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0 魔术师老秦2/5

190.魔术师老秦(2/5)

好久没有感谢这个月给弹壳打赏的朋友,咱们这个月的打赏其实是很给力的,因为字数限制无法一一感谢,但我都铭记在心,感谢各位朋友!

听到秦时鸥轻松的回答,那女记者高兴了,她顺着话题问道:“那您认为这是一种治理亚洲鲤鱼灾害的好办法吗?”

几个官员期待的看着秦时鸥,后者耸耸肩暗道哥们对不住你们了,反正哥们不仰仗你们的鼻息过日子,所以该说的话就得说了,不是说你们加拿大政治民主吗?那老子想说的话,就不用憋着了

“很遗憾,小姐,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这不是一个好办法,这对于治理亚洲鲤鱼灾害帮助不大。”

“我们知道,围网捕鱼的效率,取决于探鱼和捕捞的操作技术水平。可是,在我们这样的小镇,探鱼技术水平不够高,消耗了大量的生产时间。”

“因为我们这里没有最新的探鱼技术和捕捞设备,因此,出现空网的情况就在所难免了。”

“同时,由于围网昨夜过程复杂,想要在短时间内利用有限长度和高度,把运动中的鱼群包围并成功捕获,绝非易事。这样,采用这种方法来对抗亚洲鲤鱼,并不是明智的。”

秦时鸥侃侃而谈@¥,ww※w.,哈姆雷一时傻眼,哥们你这不是拆我台吗?

那女记者倒是听的很认真,见此,秦时鸥继续说道:“但我们采用这种方法来捕鱼。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这已经是我们可以使用的最好办法了,否则就只能对湖里投du。可那样对本土鱼群的伤害也太大了,还影响镇子里的饮水问题。这可不行。”

“没有别的办法吗?”女记者沮丧的问道。

秦时鸥说道:“另一个常见办法是用声学水枪惊吓鱼群,将它们吓死或者吓得寝食难安,但这显然不靠谱。其实我有一个主意,你看到了,我是一个华人,这些亚洲鲤鱼,在贵国人眼里是灾害,但在我们国度,却是难得的美味。”

几个官员刚才都在旁边听。加国相比华夏,政治上有一点好处就是,他们的公务员队伍确实是比较精锐的,这些官员负责治理亚洲鲤鱼成灾这个项目,他们就一直认真的备战这个问题。

这样,秦时鸥说出解决办法的时候,一个官员摇头道:“不,先生,你是华人是吗?我们曾经想过这个办法

。将捕获的亚洲鲤鱼冰冻送到贵国。但你的同胞偏爱鲜鱼,长途跋涉的亚洲鲤鱼既没有价格优势又是冰冻的,所以销量一直很差。”

听到这个回答,秦时鸥得意的笑了。他说道:“我们国家有一句俗语,叫做‘如果山不走过来,那你就走过去’。改变一下思路,我的同胞既然喜欢吃鲜鱼。那就让他们来加拿大品尝新鲜的亚洲鲤鱼,加大两国的旅游合作规模。让更多的游客来加拿大吃鱼。”

这样说完,他对哈姆雷挑了挑眉毛,心里默默的说道,老哈你自己加油,哥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哈姆雷心花怒放,这时候才知道秦时鸥前面叽里呱啦说那么一堆的原因,这是在做铺垫啊,为告别岛即将开启的旅游项目搭桥铺路。

官员们对秦时鸥的建议付诸一笑,这是不可能的,加拿大有多少亚洲鲤鱼?能有多少游客会为了吃鱼而特意出国?

但是,他们不知道,这对于加拿大全国来说没用,对于告别岛打开旅游之路,却是有决定性作用。

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官员、主持人们开始采访其他人,哈姆雷走近秦时鸥,低声道:“秦,你小子可真是个鬼精灵,难怪有人说你们华人是和犹太人并列世界最聪明人种行列,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当镇长。”

秦时鸥笑道:“算了吧,我还是适合做我的渔场主。”

说着,他看尼尔森已经拆开纠缠在一起的围网,跳上船意气风发的说道:“走了,伙计们,上船,继续干活!”

做戏做全套,农业部和ctnc的官员们可不是来走过场的,他们要统计告别镇捕捉到的亚洲鲤鱼和在这个项目上取得的成就,甚至哈姆雷还要做一个报告。

秦时鸥在沉宝湖里恶战了一天,捕捉到了二百多条亚洲鲤鱼,他挑选味道最好的鳙鱼和鲤鱼带了几条回到渔场,其他诸如青鱼、草鱼、鲢鱼都统一放到了运输船上,这些鱼要送到肥料厂和饲料厂去。

第二天晚上,秦时鸥接到哈姆雷的电话,以为又有什么鸟事,结果哈姆雷让他观看渥太华有线电视频道,他打开之后,正在播放的是一个系列片,叫做‘抗鱼之路’

从名字就能听出来,这个纪录片讲述的是加拿大各地治理亚洲鲤鱼灾害的措施和效果,结果不一会,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秦时鸥是这一期节目最重要的五个采访者之一,电视台给了他两分半的时间,有他捕捞渔网的镜头,当然还有他接受女记者采访的时候场景。

这样秦时鸥乐了,他躺在沙发上乐滋滋的想道,现在哥们也上过电视了,逼格一下子提升好多呢。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赶紧将电视往后调,然后录播了下来,打算发给家里,让爸爸妈妈也看看,他儿子现在可是上电视了呢。

果然,第二天当他将视频用qq传给姐姐之后,他姐姐给他的父母放了一下,两位老人在摄像头前乐得嘴都闭不上了。

在老人看来,儿子上了电视那就是有出息了,比他做什么渔场主还要有出息。

但后面几天,老人们心里有出息了的秦大官人却在干一件没什么出息的事情,那就是玩魔术。

秦时鸥找到奥尔巴赫、沙克等人说要开会,一行人聚集起来之后,他说道:“你们有没有人懂得魔术?就是凭空变出一束玫瑰的那种魔术?”

沙克迷茫的问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波ss,变出玫瑰干什么?和渔场有什么关系?”

尼尔森摊开手,无奈道:“你的脑子要多转转,伙计,很显然,波ss是要追小妞。”

秦时鸥腆着脸笑了起来,是的,他打算给薇妮一个惊喜。

沙克恍然大悟,道:“原来这回事,你去找小休斯,那家伙肯定懂这个,只要不是正经事,他都懂。”

听了这个评价,奥尔巴赫等人笑了起来,最后倒是赞同了沙克的话:“是的,小休斯这孩子是个歪才,他懂一切歪门邪道。”

秦时鸥去找了小休斯,把事情一说后者笑了,道:“这太简单了,秦,跟我来吧,一天教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