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2 圣约翰斯的市场5/7

172圣约翰斯的市场5/7

等待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客户经理的时间,秦时鸥先办了点事。

因为要射鱼,所以得给毛伟龙准备一把弓,雷耶克推荐了入门级的反曲弓,价格实惠、简单容易操作,很好上手。

毛伟龙选了一把碳纤维片和玻璃纤维为主体做成的反曲弓,他跟着一个射技比较好的员工去练习了,秦时鸥则去看了atv车。

atv是个缩写,名称全拼为atvall-terrain-vehicle,加拿大人和老美都喜欢叫它名字缩写,意思是‘适合所有地形的交通工具’,一般在国内,比较正式的称呼是四轮全地形车,比较通俗的称呼,就是沙滩车了。

实际上,沙滩车这个名字是错误的,甚至称呼为全地形四驱动越野车都要比沙滩车更正确,不过这个名字太啰嗦,不符合国人的习惯,而因为这种车子有宽大的轮胎,容易行驶于沙地,因而误解被称之为沙滩车。

秦时鸥买沙滩车就是想在他的海滩上驾驶,得知这一点,雷耶克笑了,道:“不,伙计,如果只是在海滩上开的话,那普通的小atv就可以。我要给你看的可不是这样的小家伙,我的车子品质良好、性能优良,不仅能行驶在沙滩上,还能在河床、林道、溪流甚至更恶劣的沙漠行驶。”

走到维京人渔业商店,门口两旁矗立着两款大型atv,也就是沙滩车。

这两辆沙滩车一红一黑,造型简单粗犷。四个大轮胎足有半人高,好像一辆小坦克一样。

雷耶克介绍道:“这是北极猫thundercat-1000-h2。就像h2悍马越野车一样霸道,车子是六百磅。轴距是52.5 in.,油箱容量19l。”

“发动机是v型双缸、sohc单顶置凸轮轴的型号,四冲程,四气门,绝对够劲。”

“发动机排量是951cc,气缸是92mm x ,档位是自动cvt ebs和倒档都有,前胎尺寸是25 x 8-12,后胎尺寸25 x 10-12……”

雷耶克是个机械狂人。说起摩托艇或者这种沙滩车,那叫一个滔滔不绝,后面又介绍了什么前悬挂、后悬挂,还有前制动、后制动之类,数据太多,专业名词太多,秦时鸥给听郁闷了。

“打住,伙计,直接告诉我价格。你这里所有车子款式的价格。”秦时鸥头疼的说道。

雷耶克拍着黑色车子道:“这个是北极猫thundercat-1000-h2,价格是一万五,算是最好最经典的款式了。另外还有雅马哈、庞巴迪、本田、川崎、北极星、铃木、ktm等品牌……”

“日货就算了,我不喜欢日本人的东西。”秦时鸥说道。刚刚过来的毛伟龙对他竖起大拇指,两个人笑着来了个击掌。

雷耶克耸耸肩,道:“哦。那你最好选择北极猫或者北极星,这都是美国佬造出来的玩意儿。”

秦时鸥订了一台北极猫h2。这家伙越野能力出众,以后可以开着它在镇子上兜风。甚至能爬山越岭,这玩意儿可不要驾照。

往里走,还有人在装卸沙滩车,秦时鸥一看,竟然有一台小号的车子,这车的高度只达到他的大腿根,轮胎不过有三十公分左右,通体金黄,看上去可爱又有一丝霸道。

“这还有小号的?”秦时鸥问道。

雷耶克点点头,道:“这是庞巴迪幼狮s200,发动机排量……”

秦时鸥无奈的摊开手,雷耶克明白他的意思,笑了起来,道:“好吧,我就不说具体参数了。简而言之,这车性能不错,速度不会提的很快,最高40迈,适合孩子驾驶,另外相比成人车,这车子特意装备了自动护栏弹起系统,价格是一万一。”

“竟然不比大车便宜多少?”哈姆雷好奇的说道。

雷耶克介绍道:“大车子,贵在发动机和轮胎上,这小车子也贵在防护系统上。”

秦时鸥将银行卡递给雷耶克,道:“两辆,伙计,送到我的渔船。”

“看,一笔生意。”雷耶克接过银行卡笑着挥了挥手。

外面一个服务员进来说道:“头儿,比尔-萨奇到了。”

雷耶克带着几个人往外走,同时介绍道:“比尔就是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的客户经理,一个不错的家伙,很严谨,生意上的事找他没问题。”

在门口,秦时鸥看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白人。

这人应该和奥尔巴赫一样也是犹太人,金色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大热天竟然还穿着笔挺西装和白衬衣,脖子上挂着一条蓝色领带,手里提着个公文包,脚上皮鞋亮的能和哈姆雷一较高低。

握手之后,比尔-萨奇先拿出自己的名片,双手拿着,挨个人送了一张。

哈姆雷很自然的也礼貌的送上一张,秦时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奶奶滴,奥尔巴赫不在身边,他这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啊。

没有奥尔巴赫,秦时鸥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暴发户,可以说,当初奥尔巴赫确诊脑肿瘤后,最担心的就是秦时鸥,所以他一定让秦时鸥抚养四个孤儿,以此来敦促他快些成长、快些成熟。

结果,现在他的疾病被控制住了,而且在海神能量的改善下,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待在渔场每天上午伺候蔬菜果树、下午泡温泉、晚上辅导四个孩子的功课,似乎很爽的样子。

交换了名片,比尔就和哈姆雷等三人开始谈草籽的相关问题,他确实很严谨,哈姆雷一说他们来自告别岛。他立马就拿出一份资料,道:“这是沉宝湖的湖水检测报告。里面详细记录了湖里现有的水草种类和大致比重。”

秦时鸥也得到了一份,这份报告一共二十来页。里面数据缺失详细,水草种类和比重从1990年开始,每五年有一次检测,数据都记在里面。另外,报告还有亚洲鲤鱼对各种水草的偏好程度。

显然,比尔的功课准备的很好,他知道告别镇这笔钱的来源,也知道这笔钱的用处。

等他们看完了,比尔介绍道:“对于内陆湖。水草是很必要的,它是许多水生动物的栖身地和庇护所,同时,也为许多动物——如水螺、水鸭、水鸟、青蛙等提供食物。最重要的,是为鱼提供氧气。”

“我建议你们要加大有关北美皇冠草的种植,这种水草能更好的吸收动物和鱼的排泄物,制造氧气的能力很强大,最重要的是,它是亚洲鲤鱼不能食用的几种水草之一。”

哈姆雷听了这话。咳嗽一声,低声道:“比尔,有一点我要说一下,我们这次买草籽目的不是为了限制亚洲鲤鱼。我们的目的是更好的塑造一个湖区的生态系统……”

比尔有些疑惑的眨眨眼,道:“塑造生态系统?”

秦时鸥一看这样谈不行,哈姆雷这家伙当惯了政客。说话喜欢遮遮掩掩,比尔理解起来显然困难。就直说道:“我们要采购的水草,无所谓亚洲鲤鱼吃不吃。只要本土鱼类喜欢吃就可以了。”

比尔皱起眉头,道:“那你们不打算遏制亚洲鲤鱼的繁衍吗?”

秦时鸥笑了起来,道:“这个我们已经找到了办法。”

比尔点头,道:“那这样事情就很简单了,只要按照十年前沉宝湖的水草种类和比重,重新将水草的草籽撒一遍不就可以了吗?”

这个方案迅速通过,加拿大的地方政府有这个好处,只要财政公开,那很多问题可以一步到位的通过,不用开这个会讨论、开那个会讨论之类。

比尔将草籽的种类和价格都摆了出来,哈姆雷和秦时鸥带着他的两个手下一起研究了一下,确定初步购买十二万总共四十八吨的水草草籽。

水草的草籽比海藻要贵一些,另外这十二万的款项当中,有飞机租赁费和人工费。

事情商讨的差不多,剩下的就是签合同,这个比较严峻,需要律师在场才能进行,双方没有带律师——严格来说是秦时鸥和哈姆雷一方没有带律师,比尔竟然有律师资格证,难怪性情这么严谨!

依然是雷耶克请客吃饭,如果在国内,为政府办事,政府怎么着也得意思一下请一顿饭,这在加拿大是想都别想。

吃过午饭,哈姆雷等人要去请律师拟定合同,秦时鸥和毛伟龙则在圣约翰斯的市场逛游了起来。

两人一人先买了一杯水果雪冰,喝着酸酸甜甜的凉爽雪冰,慢悠悠的在市场阴影里走着,毛伟龙道:“这里的生活节奏真慢,在这种地方生活,才叫生活,在京都?那叫生存!”

秦时鸥道:“你就别感慨了,赶紧看看有什么要买的?”

“你请客?”毛伟龙贱笑道。

秦时鸥掏出手机给他拍了张照片让他看,毛伟龙莫名其妙,秦时鸥嬉笑道:“我让你照着照片看看你脸多大,让你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我请客,你做梦?”

恰好走到了一个卖t恤和短裤的流动推车摊前,这是纽芬兰的一种特色,一些小商贩售卖衣物并不是摆地摊,而是有类似国内早餐车一样的小车子,衣物鞋帽都摆放在里面。

这么做不是为了避免遇到城管啥的赶紧跑,是源于传统,海洋渔船贸易的传统。

两人走到的摊车中,挂着几件t恤,竟然很有华夏风格,衣服上印着润之头像、雷锋头像等等,还有的t恤上面印着润之语录,什么‘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你们就像点钟的太阳’等等之类。

搞笑的是,估计老板不认识汉字,有两件衣服印的话太有意思了,一件是‘你若酒驾我就改嫁’,另一件是‘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把秦时鸥和毛伟龙笑喷了。

这种衣服很便宜,一件只要十五元,秦时鸥各种样式都挑了一件,以后穿这衣服也挺个性的,其中‘放火烧山牢底坐穿’,他直接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