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7 一千万啊

197.一千万啊 黄金渔场 天下书库

薇妮平时只吃很少一点东西,但中午吃的是自己钓到鱼,她是玩了命,吃了一块马鲛鱼肉段、两片老虎斑的鱼肉,便一手摸着小肚子一手将手指指到了喉咙。

这是加拿大人表示自己吃饱的一个常见动作,意思是食物都顶到喉咙了。但秦时鸥看到薇妮做这个动作,某个部位就蠢蠢欲动,他在心里YY,要是薇妮以后跟他说,某个部位顶到喉咙了该多爽。

这么想着,秦时鸥一下子亢奋了,赶紧西里呼噜一顿胡吃海塞来掩饰自己的异样。

薇妮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个劲的叫他慢点吃。秦时鸥就随便找了个理由,说他和伊沃森一起吃饭次数多了,已经养成了抢饭的习惯。

薇妮真信了,因为在她看来,任何人和伊沃森在一起吃几次饭都会养成这习惯,因为只有下手慢,那就只能舔盘子底了。

吃饱饭,薇妮将炊具收拾到厨房里,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着平坦的小肚子发呆,想了一会突然说道:“上帝,我可以确认了,这顿饭把我的小腹撑起来了,这可怎么办?”

秦时鸥嬉笑着说我给你揉揉,说着就把爪子伸了上去,薇妮笑着阻挡,秦时鸥吹了个口哨,正在回味美食的熊大、虎子和豹子一起扑了上来。

薇天下书库.小说

妮咯咯的笑着,她顾左不顾右,秦时鸥终于抓到机会沾了点便宜。

打闹着,电话响了,秦时鸥一看是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渥太华分部总经理安东尼-怀特打来的。就赶紧了。

怀特说话总是那么不急不缓,告诉秦时鸥道:“秦先生。您好,Q2季度税的详细单据我已经都发到你邮箱了。您有时间查看一下,不明白之处,欢迎随时来电。如果没问题,那记住账单号和居民保险序列号,去当地CRA办手续就行。”

CRA就是加拿大国家税务局(Canada-Revenue-Agency),他们是直接对秦时鸥这种中小型企业主负责的税收单位。

是的,秦时鸥虽然号称坐拥价值数亿人民币的渔场,实际上在加拿大这就属于中小型企业,另外这种判定不是以企业价值做为唯一标准。还有提供的就业岗位。

秦时鸥上网看了看,说起来惭愧,他二季度的收入其实就是一个拍卖会,但是缴税可不只是缴纳艺术品的拍卖税,在加拿大就是买蔬菜、买米买面也要缴税,更别说买车,这些税都是综合在一起的。

尽管财大气粗,可秦时鸥打开税单之前,还是胆颤心惊了一把。生怕自己一半家产直接飞走。

这可不是夸张,首先,艺术品拍卖税是很高的,占到恐怖的22%。秦时鸥当初拍卖到手的钱是六千万左右,这就是一千三百万,加元!

折合成人民币这是多少?六千五百万!整整六千五百万!

另外。渔场还欠着政府钱呢,这一次肯定是连同税款一起交。哈姆雷已经很给面子了,没有追着他屁股要钱。

结果打开税单一看。结尾是缴税C$10,855,542,也就是一千万多一点,不足一千一百万。

秦时鸥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光是艺术品拍卖税应该就是一千三百万,何况他又是买车又是买游艇,税费应该更高才对。

账单上面罗列着密密麻麻的一串串数字,秦时鸥看的眼晕,薇妮问他怎么回事,他解释了一下。

“你要交一千一百万的税?”薇妮倒吸一口凉气,即使她见惯了富豪,得知这个数字之后,也是震惊。

秦时鸥挠挠头,道:“应该是一千四五百万吧?好像算错了。”

薇妮看了看,解释道:“没错,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不会算错账,别看我,不是我对他们有信心,而是这句话是他们的宣传语。哦,我看懂了,他们为你进行税务规避。”

“你提供了三个就业岗位,收养了四个孩子和一个智障青年,而且孩子们和青年都因为国家不作为而遭遇过不幸,这些可以避税很多。另外,你还养了两条拉布拉多犬,这也能避税。”

秦时鸥哈哈大笑起来,道:“开什么玩笑啊,养狗也能避税?”

薇妮认真的点头,道:“当然,因为你养的是拉布拉多犬,这是纽芬兰省的本土动物,税法确实规定了,如果你为保护当地原生态物种做了贡献,那就可以避税,这是鼓励本地人保护自己当地的物种。”

靠了,秦时鸥挠挠头,难怪他娘的这告别岛几乎每家每户都养着一条拉布拉多犬呢。

德勤不愧是世界顶级会计师事务所,避税手段娴熟无比,秦时鸥买鱼苗、修码头,不仅不用交税,反而还能避税。尤其是那个购买鱼苗,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给他安了一个‘热心复苏纽芬兰渔场荣光的慈善家’的名号,这就省了接近一百万。

这么一张账单,秦时鸥就要给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付出八万多元,但确实很值,如果他当初省了这点钱,那就得至少付出二十五倍的税。

既然要交税,那就痛痛快快的,下午秦时鸥看告别镇的税务所开门,就去拿上银行卡交税了。

结果,他的车开到税务所的时候,正好有一行穿戴整齐、器宇轩昂的国人在参观旁边的镇政府,其中哈姆雷和奥尔巴赫在旁作陪。

得了,这是遇到做旅游考察的同胞了,秦时鸥无论如何得上去打个招呼。

哈姆雷给双方做了介绍,考察团带队的人叫做闫东磊,是个儒雅的眼镜男,四十来岁的样子,气质很好,一看就知道修养很不错。

秦时鸥和他握手,以为他是旅游公司的老板之类,结果哈姆雷一介绍他大吃一惊,这位先生可是大有来头,加拿大华裔互助会纽芬兰分会的会长。

加拿大华裔互助会(Canadian-Chinese-Societies),简称CCS,是加拿大本土很著名的一个政治团体,主体自然就是加拿大的华人和华侨,秦时鸥在签证的时候,大使馆就告诉了他一句话:“出事先别找警察和律师,先找CCS。”

由此可知,这个政治团体在加拿大的能量有多大。

秦时鸥搞不懂告别岛这么个小破地方和国内开辟旅游专线,怎么会惊动这么一位大人物,不过现在不好问,他只能把疑问憋在心里。

“秦先生过来是有何贵干吗?”闫东磊礼貌的说道,“不需要因为咱们是同胞,你就得在这里寒暄几句,请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忙完了随时可以来聊个天。”

秦时鸥甩了甩手里打印出来的税务单,道:“我是缴税的,没什么大事,碰到咱们同胞也是缘分,无论如何要说几句话。”

一听这话,哈姆雷眼睛亮了,迫不及待的问道:“秦,缴税是多少?”

加拿大人和华人不一样,华人讲究财不露白,尤其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加拿大人尤其是他们的邻居美国人不一样,直来直去,和钱相关的事情更是要公开,不能扣扣索索。

秦时鸥多了个心眼,将税单递给了哈姆雷,绅士镇长一看,眼睛都变成诱鱼灯了:“上帝,一千零八十万?”

周围旅游团的人能听懂英语的人,嘴巴立马咧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