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2 薇妮的手段4/5

192.薇妮的手段 4/5

因为薇妮刚刚飞了一个国际航班,秦时鸥没有直接带她飞回圣约翰斯,先休息了一晚上。

晚上在多伦多,他们去了唐人街。

多伦多的唐人街非常著名,从19世纪末期开始初具规模,如今是整个北美最大的唐人街,已经不仅限于是一条街道,而是一个小城区。

不过,在这里居住和做生意的不光是华人,还有很多新加坡人、越南人、韩国人、日本人。这里是品尝东亚菜系最好的地方,区内满是充满亚洲特色的店铺以及蔬果市场,而且除了寥寥无几的白人,里面的人大多是用各种蹩脚的普通话在交流。

秦时鸥先给薇妮买了两串糖葫芦,很贵,薇妮吃了一颗,大眼睛弯成了小月牙,满足的笑道:“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带着期待,秦时鸥尝了尝,好吃个蛋,糖太甜、山楂竟然还不去籽。他想装b的说一下家乡糖球多好吃,忽然想起薇妮小时候在京都住过十年,估计刚才说糖葫芦好吃,是安慰他呢。

这样,他只好闭嘴。

这唐人街倒是很有华夏风,还有卖棉花糖球的,秦时鸥买了两个,薇妮估计没吃过这个,京都街头卖这东西的很少见。

薇妮问他怎么吃,≤,ww≦w.他教导了一下,然后看着薇妮伸出湿润殷红的舌头舔着糖球,露出邪恶的笑容,问道:“好吃吗?”

都是成年人,薇妮接触的人比秦时鸥这个宅男还要多,一看秦时鸥的笑容她哪里不懂得潜意思?大眼睛一转。笑嘻嘻的说道:“很棒,很好吃。你来尝尝。”

秦时鸥低下头刚要舔,薇妮把棉花糖球往前一推。整个都黏在了他的脸上,笑着跑开了。

两人在街道上打闹,两旁摆地摊的大妈大叔们露出善意的笑容,年轻真好啊。

晚餐最后是在一家越南菜馆吃的,秦时鸥没吃过越南菜,薇妮建议品尝一下。

在服务员的推荐下,秦时鸥尝到了咖喱蟹、越式酸辣汤、生牛河、虾沙律之类的越式美食,味道偏酸辣,倒是挺合他的口味。

晚上秦时鸥本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和薇妮来个大被同眠。结果到了酒店,薇妮摆摆手说了声‘祝好梦’,就一路小跑进了自己房间锁了门。

秦时鸥厚着脸皮上去敲门说我们聊一会再睡,薇妮回了一声很困,就没了声息。

秦大官人还想再挣扎一把,结果隔壁房间出来两个小孩趴在门口好奇的看他,这让他老脸一红,灰溜溜的钻进了对面自己的房间。

一直趴在猫眼上往外看的薇妮挑了挑眉毛,放心又不甘心的把自己摔在了大**。

第二天吃过早饭。两人乘坐飞机回到了圣约翰斯,然后去了渔场。

这次回到渔场,距离上一次已经有一个半月了,渔场大变样:曾经的小码头变成了两座大码头。码头深入大海,好像渔场伸出的手臂,拥抱着大海。也拥抱着来客。

此时码头已经接近完工了,重力码头基本结束。只剩下清洁卫生。高桩码头也基本上完成了奠基,只要铺上桥板就行了。

荒芜的大门两边空地变成了菜园和果园。大门两畔一边有两亩左右的菜地,黄黄绿绿的蔬菜长势喜人。后面则是灌木和果木,果木上梨子、蛇果和苹果都长出了小果子,虽然不能吃,可是数量不少,到了秋天收获一定不错。

秦时鸥带着薇妮上了沙滩,最先跑过来的是虎子和豹子,看到薇妮它们撒着爪子一通狂奔,大耳朵收在后面张开嘴汪汪汪的欢快叫着,尾巴摇晃的那叫一个快。

看到两个半大的拉布拉多,薇妮甩开环抱的秦时鸥手臂,跑上去搂住两个小家伙,亲了又亲、摸了又摸,高兴的说道:“天哪,我的孩子长这么大了?你们长得真快!虎子,你好,有没有想我?豹子不要舔我的脸,有化妆品,有毒哦……”

熊大哼哧哼哧的跑过来,大白趴在它的后背上,小负鼠跟熊大在一起时间久了也学懒了,平时去哪里只要和熊大同路,它就趴在熊大身上。

薇妮看到圆滚滚的小棕熊,眼睛亮的好像灯泡,张开手臂要上来抱它。

熊大则盯上了秦时鸥手里的皮箱,它猜测里面有吃的,一个劲挣扎着想甩开薇妮去扒拉皮箱。

秦时鸥为了让它安心待在薇妮怀抱里,就打开箱子给它看,解释道:“吃货,就知道吃,你看、你看,里面哪有……吃的……”

后面的话说的有些困难,皮箱一打开,露出在最上面的是黑白两套内衣,还有散乱的黑色丝袜和肉色丝袜,总之都是薇妮的贴身衣物。

薇妮给了他一个白眼,秦时鸥赶紧手忙脚乱的合上盖子,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得让熊大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你也想看看吧?”薇妮怀疑的看着他,调侃道,“是不是没有情趣用品你很失望?”

秦时鸥暗道你那些蕾丝内衣和丝袜对我来说就够有情趣的了,不过这话不能说,他腆着脸道:“确实有点失望,你没有带你的空姐制服?”

薇妮不理睬他,抱着熊大揉它圆滚滚毛茸茸的小耳朵。

棕熊的耳朵是它们身上最好玩的地方,就是长着绒毛的小肉片,摸上去软绵绵的,冬天还会很暖和。

熊大还在挣扎,秦时鸥拉起它屁股一巴掌,呵斥道:“乖一点,你怎么这么不给我长脸呢?”

薇妮嘻嘻的笑,说道:“秦,使劲的揍它,让它以后看到你就害怕,这样你就会开心了。”

秦时鸥无奈的摊开手,道:“我还想唱个白脸让你唱个红脸呢。”

薇妮拉起熊大,道:“才用不着,以后我和小熊甜心一起生活,它会接受我的。”

事实上用不着一起生活,到了别墅,薇妮给熊大吃了一盒糖浆拌水果之后,熊大就乐呵呵的跟在了她的屁股后。

奥尔巴赫泡完温泉回来,刚好和厨房走出来的薇妮打了个照面,薇妮俏脸上露出动人的光彩,典雅的笑道:“奥老爹,我听秦说你最近身体很好,这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希望你能永远健康。”

“谢谢你的祝福,我的孩子。”奥尔巴赫笑呵呵的说道。

天气很热,虎子和豹子跟着薇妮跑前跑后不断,这样等薇妮坐下,它们两个就开始伸着舌头拼命的喘气。

薇妮伸手在它们腋下摸了摸,对秦时鸥道:“秦,你这里有剪刀或者剃刀吗?”

秦时鸥迷茫的问道:“干嘛?”

薇妮让他摸一摸虎子前后腿和小腹之间的夹隙,道:“温度太高了,它们身体来不及散热,你要给在夏天经常帮它们剪毛,拉布拉多夏天不能留这样的长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