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5 渔场建设忙2/5

185.渔场建设忙(2/5)

渔船开始掉头,不过臃肿白人船长使坏,对大副眨了眨眼,后者明白,转动方向舵,让渔船从敞首艇旁边切过。

这样,渔船转动带起巨大的海浪,这些浪花都有两三米高,直接扑着敞首艇就来了。

沙克一脚油门踩下去,敞首艇也猛的转弯,而且加速度更快,水浪只能望而生叹,根本追不上敞首艇。

“哼,老套的把戏……”沙克轻蔑的说道,“老子五岁的时候就这么干过了。”

敞首艇后面,秦时鸥满身海水,却变成了落汤鸡。

沙克回头一看,顿时尴尬,道:“boss,你怎么不躲避?”

秦时鸥暗骂马勒戈壁老子怎么知道这时候要躲避?刚刚他看花花公子号准备掉头了,就放松了警惕,离开敞首艇上了摩托艇准备离开。

他这边刚跨上摩托艇,那边渔船就切了过来,敞首艇倒是反应快躲过去了,他则完全没做好准备,被海浪掀了个满脸开花。

渔船上的美国水手哈哈笑了起来,有几个人指着秦时鸥怪叫不已:

“去吃屎!”

“海水好喝吗?我们管够!”

“可怜的黄皮猴子,他要变成落水猴了!”

一直站,在甲板上装酷的伊沃森最先反应过来,他给手里雷明顿上膛,对着花花公子号就开枪:“咣!咣!咣!”

这次可不是瞄准天空,伊沃森的枪是对着花花公子号的船舷上缘开枪的,瞄准的是那些正在怪叫的渔夫。

渔夫们被吓坏了。好在雷明顿射程近,鹿弹飞到距离敞首艇四五百米的花花公子号上的时候早就没劲了。没有伤到人。

不过,子弹噼里啪啦撞击渔船钢铁船舷的声音依然很恐怖。那些渔夫顾不得再讽刺秦时鸥,纷纷惊恐叫着趴下身躲避。

伊沃森挥舞着雷明顿怒吼道:“混蛋!混蛋!混蛋!打死你们!伊沃森要打死你们!”

尼尔森赶紧上去卸掉伊沃森的枪,这东西是用来做威慑用的,可不敢真的对着人开火,一旦引发暴力冲突,那吃亏的肯定是开着小船的他们!

果然,花花公子号上有人气不过,已经架起了高压水枪。

这个东西才是渔船上的大杀器,射程比普通步枪还要远。便于操作,破坏力正合适,一般海上两个渔船上的人对打,都是先动用这玩意儿的。

好在,一艘挂着加拿大国旗和海岸警卫队战旗的快艇从远处破浪而来,上面站着一些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卫队队员,隔着很远快艇上的大喇叭就喊话:“花花公子号、花花公子号、花花公子号,你们已经侵犯了加拿大领海,听到警告请离开加拿大海域。重复一遍……”

见此。渔船上的渔夫们收敛,赶紧收起高压水枪,花花公子号也加快了撤离的速度。

秦时鸥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他看着船上嚣张的美国水手笑了笑。海神意识撒出去,快速找到一群正在捕食的噬人鲨,这些鲨鱼成年有七八米长。身躯庞大、牙齿锋利,是海中的霸主。

海神意识控制这些大鲨鱼。冲着花花公子号还撒在水里的渔网就冲了上去。

花花公子号驾驶室里,臃肿白人船长正在笑呵呵的身边几个人谈论刚才被淋了一身海水的秦时鸥。声呐探测仪突然发出了‘哔哔哔哔’的尖锐叫声。

声呐探测仪是渔船的必备器材,功能就是放出雷达波探寻大鱼,它可以利用声波在水下的传播特性,放出声波,声波遇到阻碍会反射回来,这样通过电声转换和信息处理,就能完成水下探测,及时发现大鱼。

不过,声呐探测仪不是红外成像仪,这东西屏幕上不会出现影像,只是不同波段,如果有大鱼,就会出现比较短、比较粗的波段,能分辨出数量、显示出位置,但看不出这是什么大鱼。

昨晚,花花公子号就是靠这个仪器发现了大蓝,然后抛出鲱鱼饵想要抓捕它。

听到声呐探测仪发出尖叫,驾驶舱里几个人都精神一振,一起看向屏幕。

有人说道:“最好是蓝鳍金枪鱼,这样我们抓捕两条,就能弥补在这该死海域浪费的油钱了。”

但看清屏幕上出现的波段之后,大副倒吸一口凉气:“上帝,不是一两条,而是一二十条,这不是蓝鳍金枪鱼!”

当然不是金枪鱼,这是鲨鱼群!

狂野的噬人鲨冲向宽大的渔网,一头扎进去,然后张开大嘴疯狂撕咬渔网,同时身体狂野的扭动挣扎起来,这样渔网根本缠不住它们,很快就被撕扯碎裂!

经验丰富的白人船长通过声呐探测仪的屏幕看到这些大鱼停留的位置,顿时脸色大变,叫道:“快快快!让外面那些狗niang养的收网!这是鲨鱼!是我们渔网里的鱼吸引来捕食的鲨鱼群!”

将噬人鲨群撞入渔网里,秦时鸥冷笑一声,就放弃控制,驾驶暗夜雷神拐弯向来路开去。

身后是面如土色的美国渔夫,等他们将渔网收上来,里面一条鱼都没有了,整个渔网破破烂烂显然已经不能用了,别说是鱼,就是石头也网不到。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损失,这一幅深海拖网的价格是数十万美元,就这样被撕碎,船长要赔死了。

而且,不离开国境的捕捞,船上只会准备一副拖网,这东西很坚韧一般不会损伤,出了问题修补一下就可以,秦时鸥派遣噬人鲨大军撕毁了他们的网,那他们这次出海将变成无用功,白白浪费柴油!千吨巨轮的柴油消耗量,是很恐怖的!

回程中,敞首艇与海岸警卫队的快艇错身而过,沙克在无线电里解释了一下,海岸警卫队继续跟踪花花公子号,要一直将它赶出加拿大的领海范围。

不用担心他们会耍流氓等海岸警卫队离开后再返回大秦渔场,要知道渔船尤其是大渔船是很耗油的,这样来回的折腾光是油耗就能让一个渔船老板破产。

绕着渔场转了一圈,海清河晏,岁月静好,秦时鸥很文青的来了这么一句话。

渔场现在发展的很良性,因为海龟数量的增加和翻车鱼的到来,渔场里的水母数量已经被控制住了。

开着敞首艇经过码头的位置,秦时鸥看了一会,经过接近一个月的施工,码头已经初见雏形,两座码头隔着十多公里,一座是坚不可摧的重力码头,已经侵入海洋五十米了。

另一座则是高桩码头,还在打桩,打桩机坐落在一艘伸展型轮船上,不时有浑浊的泥浆从海底冲上来,将周围水域搅和的浑浊无比。

一根根水泥桩从海底一直延展到水面上,水泥桩已经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围绕主桩以梅花形进行定桩,这样最后起来的就是桩架,到时候往上铺路就行了。

秦时鸥看了一会,没什么问题就回到渔场,摩托艇懒的停到小镇码头上,直接扔在了沙滩上。

这么一去一回,一个上午的时间就结束了,秦时鸥又去看了看圈舍里的小猪和鸡鸭,这些鸡鸭都能吃了,当然还没有长到成熟,母鸡一般都在一斤半以下,鸭子大一点,也不到两斤,小猪长得快一些,能有四五十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