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3 头盆菜5/5双倍月票之最后疯狂

183.头盆菜(5/5,双倍月票之最后疯狂)

这些鱼段整体呈一条斜线在海水中飘荡,很显然,这是专门用来引诱蓝鳍金枪鱼上钩用的鱼饵。

秦时鸥了解猎捕蓝鳍金枪鱼的步骤和手段,现在是有人在抛饵,而且这抛饵的还是个高手,看鲱鱼段在海水中排布的形状和顺序,就知道抛饵的频率是多么合理。

他可以预想到,只要顺着这些鱼饵往前游,那最后一定能碰到专门用来钓蓝鳍金枪鱼的活饵。

果然,他控制蓝鳍金枪鱼顺着鱼饵游了过去,不一会看到一条二十多公分的大西洋鲱鱼在疯狂挣扎,这个活饵就是垂钓者的最终杀手锏。

秦时鸥不知道现在是在什么水域,纽芬兰靠近美国,所以有一段大西洋是公海,如果大蓝是跑到了公海的海域,那他就别耽误人家捕鱼船的工作,直接离开就行。

如果大蓝不是跑到了公海,而是在他的渔场,那他就必须得管一管了:

大蓝的活动空间一般就是他的渔场和公海,告别岛就在加拿大的最南边,别说继续往南,就是西边便已经是美国的奥古斯塔和波士顿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广袤的海洋在,大秦渔场这一段其实是比较狭窄的,因为这片海域只有三家地盘:北面的海域是大秦渔场,南面是美国的海域,中间就是公海。

当初秦时鸥发现的邓氏鱼号,事实上就是在公海的领域发现的。

控制海神意识在周边巡视了一下,秦时鸥找不到什么具体坐标,他大概估算了一下。这艘船应该还是在公海上,这样就没什么说的了。他直接带着大蓝离开。

他刚刚离开,一条大青鲨就循着鲱鱼段兴冲冲的冲来了。看到那条秦时鸥不屑一顾的鲱鱼活饵,它张大嘴巴就吞了进去。

结果,这东西吃进去容易吐出来难了,尖锐的鱼钩直接卡在了它的腮上,让它剧痛无比、奋力挣扎。

“上钩了!它上钩了!快快快!抓住鱼竿,看看这是不是一条蓝鳍金枪鱼!刚才从声呐屏幕看,可是个不小的家伙!”船上响起了几个渔夫的欢呼声。

在海底游荡了一会,没有什么新发现,深海世界的大鱼还是挺多的。但秦时鸥想要的珍贵鱼种就很罕见了。

鳕鱼、马鲛鱼之类这边也挺多,但秦时鸥的渔场里比这里还多,游荡了一会没什么收获,他就回来睡觉了。

一觉到天亮,秦时鸥早起锻炼回来的时候,看到小黄鼠一家蹲在一棵树莓下,他刚要过去摘几个果子给它们,结果一个棕红的身影在灌木上闪了闪,小明露出了小脑袋。嘴巴一张咬断了几个果子的柄。

看到树莓落下,小黄鼠一家兴奋的凑上去,一人抱起一个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五个小崽子这会都长出了短短的绒毛,看上去毛乎乎、肉嘟嘟的。很是可爱。但它们现在还没有长出和母亲一样的黑色条斑,否则更好看。

到了菜苗地,秦时鸥看了看。这些蔬菜长得很快,好几样已经可以吃了。

他挑开黄瓜蔓找了一会就找到了一根碧绿的小黄瓜。十四五公分长,通体碧翠、绿的垂涎欲滴。形状曲线流畅,卖相很好。

这种黄瓜在秦时鸥老家有个名字叫‘旱黄瓜’,是趴在地上长得,色泽黄绿,一般长不了很大,在外面很难买到,起码加拿大是没有这种黄瓜的,所以他才要从家里带种子。

摘下这根黄瓜,秦时鸥用手擦了擦,就‘嘎嘣’一声咬下一段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他的蔬菜都没有用化肥、农药,所以干净的很,这才是真正的纯天然绿色蔬菜。

不知道是纯天然的缘故还是海神能量改造的缘故,这黄瓜味道很香。

是的,味道就是一个香,不算甜,但有一种浓郁的清香味,吃在嘴里让人感觉蔬菜瓜果就应该是这个味道,这种特别的味道没法形容,说的文青一点,就是大自然的味道。

‘咔嚓咔嚓’一口气吃完,秦时鸥将黄瓜尾巴扔在地上,一只小黄鼠崽子欢快的跑过来,叼在嘴里也‘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看上去吃的比树莓还欢乐。

秦时鸥找了找,又发现了几根可以吃的黄瓜,最大的一根比他摘的那根还要长一些,至于小黄瓜就更多了。

毫无疑问,黄瓜对小黄鼠的诱惑力还要超过浆果,可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黄瓜,小黄鼠们竟然没有偷吃?

秦时鸥眨眨眼看着小黄鼠们,小黄鼠妈妈抬起头也眨巴眨巴眼看着他,黑黑的小眼睛里有一种和小明它们差不多的灵动。

奶奶的,日了狗了,秦时鸥挠挠头,他记得自己没有给小黄鼠们灌输海神能量,那它们怎么会这么的聪慧?

疑惑之下他就做了个试探,先摘了一根嫩黄瓜,自己吃了一半,剩下一半分成几块给了小黄鼠一家。然后,他将黄瓜的藤蔓拉开,露出了几根黄瓜,做完这一切他就悄悄走开,找地方躲着看。

果然,小黄鼠们对黄瓜很感兴趣,各自捧着一段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几个小崽子看到露出来的黄瓜,就‘唧唧’叫着跑过去要啃着吃,结果母黄鼠冲上去用嘴巴挨个叼了回来,不让小崽子们去碰黄瓜。

‘嗒’,秦时鸥嘴里含着的黄瓜掉到了地上,眼睛瞪的老大,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要说这母黄鼠没有被海神能量改造过,打死他都不信!

带着满腹疑惑,秦时鸥回到别墅。

雪莉又起来做好了早餐,他说了几次,女孩不听,每天都起床做饭,这样久了他也就当做自然了,女孩子学着做家务未必不是好事。

鲍威尔起的也早,一脸朝气蓬勃的样子,手里抓着手套,看来刚刚去收拾他的海饼干了。

米歇尔和戈登陆续起床,秦时鸥等他们上了餐桌,说道:“菜园里的蔬菜熟了,下午你们回来之后,咱们一起去摘菜,晚餐我给你们做一顿华夏风格的蔬菜大餐,好不好?”

戈登和鲍里斯击掌庆贺,雪莉问道:“那我能跟你学吗?”

“当然欢迎,我的厨房小助手。”秦时鸥吃了块老嫩适宜的煎蛋微笑道。

米歇尔抱着篮球去上学,秦时鸥想起自己把球交给这孩子之后,一直没有带他玩过,就说道:“米歇尔,好好练习一下球,周末咱们镇上要组织篮球训练,我带你去参加,好吗?”

米歇尔受宠若惊一样的急忙点头,兴奋的小脸都红了。

秦时鸥一直对米歇尔的性格问题感到无奈,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其他三个人性格都开朗大方很多,只有米歇尔变化不大,他似乎关闭了自己的心扉。

等沙克一行人来了之后,秦时鸥让他们通知一下家人,晚上到他这里来吃饭,庆祝菜园里的蔬菜可以吃了,毕竟这菜可不是他一个人种植的,人家沙克和海怪出的力量更多。

稍后,尼尔森和沙克开船出去巡航,没多久,船就回来了,沙克表情凝重,道:“boss,有美国人的渔船开进了咱们的渔场!”

一听这话,秦时鸥下意识的就想到了昨晚出现在公海的那艘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