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9 围网捕鱼周末更1/5

189.围网捕鱼(周末更,1/5)

将治理沉宝湖鱼灾的钱挪用到拓展旅游渠道上,这是秦时鸥的主意,所以当这方面遇到麻烦的时候,他需要去帮上一把。

最主要的是,他也没什么事干,总不能整天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吧?

不光自己来帮忙,秦时鸥还带上了伊沃森和尼尔森,上午开车到了湖畔,穿着小马甲和西装的哈姆雷已经等在那里了。另外,湖边还停靠着十来艘或大或小的渔船,岸上摆着一道道渔网。

看到秦时鸥,哈姆雷上来热情的握手,然后来了一句:“吃了吗?”

“什么?”秦时鸥一时没反应过来。

哈姆雷笑道:“这不是你们华人最常用的问候语吗?最近我从圣约翰斯大学外国语学院请了一位对汉语言文学有研究的教授,准备来镇上开个班,给大家伙讲讲有关贵国的文化和习俗。”

秦时鸥恍然大悟,瞧瞧人家这公务员,真是为了发展小镇经济不遗余力,他这确实是把发展旅游业当成了正事来办。

“吃了,伙计,早餐很棒,你吃了吗?”秦时鸥回道。

哈姆雷叹了口气,道:“我还没吃呢,该死的,枫叶城那些老爷们为什么不坐在办公室听我们的捷报就好,净给我们出难题。”

秦时鸥被噎了一下,看来哈姆雷对‘吃饭问候’这一文化理解的不够深刻,怎么能这么回答?这可是中式的问题欧美式的回答了。

后面陆陆续续又有人赶到,哈姆雷找到包括秦时鸥在内的骨干。介绍道:“这一次,咱们要表演围网捕捉亚洲鲤鱼。给上头的老爷们一个交代,没问题吧?”

休斯笑道:“上帝,这可真是应付差事,围网捕捞亚洲鲤鱼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选择了。”

哈姆雷道:“我们只是来应付一下而已,难道你们还真想干掉咱们的财神爷?”

经过哈姆雷的宣传,镇上很多人都知道被他们视为灾难的亚洲鲤鱼将成为旅游行业里的一个特色项目了。

安排之后,开始干活,秦时鸥带着尼尔森和伊沃森上了一艘船。带上围网下了水。

围网是一种围捕集群鱼类的网具,作业时可以用网具包围鱼群,迫使鱼群集中于网囊,从而将其一网打尽。

这是一种比较有效的传统性渔具,尤其是对付海洋湖泊里的中上层鱼类资源是效率很高的,以前纽芬兰渔场捕捞鳕鱼,就是用这种工具和方法。

一直到现在。围网渔业还是世界渔业的主力军,年渔获量能占到海洋总渔获量的20%—30%,而且随着捕捞技术的提高和现代探鱼设备的普及,围网捕捞对象范围不断扩大,甚至能捕捉海洋底层集群性鱼类了。

尼尔森划船到了湖中心,道:“这里肯定鱼多。咱们就从这里开始怎么样?”

秦时鸥示意随便来,伊沃森掌控渔场,尼尔森配合秦时鸥开始下网。

围网其实就是把网围起来捕鱼,这张网有点像是一端被切开的漏斗——漏斗开口向上,有一囊两翼。

所谓的囊。就是漏斗底部的一个受力点,两翼就是渔网的两面。这样把渔网撒到湖里之后,收拢两翼,就像是合上了漏斗,被围上的鱼到时候包裹在渔网里,可就跑不了了。

渔网洒落,伊沃森将船划得飞快,一会之后秦时鸥觉得差不多了,给了尼尔森一个眼神,两人就开始收网。

收网要小心,渔网的两翼慢慢收拢,接着不要立马拽渔网,而是驾驶渔场靠岸,拖着渔网在湖水里走一会。这样一来,渔网边缘纠缠起来,里面的鱼就逃不了了。

渔船靠岸,恰好这时候两辆别克君威开了过来,正是告别镇的政府用车,车子停靠在湖岸,一行身穿笔挺西服的中年人走了下来。

秦时鸥抬头看了看,这帮人打扮的人模狗样,一幅人类精英的样子,显然就是渥太华安排下来查看控制鱼灾工作的官员。

从外表看来,这些官员和国内那些到处视察工作的官老爷没什么区别,不过体型要瘦不少,那种臃肿肥胖或者撅着啤酒肚的人没有出现。

一样的是,这些官老爷随行的有电视台采访组,一个穿着OL职业套装的女主持人对着镜头说了几句话,然后采访这些官员和哈姆雷镇长。

哈姆雷是这方面的老手,意简言赅的说了几句,无非就是沉宝湖对小镇来说多重要、亚洲鲤鱼对沉宝湖危害多大、我们在得到国会资金支持之后怎么治理亚洲鲤鱼灾害。

都是没有用的套话,秦时鸥听了两句没了兴趣,就一心一意的开始拉渔网。

他和伊沃森都是一身蛮力,尼尔森在一旁负责锁住渔网两翼,这样随着渔网拖上来,一条条活蹦乱跳的大亚洲鲤鱼就被拉到了岸上。

这次用的拖网都是五公分直径的网眼,只会捕捉到大鱼,一些本土小型鱼类即使被渔网围住也能轻松逃出去。

秦时鸥这一网捕捉到的亚洲鲤鱼可不少,看样子都超过了二十条,每条都有七八十公分长短,视觉冲击力很大。

这样,他就成了一个标杆,哈姆雷带着电视台的记者来到他面前,那女记者先问了尼尔森,后者耸耸肩,指着秦时鸥道:“有问题请问我们BOSS,我是打工仔。”

那女记者没想到秦时鸥这个华裔竟然是这里的老板,就赶紧转身掩饰自己的尴尬,问他道:“先生,请问这一网鱼是您捕捞到的吗?”

秦时鸥暗道你他么这不是废话吗?老子就在你眼前抓着渔网,不是老子捕捞的是谁干的?

他咳嗽一声,从容道:“不是我捕捞到的。”

女记者一愣,秦时鸥补充道:“是我们团队捕捞到的,看我身边的两个朋友,他们付出的精力比我多。”

听了这话,女记者嫣然一笑,道:“你们真是一个优秀的团队,那请问捕捞到这些鱼是用了多长时间?”

好了,话题来了,秦时鸥说道:“哦,没用多久,大概二十分钟到二十五分钟。”

二十多分钟才捕捉到这么二十多条亚洲鲤鱼,而他的渔船还是效率高的,正常来说,半小时一趟收网都收不到这么多鱼,这就是围网捕鱼为何对治理亚洲鲤鱼灾害没有效果的原因。

就这效率,估计你捕捉上来一百条鱼,那湖里的鱼爹鱼娘都能生下一千条小鱼了,而围网捕鱼的方式,对小鱼是无效的。

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工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