多种原因,即使是最可怕的脑肿瘤,现在治疗起来也简单,而且颅内瘤一般是良性的,别担心。”

可是,秦时鸥怎么能不担心?

奥尔巴赫可以说他是在加拿大最亲的一个人了,老先生不远万里去了海岛市将他带到告别镇,改变了他的diao丝命运,后来又不遗余力的帮助他,这些恩情,他都牢牢记在心底呢!

奥尔巴赫听的懂普通话,秦时鸥面色沉重的放下电话之后,他就坦然道:“不用怀疑了,是的,脑肿瘤。”

秦时鸥心里一震,但脸上赶紧露出轻松微笑,道:“没事,现在科技和医术这么发达,小小的肿瘤,切掉就行了。”

看着秦时鸥,奥尔巴赫叹了口气,轻声道:“抱歉,秦,恐怕不行,我是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位置是在额叶。”

秦时鸥对医学的了解仅限于常识,他急忙手机谷歌,结果点开谷歌医学百科对这种疾病的介绍之后。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一种神经胶质瘤,是脑瘤中最致命的疾病……”

“这种脑瘤具有高侵润性,可大范围转移,与健康脑组织混合在一起。使得通过外科手术除去肿瘤而不引起严重后果几乎是不可能的……”

“该肿瘤容易从研发肿瘤分离转移,形成卫星肿瘤的癌细胞能够逃过治疗,常常引起复发……”

最后,是这样一句话:“该类肿瘤发展迅速,预后极差,患者多在2年内死亡……”

秦时鸥喉结跳动。吞咽着唾沫,奥尔巴赫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面色坦然,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

稍后是一阵沉默,秦时鸥现在也算是心里承受能力强了。他吸了口气调整状态,没有再提这件事,招呼孩子们过来吃早餐。

早餐依旧是煎蛋、煎咸肉、小香肠,主食是全麦面包、泡芙,饮料则是鲜奶和果汁。

孩子的感觉是很敏锐的,尽管秦时鸥和奥尔巴赫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他们却察觉到了一些问题所在,悄悄的看着两个大人。

不过四个人性格都比较内向。没有人询问怎么回事,讷讷的吃着饭。

吃完早餐,秦时鸥送他们上了大鼻子校车。回来之后对奥尔巴赫说道:“奥老爹,真的确诊了吗?那医院专家是什么意见?”

奥尔巴赫双手叉着放在桌子上,平淡的说道:“医生给出的意见是保守治疗,额叶这个位置比较特殊,另外我的年龄也偏大,恢复能力太差。如果动手术,那太危险。”

秦时鸥想了一会。说道:“我认为我们最好去波士顿瞧瞧,哈佛医学院的医生们或许有不同的看法。”

波士顿位于美国东北端。是距离纽芬兰最近的大城市之一,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就位于这座古老的城市,而哈佛医学院的内科尤其著名。

说完,秦时鸥就着急忙慌的打算收拾东西上路,奥尔巴赫拦下了他,道:“你之前不是问我前几天去了哪里吗?我去的就是波士顿,这个治疗意见,也是哈佛医学院颅内科克拉-皮赛尔教授给出的,另外,他是我的同学和老友。”

这下子秦时鸥愣住了,他不知道再说什么,看着奥尔巴赫平静的面容,他使劲摇摇头道:“不可能,奥老爹,一定有可以治疗你的办法!这世界上绝没有不可医治的绝症!我们这么有钱,我有一亿!我一定能找到治好你的办法!”

奥尔巴赫拉着他坐下,笑道:“秦,你有这份心思,我就很高兴了。事实上,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已经快七十岁了,也到了该见上帝的时候,只是早点或者晚点见上帝的事,不是吗?”

秦时鸥有些激动的说道:“当然不是,我一定会找到治好你的办法……”

话说完,他就跑上楼从网上调出了北美脑科方面权威治疗机构的联系方式,接下来的两天,他都在积极的联系各大医院的专家,了解这方面疾病的问题。

了解的越多,他就越害怕,不管是哪个医院的专家或者主治医师,得知一位年近七十的老先生得了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后,都主张用保守疗法,进行放射性化疗,能拖多久算多久。

西奈山医院多伦多分院一位脑科专家在看过秦时鸥传真过去的奥尔巴赫脑部核磁共振影像之后,无奈的告诉他:“这位老先生已经被上帝点名接见,至于什么时候接见他,那就只能看上帝的旨意。”

秦时鸥将奥尔巴赫接到了渔场,得了脑肿瘤,最难熬的就是睡眠,一旦陷入熟睡,就会因为脊髓液回流不畅导致的头痛,也就是医学上常说的清晨头痛。

这两天,秦时鸥因为要查阅治疗方案、联系医院专家经常熬夜到三四点,每到了这时候,他都能听到楼下房间奥尔巴赫的呻吟声!

就在他这边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6月10号,毛伟龙的电话打了过来:“禽-兽,哥们终于可以去见你了,明天下午的机票,看好时间,记得去圣约翰斯接我!”

想到能见到毛伟龙了,秦时鸥倒是高兴了一些,可这对奥尔巴赫的病情于事无补。

熊大蹲在他的身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忧愁,伸出肥嘟嘟的小爪子抱着他的小腿用大脑袋一个劲摩擦,似乎在安慰他。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秦时鸥挠了挠熊大毛茸茸的脑袋,这话说的有些违心,熊大那粗腰肥屁股,怎么也和小妖精扯不上边。

熊大伸出爪子去抓秦时鸥的手,想和他逗着玩,秦时鸥看到它爪子上遗留下的一个伤疤,这是上次被皇后蟹夹伤留下的,海神能量长合了伤口,却留下了这伤疤。

突然之间,秦时鸥心里一动,海神能量对动物的伤势有促进弥合的作用,那如果作用在奥尔巴赫的身上,会不会对治疗脑肿瘤有用处?

这个念头让秦时鸥的心‘砰砰’剧烈跳了起来,以前他从没将海神能量和人类联系在一起,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一下思维了。

想到不能直接做,万事都得做好准备,如果海神能量对治疗人类疾病没有用,那还好说,如果真能治病,他可得找个借口出来啊!(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