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 捕鱼船4/5加更求最后双倍

182.捕鱼船(4/5,加更求最后双倍月票)

7月1号,秦时鸥先整理了这个季度渔场的收入和支出的票据传给德勤渥太华分部的总经理安东尼-怀特,然后联系比尔,准备订购纽芬兰海带幼苗。

六月和七月是海带出苗的好时候,这个时间是所有想要种植海带的渔场最忙碌的时间。

比尔带人来查看了一下渔场,选定海带种植水域。

在海带养殖流程中,选择养成海区是第一项准备工作,然后是部署养殖筏架,再把海带苗运输到养殖场,进行幼苗的暂养,后面还要经过分苗、养殖,然后才能收获。

海带对生长环境要求很严格,尤其是秦时鸥选用的纽芬兰海带传统种,也是传说中味道最好、营养最丰富的品系。

“你真的不愿意尝试一下北太平洋-北大西洋杂交海带品种?这种海带的产量要比传统种高的多,实验室理想条件能增产400,渔场环境中增产250很简单。”比尔努力想要说服秦时鸥换品种。

秦时鸥摇头不答应,他说道:“我只走高端路线,杂交品种产量提高了,可是味道和营养价值有所降低。”

比尔解释道:“不会降低很多,口感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秦时鸥笑道:“名牌和地摊货的区别就在那一点,点上,可就那一点点,有人就愿意多掏出一倍乃至几倍的差价买名牌。”

开什么玩笑,他有海神能量这个金手指,还用担心海带产量提步起来?看小岛西北海域的巨藻丛林。那就是榜样。

比尔耸耸肩,客户是上帝。既然上帝已经做出了最后决定,他最好别妄图去更改。

海带对生长环境要求是很高的。首先是底质,也就是扎根的海底,以平坦的泥底和泥沙底为最好,较硬的沙底次之,稀软泥底最差。

大秦渔场近海的海底大多是岩礁底质,这样也能接受,沙克给海带养殖场打过工,算是懂行的人,说道:“岩礁海底。海带比较难以扎根下去,可只要扎根成功,就不容易被海风、浪潮拔出来。”

还要考虑的元素有水深,海带秋季种下,成长是在冬季,而近海水域在冬夏两季有潮涨潮退的区别,海带生长环境一般需要在冬季大干潮时水深5米以上的海区。

另外有水流、风浪因素要考虑,要检查透明度和营养盐情况,最好的养殖区是水流快、流量大但风浪小。要有较好的透明度,这样海水透光性好,海带才能生长快。

营养盐含量主要检查含氮量,标准是在每立方米一百五十毫克以上。其他的氧气含量、海盐含量更没问题,大秦渔场的海藻密度估计是全世界海域中最合理的了,不至于多到要发生赤潮之类的情形。也不少,提供的氧气很充沛。

至于海带生长环境要求最严格的污水情况。这个不用检查,告别岛现在一家工厂都没有。生活污水也有污水处理站,不会直接排入大海中。

检查过之后,比尔带来的海水产分析师一个劲感叹:“上帝,这渔场真是得天独厚,氧气充沛、营养丰富,海水透明度也高,简直就是黄金般的渔场。”

秦时鸥笑道:“是的,我的渔场迟早会出产黄金。”

出产黄金为时尚早,但出产白银就没问题。

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的比利-斯特默晚上的时候又打来电话,秦时鸥知道他的目的,索性跟他摊牌,说道:“邓氏鱼号的打捞问题已经结束了,伙计,船上的白银我已经全捞上来了,所以如果你是想和我一起打捞邓氏鱼号,那我只能说抱歉了。”

比利一愣,连忙道:“那恭喜你,秦,能问一下你用的是哪一家打捞公司吗?另外,你的白银打算怎么处理?哦,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我认为我们公司在这个行业做的比较久,可能有一些经验对你有帮助。”

秦时鸥道:“我用的是私人打捞队,邓氏鱼号沉没的地方不算深,只是比较隐蔽而已。至于那一百吨白银,我肯定要出售,现在还没想到出售的办法。”

比利给他出主意道:“那你得小心点,秦,你是一个渔场主是吗?你先赶紧将白银转移到自己的渔场里去。然后不要说是从邓氏鱼号上捞上来的,随便编一艘没有名字的沉船就行,最后,银板你最好重新烧融提纯再出售。”

虽然比利说的很笼统,但却是一整套的流程,显然人家确实是这方面的专家。

秦时鸥考虑了一下,道:“比利,我的伙计,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得到邓氏鱼号上的船长日志,这样我们不妨做个交易,你帮我处理这一百吨的白银,我可以给你提成,也可以将船长日志借给你使用。”

一听这话,比利大喜,叫道:“秦,帮你处理白银没问题,我不需要提成,但我希望你不是借给我那份日志,而是送给我。”

秦时鸥一愣,一百吨的白银,如果成功出售,那提成至少上百万,这个比利竟然不要这么多钱却只要一个船长日志,这是什么道理?

他心里警惕起来,美国佬虽然总是做出一副大大咧咧、粗鲁憨厚的样子,其实这帮混蛋精明的很。

这样,秦时鸥就试探的说道:“伙计,我不知道这份船长日志有什么秘密值得你放弃上百万的收益。但是我要提前告诉你,别对这份日志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因为它几乎已经被泡烂了,很难看清上面的内容。”

这比利是聪明人,一下子明白了秦时鸥的意思,解释道:“秦,那份船长日志,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废物,它没有考古价值,也没有隐藏什么宝藏信息。”

顿了顿,他又说道:“但是,那日志对我们公司很有用,因为我们公司正在和该死的荷兰政府打官司!这样,我下周去圣约翰斯,和你细谈白银与日志的事情,行吗?”

没什么不行的,秦时鸥答应下来,反正这里是他的地盘。

约了个大概时间,秦时鸥挂了电话,海神意识进入海洋之中。

他这次先去看了黄鳍鲔大黄,嗯,这家伙挺听话,陪同给它戴了绿帽子的老婆在巨藻丛林区慢慢游荡,几条海蟒陪同在周边做保镖秦时鸥可不想哪天他去海里一看,黄鳍鲔夫妇已经落入某条鲨鱼的肚子里。

然后他准备控制大蓝鳍金枪鱼去深海逛一逛,结果海神意识一转移过去,头顶老大一个阴影!

日,这怎么回事?秦时鸥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好在随后他听到了轮船马达轰隆隆的咆哮声,这才明白头顶的是一条大渔轮。

而在大蓝鳍金枪鱼周边,落下了不少一块块的鲱鱼段,这些鱼段被切的很工整,显然是人为的。

也就是说,渔场上的人已经发现了大蓝,正在切着鱼段勾引它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