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3 光秃秃的狗熊们5/5

193.光秃秃的狗熊们(5/5)

当秦时鸥拿出剪刀和小推刀的时候,虎子和豹子这俩傻乎乎的家伙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就欢快的围在薇妮身边一个劲耷拉着舌头卖萌。

等剪刀上了薇妮的手,它们感觉不对劲了,低眉顺眼的想要夹着尾巴逃跑,但哪里还来得及?

薇妮温柔的抱住虎子,让它躺在大理石地面上,剪刀‘咔嚓咔嚓’两下子,虎子立马开始哀鸣,背上光滑的金毛就这么被咔嚓掉一大绺。

虎子想爬起来,秦时鸥赶紧给它挠着脖子上的毛,这是虎子和豹子最喜欢的抚摸方式,挠着脖子上的毛会让它们感觉很舒服。

这样,虎子舒服的低声叫了两下,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不动弹,让薇妮折腾它的毛。

不过,虎子还是可怜巴巴的瞪大眼睛看着秦时鸥,时不时的低声哀鸣两声,看的秦时鸥那叫一个心酸,只能安慰道:“这是为了你好,宝贝儿,剃了毛你就凉快了。”

薇妮这种时尚潮女是跟随专业发型师学过剪刀使用方法的,因为有时候得自己整理一下发型和头发,所以她一路平推,迅速将虎子身上厚厚的金毛打薄了一片。

秦时鸥以前看过夏天被剃毛的狗,就是身上毛发都被刮掉露出粉红色狗皮,很是难看,他以为薇妮也这样做,结果并非如此,薇妮给虎子打薄毛发之后就停下了,留了浅浅的一层。

除了脑袋,虎子身上的金毛包括腿部,都被剃掉了一层。看上去一下子瘦了很多,也精神了很多。

起身。虎子就跑到门口的绿草地上去抖擞身上的残毛,薇妮惊喜的笑道:“孩子们真懂事。虎子竟然是去草地上抖毛,好乖。”

秦时鸥笑道:“不光这样,你看着,虎子待会会自己去洗澡。”

确实是这样,抖擞了几下,虎子撒开爪子向海边跑去,直接跳入水中游了起来。

薇妮眼里冒起了小星星,一个劲的叫‘乖宝宝、好孩子’,夸了几句。她抓起剪刀期待的看向豹子。

豹子刚才一直藏在沙发后,低着头将脑袋埋在伸直的前爪里。

薇妮叫了它两声,豹子耳朵抖了抖,加大了低脑袋的力度。

坐在楼梯上的奥尔巴赫笑了起来,打趣的说道:“薇妮,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不能叫到一条装傻的狗。”

薇妮抿嘴一笑,拍拍小手道:“那就只能非暴力不合作了。”

最后,豹子也摆脱不了被打薄狗毛的下场。虎子甩干身上的水珠跑了回来,它坐在一旁看着豹子被剃毛,嘴角不可思议的向后咧开,秦时鸥仔细打量。竟然感觉它是在笑!

这两条拉布拉多,有时候会让秦时鸥感觉到,这真的是自己的两个孩子。聪明又傻乎乎的孩子。

豹子被剃完毛,也是跑去草地上抖擞着甩毛。然后去海里冲凉。

薇妮剃毛上了瘾,放掉豹子。她就笑眯眯的对熊大招了招手。

熊大可不买账,对于动物,毛发是它们的盔甲,在深林中,谁敢动它们的皮毛那就和要动它们的小命没区别,等着生死相搏吧。

于是,熊大摆出了咆哮的架势,薇妮去用它的饭盆拌了些糖浆水果片,这次还用了沙拉酱和奶油,拿了一块喂给熊大之后,熊大的小眼睛顿时直了,薇妮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

薇妮亲了它一口,让它坐在别墅门前台阶上,将饭盆递给它抱在怀里,然后就可以放心的给它剪毛了。

但是可别对熊大抱有太大希望,想让它和虎子、豹子一样乖巧懂事,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被刮了毛后,熊大就爬起来抱着饭盆到处乱滚乱爬,这样身上的碎毛都掉落在了地毯和沙发之类的地方。

秦时鸥和薇妮大惊失色,赶紧去抓它给它洗澡,结果剃了毛的熊大灵活很多,滑溜溜的又不好抓。它还以为秦时鸥和薇妮追着它玩呢,逃窜的更带劲了。

奥尔巴赫坐在楼梯上笑的肚皮疼,虎子和豹子则汪汪汪的吼叫着,后面松鼠小明也被吸引了过来,带着它的小黄鼠朋友跑进来观看。

好不容易抓到了熊大,薇妮要带着它去楼上洗澡,秦时鸥狡猾的一笑,说道:“小心,薇妮,熊大不喜欢洗澡,你小心它待会水洒的到处是。”

薇妮说道:“那你还不赶紧来帮忙?”

秦时鸥偷笑两声,然后正儿八经的说道:“好的,我这就来。”

进了洗浴间,秦时鸥将熊大放入浴盆中,用水往它身上使劲的泼了起来。这是他平时和熊大玩的游戏,熊大也会用胖乎乎的爪子笨拙的捧着水往秦时鸥身上洒。

这样就有意思了,薇妮在前面被洒了一身,她一边用手抹着脸上的水一边笑道:“我的上帝,这小可爱还真调皮,幸好有你,秦……嗨,你看什么?”

天气这么热,中午薇妮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雪纺衬衫,熊大将水撒上去,衣服沾水呈现半透明样子,紧贴在她身上,将她美好的身段和光滑的肌肤无死角的展示了出来。

秦时鸥看的开心,可惜薇妮穿的是包臀牛仔短裙,否则他可以看的风光更多。

薇妮抹干净脸上的水就看到了秦时鸥在干什么,她娇嗔一句,捧起浴缸里的水洒向秦时鸥,笑道:“你个混蛋,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给熊大洗澡了……”

秦时鸥趁机反击,薇妮笑着尖叫起来,熊大不甘寂寞的想要参与进去。但就以秦时鸥这新娘带上床媒人踹过墙的脾气,能有它好果子吃?

屁股上啪啪两巴掌,秦时鸥提起熊大把它推出了浴室。

熊大不明所以,它坐在浴室门外的走廊里愣了一会,然后愁眉苦脸的爬下楼,一路走一路淌了满地的水。

秦时鸥不该把熊大送出去,他失算了,薇妮没有再给他机会,趁机跑了出来,去房间换了衣服,而他只能更愁眉苦脸的去拖干净熊大留下的水渍。

换下衬衣和牛仔短裙,薇妮换上了秦时鸥之前见过的波西米亚长裙。

这件吊带连衣裙上印着白色的小花,整体有点长,但薇妮穿在身上正好,而且她还系上了细细的腰带,这样就显得双腿更加颀长,简单的家居服,在她身上就有不一样的美感。

秦时鸥歪着头看了一会,薇妮抿嘴微笑道:“好看吗?”

真心实意的,秦时鸥点点头道:“真好看。”

楼下传来一声惊呼,秦时鸥赶紧下去一看,是出海清理死鱼的沙克等人回来了。

沙克指着被剃了毛的虎子和豹子,尴尬的说道:“我一进门,它们扑上来吓了我一跳,这两个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尼尔森则赞同的点头道:“其实这样才对,我一直想建议boss给拉布拉多剃毛,它们喜欢运动,这样夏天如果虎子和豹子运动过量散热不够快,很容易中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