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6 这一群家伙3/5

196.这一群家伙(3/5.求订阅)

老虎斑的力气比较小,是一种懒惰的鱼类,它们喜欢生存在河流入海口,因为那种地方饵料最丰富。

经常看香江、湾湾电影电视剧的人知道,石斑鱼在港澳台特别受欢迎,被誉为国内四大名鱼之一。

秦时鸥帮薇妮抓住握手往上一拉,直接将那慌乱想逃跑的石斑鱼提到了水面,虎子和豹子昂着头游了过去,其实秦时鸥只要再使使劲就能将鱼提上来的,但他想让薇妮看看虎子和豹子捕鱼的表现,所以将鱼拉到水面之后就停下了手。

虎子和豹子从两面包夹上上去,先往前游了几米,然后转身,从两边夹击这条鱼,驱赶它往敞首艇的位置逃窜。

这样,秦时鸥松开手,让薇妮自己卷动轮座就可以,轻松将这条鱼钓了上来。

如同预料那样,薇妮对虎子和豹子的表现大为惊喜,等它们游回来,连忙伸手将两个小家伙一一捞到船上。

秦时鸥将老虎斑放血冰冻起来,说道:“这是一条好鱼,我们的午餐有着落了。”

薇妮嗔道:“谁在乎吃什么?看我的宝贝们,它们表现怎么能这么出色?我真不知道以后怎么能舍得离开它们。”

秦时鸥嘻嘻一笑,道:“那你就不要离开啊,留下来,有我有孩子们,还不够吗?”

薇妮想了想,道:“那我可真得好好想想了。”

天气热了,秦时鸥将一个游艇用遮阳伞撑开支在甲板上。这样海风一吹,配上冰凉的水果汁。温度顿时降了下来。

在海上钓鱼需要耐心,因为不是每一片海域都有鱼群出没,而且即使有鱼群游弋在周围,那当你提杆的时候,也十有八九会将这些鱼吓跑。

鱼的警惕性其实是比野兽更强烈的,吓走它们一次,再想用相同手段捕捉,那就难了。

而运动的魅力就在于难度。所以才有那么钓手喜欢海钓。

秦时鸥只想让薇妮开心,他们不是来比赛的,而是来放松的,这样他就把准备好的一些饵料抛洒在水中,并且还往水中延伸了一盏全角度碘钨灯,以此来聚拢那些向光性更强的鱼。

在这些手段帮助下,海鱼自然是源源不断的上钩了。上钩的都是些小鱼,薇妮钓到的最大的一条鱼是大西洋马鲛鱼,接近半米长,秦时鸥帮她才提了上来。

钓鱼一直持续到中午,秦时鸥看薇妮似乎有些意犹未尽,问道:“你还想继续钓鱼?”

薇妮耸耸肩道:“我想钓一条大鱼。我经常看到有朋友在推特、FACEBOOK上展示他们钓到的大鱼,我也想传几张照片上去。”

秦时鸥笑了笑,道:“这没问题,不过,你的鱼线和鱼钩都不适合钓大鱼。”

海钓和河钓一般不一样。是用两条线进行的,就是所谓的主线和子线。主线在线组配置中起到连接鱼竿和八字环的作用。一般都带有颜色,主要是为了增加主线的比重达到更好的切水性。

真正挂着鱼钩的是子线,这种线比主线要细,大多是透明色,这样可以降低鱼的警觉性,让它们更好的上钩。

这两条线要搭配使用,主线比子线价格要贵,而钩子连着子线,这样如果钓到的鱼太大估计鱼线承受不了,那就提早切断子线,这样一来可以保存主线,算是降低成本。

秦时鸥给薇妮选择了大力马线中的八号线做主线,能承受超过五十公斤的拉力,一般钓大鱼用这样的线就够了,更粗口径的线秦时鸥没有准备。

薇妮期待的挂好饵将鱼钩抛入水中,秦时鸥则将之前钓到的大西洋鲱鱼切成段扔进水里,这就是抛饵,目的是为了吸引大鱼到来。

沙克陪同秦时鸥钓鱼的时候给他演示过抛饵,这是一门很有技巧的活计,鲱鱼段大小和节奏息息相关,抛洒的范围也有讲究。

秦时鸥不是个好学生,他是随便抛的,而且他也根本没打算让薇妮钓到大鱼,如果薇妮这次出海满足了她钓鱼的所有愿望,那以后两人还哪有出海的机会?

这样,他抛了一会鱼饵,迟迟没有大鱼上钩,薇妮大失所望,等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有效果,她只有失望的选择收回鱼竿。

秦时鸥安慰了她,跟她说海钓就是这样,如果选择的地方不对,那就算在这里等一两天也钓不到鱼,这样改日他们再出海,选择一个有人钓到过大鱼的地方去。

中午吃的菜就是薇妮钓到的鱼了,秦时鸥擅长做鱼,不管石斑鱼还是马鲛鱼,在他手里都小儿科。

对于大多数国人,大西洋马鲛鱼是个陌生名词,这种鱼国内吃的不多,不过海岛市的人很喜欢吃一种鱼和大西洋马鲛鱼是近亲,俗名是鲅鱼,学名是蓝点马。

做法也类似,这种鱼本身鱼肉是很鲜嫩的,不需要红烧之类,只要切成段用料酒和盐腌一下,放入锅子里炖就行,辅料放上大葱大姜和花椒八角,很快就能出味。

在加拿大,大西洋马鲛鱼炖出来就可以吃了,可是秦时鸥在国内的时候学过一手,那就是等鱼煮的差不多了,往里撒上一点韭菜,这样才更能激活马鲛鱼的鲜味。

老虎斑做起来更简单,清蒸就行,秦时鸥选择了油泼。

将鱼洗干净,擦上盐,用料酒一样去腥之后,在表面包上一层葱叶和姜片,入锅蒸二十分钟后出锅,这样用滚油一泼,最后倒一点老抽,就可以吃了。

沙克等人去海里干活,中午基本上不回来,他们带着午餐,直接是下午返航,否则光是来回烧掉的柴油就能让人心疼。

孩子们去上学了,奥尔巴赫是个老人精,他给两人创造独处的机会,上午就跑去镇政府给哈姆雷帮忙了:国内的旅游考察团到了,告别镇这边缺一个翻译,本来秦时鸥是最好的选择,可他得陪同薇妮,哪有功夫去管什么旅游考察团?

这样,奥尔巴赫只能自己操刀上了。

薇妮吃饭之前先在虎子、豹子和熊大的饭盆里放好了鱼汤泡面,让它们吃饱才开动。

大白和小明、小黄鼠一家吃的是浆果,上午不知道跑哪里去的军舰鸟尼米兹等到中午也跑回来了,落地之后一瘸一拐走入屋里。

军舰鸟的腿部是它们的阿克琉斯之踵,一旦受伤很难恢复,很多敢于搏击十一级风暴的军舰鸟就是毁在了腿脚伤病上,尼米兹其他伤口都恢复了,唯独这只脚还没有复原。

看到尼米兹,秦时鸥恨得不行,你小子真讲义气,本来老子还指望你跟我出海去耍帅,结果一吃了早饭你就飞的不见踪影,这会吃午饭了又跑回来。

尼米兹无辜的瞪了瞪秦时鸥,哆囊里咕噜咕噜的叫着,眼睛一个劲的往桌子上的雪白马鲛鱼上瞅。

秦时鸥怕它真的飞上桌子,就去拿了一条鲱鱼扔给它,尼米兹叼在嘴里吞下去,蹲在门口的衣服架上开始整理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