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1 拨款下来了加更4/7

171.拨款下来了(加更,4/7)

枪乌贼们没有在珊瑚礁久留,它们在渔场里游荡了一会,便果断向巨藻丛林游去。○

不是因为渔场海域深度不够,而是和它们生活习俗有关,枪乌贼喜欢藏身于瓶瓶罐罐或者海底礁石的沟沟角角里,珊瑚礁是它们喜欢的栖息地,但这里大型鳕鱼太多,而鳕鱼恰好是枪乌贼天敌。

这样,为了更好生存,它们选择了巨藻丛林。

除了特殊情况比如逃命时候,枪乌贼游泳速度并不快,它们平时依靠身体后部的三角形鳍做波浪式运动而前进。

四五百条大号枪乌贼组成的军团,那也是相当声势浩大的,它们靠近广袤的巨藻丛林之后,海蟒军团在大毒蟒的带领下出动了,霸道的拦住了它们的去路。

海蟒军团绝对是海中一霸,可枪乌贼们不害怕,它们回过身来露出墨囊,墨囊之中有发达的墨腺,这样墨囊一收缩,一股股浓黑的墨汁就喷射了出去。

一条枪乌贼喷出的墨汁不算什么,可是四五百条枪乌贼一起喷射墨汁,那威力就强大了。

只用了二十多秒钟,海蟒和枪乌贼所在水域就变成了漆黑一片,别以为这些墨汁只能阻碍对方视线,事实上里面还含有麻醉毒素,一些鲭鱼、小鲈鱼、鲳鱼被墨汁包裹住之后,慢慢的就失去了活力,肚皮朝上翻出水面。

当然,海蟒们就是玩毒的大行家,而且它们外表有黏膜皮肤保护,麻醉毒素影响不太大。

不过这时候它们对枪乌贼也没什么威胁了。枪乌贼们抓住机会,一起收缩外套腔。漏斗的喷水孔往外喷射水流,这样它们再度化为水中火箭。飞快的钻入了海藻丛林中。

海蟒们顿时明白它们被玩了,这让这群悍将愤怒无比,甩动船桨一样的扁平尾巴就追了上去。

秦时鸥只好安抚海蟒,让它们放过枪乌贼,否则这一场大战是免不了的。

黑蝶贝们在珊瑚礁上生存了下来,它们在墨西哥海湾的时候,就是生存在珊瑚礁上的,所以它们降落之后,伸出腹足缓缓挪动。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安营扎寨了。

珊瑚礁里的浮游生物远比荒凉的深海海底多的多,黑蝶贝们在这里可以生长繁衍的更快。

没问题了,秦时鸥收拢渔网让伊沃森收拾一下,他则先下了船,这会毛伟龙已经醒了,正在别墅前的草地上逗弄虎子和豹子。

毛伟龙找了一根烤肠,在虎子和豹子面前晃悠,虎子和豹子闭着嘴巴冷冷的看着他,好像在看小丑表演。

熊大都不稀罕。摇摆着肥屁股和大白在打闹。

看到秦时鸥,毛伟龙将香肠甩了过去,道:“你家这是什么破香肠,狗都不吃。”

秦时鸥接住香肠然后分成两段扔向小狗。蹲在地上的虎子和豹子腾空而起,张嘴各接住一段,落地之后摇摆着尾巴各种狼吞虎咽。

毛伟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良久,他才悻悻的说道:“你说你家的狗这是成精了啊?我喂的东西它们怎么就不吃?还有。瞧瞧它们这小眼神,把我当啥了这是。”

“你小子就没长个好样。要不是我和你同床共枕了四年了解你这孙子的心肝脾肺肾,那我第一次见你肯定把你当流氓打一顿。”秦时鸥抓住机会调侃他。

毛伟龙追秦时鸥,叫道:“来啊,看看谁能打……”

秦时鸥每天早起锻炼,又有海神能量对身体素质的改善,那速度和爆发力岂是毛伟龙能比的?

毛伟龙跑了没几步就喘粗气,连秦时鸥衣服都碰不到,虎子和豹子蹲在地上看两人打闹,停止之后,继续一起用眼神鄙视毛伟龙。

秦时鸥看熊大找了个地方又要趴下,想起对给它减肥,就一把拎起它让它跑步。

熊大才不跑步呢,那多累啊,它被拎起来之后四条胖腿一软,又趴下了。

后面,熊大索性耍赖,好像一团没骨头的肉一样摊在地上,你强任你强,清风拂山岗,你横让你横,老子就不动,反正耍流mang老子也是个好手,咱们就熬吧。

秦时鸥没辙了,轻轻拧了拧它那圆滚滚、肉呼呼的小耳朵骂了一声‘混账玩意儿’就走向别墅。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雪莉他们也吃饭晚,一直等到秦时鸥回来才一起吃。

雪莉做好了早餐,粗麦土司、煎肉、烤小香肠、煎蛋和水果沙拉,另外还有酸奶和热好的牛奶,正好供六个人吃。

伊沃森的早饭是煮鸡蛋和排骨米饭,他一直嚷嚷着要吃披萨,但早上哪有披萨,秦时鸥只能安抚他,许诺中午饭吃披萨。

一顿早饭,伊沃森吃了二十五个鸡蛋,排骨米饭则吃了一电饭煲,这个电饭煲是秦时鸥买了有时候招待沙克、海怪和尼尔森几家人时候用的,可是伊沃森自己一顿饭就能吃这么多……

“妈的,这家伙不去参加个迪尼斯大胃王比赛真是可惜。”毛伟龙吃着煎蛋困难的说道。

伊沃森对食物的质量和味道要求不高,能填饱自己的胃就行了,吃饱喝足自己刷了锅子和盘子,他就拍拍屁股出去了。

秦时鸥这边吃着早饭,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镇长哈姆雷打来的,问道:“怎么了,伙计?”

“秦,打扰你了,是这样的,有关沉宝湖治理亚洲鲤鱼的资金到位了,我想请你帮忙一起去买点水草的草籽之类。”哈姆雷愉快的说道。

“动作很快啊。”秦时鸥感慨了一声,又说道,“没问题,半小时之后码头见。”

毛伟龙问有什么活动,秦时鸥说带他去圣约翰斯逛一圈,然后回来射鱼。

听了这话。毛伟龙笑弯了嘴,他看过秦时鸥空间里射鱼的照片。一直在等着这项活动呢。

吃过早饭,秦时鸥照例拥抱雪莉感谢她做了这顿丰盛的早餐。然后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去圣约翰斯。

鲍里斯摇摇头,道:“不了,秦,我们今天打算去镇上做生意。”

“做生意?”秦时鸥问道。

“是的,去卖水饺。”鲍里斯愉快的说道,米歇尔问道,“可以吗,秦?”

秦时鸥很是惊喜,看来上次的集市模拟活动。让四个孩子开朗大方了很多,这可是好事,他挨个和他们击掌,说道:“太棒了,伙计们,去镇上赚那些家伙的钱吧,我想你们的饺子馆会和希克森老爹的饭馆一样著名的。”

雪莉甜甜的笑道:“我们就是在希克森老爹的饭馆旁边卖水饺。”

秦时鸥摸了摸她的柔顺金发,道:“很好,你们去吧。我就不陪你们了,我得去圣约翰斯一趟。”

四个孩子自己准备饺子馅和面皮,和面的工作交给了伊沃森,将水和面按比例调整好之后。伊沃森‘咣当咣当’几拳头砸两圈,这面就活好了。

加拿大的孩子接受的教育,是请别人做事要给予回报的。四个孩子给伊沃森的报酬就是一大碗水饺。

伊沃森一听有吃的,反正干活那叫一个积极。

带着毛伟龙去了小镇的码头。哈姆雷已经等在那里了,这位英国移民依然做传统贵族打扮。里面是雪白的衬衣,外面套了个小马甲,腿上是西裤,穿着光可鉴人的皮鞋。

秦时鸥这边,他和毛伟龙都穿着t恤和沙滩裤,脚上拖拉着人字拖。

给双方介绍了一下,秦时鸥对哈姆雷说道:“国会什么时候动作这么快了?往外散钱的事,枫叶城里的那帮政客少有这么积极的时候吧?”

哈姆雷笑道:“不积极可不行,亚洲鲤鱼已经直接对五大湖区构成威胁了,再拖延下去,我们就得喝混合了亚洲鲤鱼排泄物的水了。”

五大湖区是整个北美的生命线,这里的水产虽然多但不重要,重要的是供水。

秦时鸥笑了起来,上船之后他对毛伟龙说道:“你看,加拿大人就这么扯淡,喝个有鲤鱼草鱼啥生存的湖里的水怎么了?咱们老祖宗喝了几千年黄河水和长江水,出过什么事?”

毛伟龙也点头,于是两人找到共同话题聊了起来。

到了圣约翰斯,秦时鸥先打电话给大脚雷耶克,现在双方成了合作关系,雷耶克光是做掮客就赚了不少钱,他帮助秦时鸥联系鱼苗、渔场和海藻草籽等,都没有出过问题。

“这次要弄点什么,伙计?”雷耶克开车过来接一行人,哈姆雷带着两个政府的公务员。

秦时鸥看雷耶克身上的工作服都有油污,问道:“怎么了?你在忙什么吗?”

雷耶克哈哈笑道:“没什么,我来得及没换衣服,店里先弄了一批atv车,我组装调试了两台,搞得身上沾了不少油污。”

“atv车?”秦时鸥感兴趣的问道,“带我去看看怎么样,我对这玩意儿很感兴趣。”

雷耶克知道秦时鸥是土豪,一听他感兴趣,顿时笑道:“看,生意来了,你这次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跑来接你吧?”

秦时鸥介绍了哈姆雷,道:“这才是大客户,我们要买水草的草籽,第一阶段至少要十万元到十五万元。”

现在是盛夏,最适合播种草籽。

雷耶克点头道:“这很简单,我给我的老伙计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业务经理过来,和你上次的海藻草籽是一个商家,‘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

哈姆雷点点头,他对秦时鸥说道:“可以,我问过圣约翰斯的渔业部门,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是咱们这里最大、最正规的植被行业公司。”

“他的价格也会是最低的,相信我就好。”雷耶克自信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