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4 胜利1/5

184.胜利(1/5)

秦时鸥站了起来,道:“怎么回事?”

沙克说道:“我们刚才去巡航,看到一艘挂着美国佬旗子的渔船已经进入了咱们的渔船范围,看样子是波士顿或者奥古斯塔、普罗威斯登那边过来的船,咱们得让他们滚蛋!”

纽芬兰渔场曾经是世界上资源最丰茂的海域之一,鳕鱼资源尤其丰富,后来就是美国捕鱼船的进入,才造成了渔场的枯萎,因为是他们带动了加拿大的捕鱼船使用全自动机械化捕鱼设备。

当然,在秦时鸥看来,纽芬兰渔场的破产还是加拿大人自己的原因,总不能怨人家美国人带来了新技术吧?这不是典型的拉不屎来嫌地心引力不够吗?

不过,推卸责任是人类的正常特点,不分种族,加拿大人将责任推到美国人身上也喜闻乐见。

这样再加上加拿大和美国的海域紧紧相邻,公海面积太小,两国渔民出海捕鱼出现摩擦很常见,所以两国的渔民互相之间极其不待见。

在公海捕鱼秦时鸥不管,但他可不能让美国佬到自己的地盘来捕鱼,这样得到消息,他挥挥手就带着所有人上船出发准备去交涉。

同时,尼尔森打电话给了加国的海岸警卫队,让他们派遣快艇去赶走美国佬。

【-,ww$w. 渔民们纵横七海,都是块头大、身强力壮、脾气暴躁之辈,即使是同国同胞在渔获争端中都可能打起来,更别说这两个国家的争执了,所以渔民出海一般都带着武器的。

为了追求速度。秦时鸥出动了东南亚风格的敞首艇,尼尔森驾驶。海怪和伊沃森都坐在上面,他和沙克先行骑着摩托艇一马当前冲了出去。

在敞首艇的驾驶室里。是一支支雪亮的ar15、sig、雷明顿之类的步枪,枪械旁边则放着小箱子,一个箱子里是装满子弹的弹匣,其他的箱子里全是黄澄澄的子弹。

不过沙克安慰了秦时鸥,这些兵器只是起震慑作用,一般海上争执不会真的动枪动炮,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要引发两国外交纠纷了。

暗夜雷神呼啸着冲破海浪疾驰而去,浪花滚滚被摩托艇切开,秦时鸥身上很快就湿漉漉的了。但他还是一个劲的加速,同时海神意识放出,到达渔场边缘的位置。

果然,昨晚那艘渔船已经靠近了他的渔场,巨大的拖网放入水中,将水中的鱼不管大小一网打尽。

秦时鸥眉头一皱,海神意识跟随渔网而动,驱赶走了周围的海鱼,这样渔网后面就很难再捕捉到鱼了。

尽管摩托艇速度飞快。可秦时鸥还是觉得太慢,海洋太广袤了,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过的太悠闲,也太小农意识。给渔场的强化不够,回头得赶紧买直升机了。

相比陆地,海洋实在是宽阔的无边无际。摩托艇开出两个多小时,才看到了那艘船的影子。

秦时鸥抓起摩托艇上的望远镜看了看。这艘船上确实挂着美国星条旗,他往船舷看。模模糊糊的看到一行字母:花花公子号。

看到这艘船,秦时鸥从摩托艇上站了起来,再度加速,摩托艇发出愤怒的咆哮,发动机以每分钟9600转的转速和620马力的功率开始运行,如海神射出的利箭,向渔船的方向冲去。

渔船上的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两艘摩托艇,一个青年走进驾驶室对船长说道:“比尔博船长,有人来了,应该是加拿大的渔场主。”

花花公子号的船长是个年逾半百的臃肿白人,头上戴着一条头巾,两只眼睛下挂着浓重的大眼袋,但眼睛精光闪烁,显然这是一个精明的老渔夫。

“没事,继续捕捞,加拿大人都是软蛋。再说了,你看他们连直升机都没有,竟然开着摩托艇来和我们交涉,真是太搞笑了。”船长轻蔑的说道。

侵入大秦渔场的是一艘一千吨级渔船,这已经算是大渔船了,可以实施近距离深海捕捞作业,让它在大秦渔场转一圈,那现在的大秦渔场得减产百分之十。

靠近庞大的花花公子号,秦时鸥的摩托艇就像是小蚂蚁,但他毫无畏惧,扭动车把,驾驶着摩托艇围绕着这渔船转圈。

秦时鸥的行驶轨迹算是一种海洋船语,意思是请你们减速停下,对方显然不买账,依然在往前开。

秦时鸥暗道你开你就开,反正你拖网范围内屁鱼没有,你就在这里浪费柴油吧,等老子的武装力量来了再干你。

没过多久,跟在后面的敞首艇也赶到了,尼尔森吩咐伊沃森手持雷明顿站在甲板上,风浪袭来,他也不闪不避,任凭海浪拍打在身上,恍如一座强悍的雕像。

秦时鸥收下伊沃森选对了,这家伙只要带上暴龙墨镜遮掩住幼稚的眼神,那只看他的大光头和彪悍的体型,特别有震撼力,这种人只要往银行里一站,即使什么都不干,都会被当做抢jie犯给抓起来。

看到敞首艇,花花公子号总算谨慎了许多,臃肿的白人船长趴在船头盯着手持雷明顿的伊沃森看了一会,头皮有些发麻,嘟囔一声‘该死的加拿大软蛋’,就示意大副减速。

秦时鸥让尼尔森接通花花公子号的无线电,冷冷的说道:“先生,你已经侵犯了我国海域,我建议您最好赶紧离开这里,等海岸警卫队来了,就不会像我这样礼貌文明了。”

白人船长咳嗽一声,粗糙的声音传了出来:“伙计,你太敏感了,这里还是公海呢,我们有公海捕捞许可证,不管谁来了,都不应该指责我们。”

“去你的公海,睁大你的眼睛,这已经是我们的私人渔场了!”沙克暴躁的怒吼道,他给秦时鸥使了个眼色,又低声道,“不用讲道理,海上没有道理可以讲,只要吼叫和咆哮就行了。”

海怪对伊沃森点点头,后者按照吩咐,单手抓着雷明顿,右臂高举枪口指向天空扣动扳机:‘轰轰轰……’

看到伊沃森开枪,渔船上的人顿时就害怕了。他们毕竟只是渔民,到了海上虽然就放肆了一些,但本质还是安分守己的普通百姓,一旦动用枪支对他们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没人想要出海捕鱼出现什么伤亡,他们是来捕鱼养家糊口的,而不是来打仗争夺地盘之类的。

狡猾的白人船长这会也没辙了,大副为难的看着他,道:“伙计,我们也要动枪吗?”

白人船长苦恼的挠挠头,他们要是动枪,一旦被海岸警卫队抓住,那事情性致就变了。

北美民情是这样,如果有陌生人入侵你的家,你有权持枪威慑对方。

另外,现在捕鱼越界,即使被海岸警卫队查到,那船上的人只要解释说自己没有弄清边界线不小心越界就行,可一旦他们也拿出枪来,那就是赤果果的入侵行径了。

白人船长不甘的看了对面小船一眼,他没想到秦时鸥一行人这么强硬,一言不和就拿出了枪来,这样为了安全,他只能无奈的说道:“船调头,返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