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8 怎么钻空子5/5

198.怎么钻空子(5/5)

立马,在场一多半人用怪异的眼光看向秦时鸥,有几个人对英语不太懂,哈姆雷吐字又快,所以没听懂,就低声问道:“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这么个表情?”

“这个小伙子是来缴税的,要缴纳一千多万的税!”

“哎哟卧槽,一千多万啊,加拿大的税真黑,这钱在京都三环都能买两套房子了。”

“你他么逗我呢,一千多万加元!别墅也能买两套!”

秦时鸥暗暗叫遭,如果是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要是能缴税一千万,恨不得身边所有人都知道。

可现在来了告别岛,一是因为小镇低调简单的民风抚平了他情绪中的狰狞棱角;二是过了一个多季度的土豪生活,他的逼格提升了很多,已经学会了韬光养晦,喜欢上了低调的奢华。

这样突然之间,他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自然不太舒服,就笑了笑没有接哈姆雷的话。

闫东磊嘴角也抽了抽,这下子他直接问道:“秦先生,你对政治有兴趣吗?对自由党有没有了解?”

秦时鸥尴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闫会长,我刚来加拿大一个季度,而且在告别镇这样的小地方待着,对政治这块不太了解。”

他给奥尔巴赫使了个眼色,老爹永远是他的贴身小棉袄,便悄无声息的回身进了镇政府旁边的税务所。

随后,奥尔巴赫出来,大概一两分钟。税务所里出来一名工作人员,说道:“你们有缴税的吗?请快点。因为我们的报账机有点问题,待会要送去圣约翰斯修理。”

借着这个机会。秦时鸥告辞离开,进了税务所将税单还有社保编号等等报了上去。

像他这样的中小型企业主,缴税不是像普通人缴纳个税那么简单,签字结束,需要填写好几份资料和报表,而且他还没有驾照,这样就更麻烦了。

忙活了半个小时,秦时鸥才拿到了缴税证明,资本主义社会也有好处。那就是有钱人的天堂,因为秦时鸥缴税超过一千万,他的社保等级得到提升,这可比国内政府给你一块刻着‘缴税大户’的奖牌有用。

他现在的社保等级,足以保障他以后涉及到民事、刑事纠纷的时候,当地警察局得取得省一级法院开出的搜查令才能搜索他的家,也可以保障他优先到国立医院看病就诊。

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国内是人脉和职位决定一切,加拿大是金钱决定一切。

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哪怕你是条狗,美国人也愿意对你顶礼膜拜,这是著名电影《美国往事》麦克斯对主角面条说过的一句话,一针见血!

划卡缴税不久。秦时鸥电话响了起来,是纽芬兰蒙特利尔银行行长阿伦-布兰登打来的电话,声音热情洋溢:“秦。你的客户经理告诉我,说你的银行卡刚刚消失了一千多万大洋。如果我没猜错,你是缴税了是吗?”

对于阿伦-布兰登。秦时鸥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帮他拿过持枪证,就说道:“是的,我刚刚缴税。”

布兰登打电话没什么鸟事,还是跟钱挂钩,绕了一达通,聊了家庭、渔场、篮球、赛马和葡萄酒之后,言归正传:“下个季度如果您要报账,我建议您试一试我们银行的服务,我们有专门的税务经理人,都是高薪从四大税务所挖过来的人才。”

秦时鸥答应了,这个季度自己不会有什么高额收入,卖个人情给布兰登也好。

结果,现实中变化永远多于计划。

他还在盘算自己身上剩下多少钱,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潜水员比利-斯特默打来的:“秦,我已经到了圣约翰斯,你是在告别镇是吗?那我现在过去是否方便?”

秦时鸥暗道你人都到圣约翰斯了我能说自己不方便?就告诉了他地址,说自己会在码头等他。

比利似乎知道秦时鸥不太欢迎他,开门见山的抛出了一个话题:“我这次来,带着一个帮你处理一百吨白银的计划,如果没问题,最多一个月这笔白银就能换成现金!”

卧槽,秦时鸥挂了电话就在心里来了句国骂,他这才想起,这个季度他的收入不是比较少,而是可能很多!到时候自己让蒙特利尔银行帮忙搞避税问题,不知道靠谱不靠谱啊。

距离比利到告别岛还有一段时间,秦时鸥先回了别墅放下单据,然后和薇妮说了一下情况,说有朋友要来做客。

薇妮听他说完,说道:“比利-斯特默?我知道这个人,他在迈阿密很有名,是个,嗯。”她抿嘴笑了笑,继续道,“是一个很出名的花花公子,也是一位很出色的潜水专家。”

一听这小子是花花公子,秦时鸥立马撇清关系,解释道:“我不认识他,他这次来是想找我要一个笔记本。我曾经在海里得到过一个笔记本,是一艘荷兰船邓氏鱼号的船长笔记,好像和什么美国与荷兰的公案有关。”

薇妮一愣,随即道:“看来有好戏了,不知道你是否留意,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和荷兰政府之间现在关系特别紧张,双方恨不得对方立马破产。我认为小斯特默先生这么急着找你,是要打算给荷兰政府找点麻烦。”

秦时鸥还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事,就问道:“什么意思?一个打捞沉船的和荷兰政府能有什么猫腻?是不是他们打捞了什么东西,荷兰政府给抢走了?”

薇妮微笑道:“你很敏感,是的,就是这回事。不过奥赛德被抢走的可不是一般东西,那是‘梅塞德斯号沉船’上的所有宝藏,总价值超过10亿美元!上面光是金银币,就有4.9万磅重!”

“你妈炸了!”秦时鸥顾不得面前站着心爱的姑娘,开口就来了句新式国骂。

薇妮看秦时鸥确实不了解相关事情,就给他介绍了起来:“这件事在美国是非常出名的,闹的很大,告别岛是世外桃源,可能对这类信息不太敏感。”

“梅赛德斯号军舰是西班牙的一艘护卫舰,1804年10月5日,这艘战舰从乌拉圭蒙得维的亚出发,护送5809万枚金质比索、90万枚银质比索和大约2000枚铜锭、锡锭到加德兹港。”

“在抵达加德兹港口的前一天,梅塞德斯号受到正在与法国争夺欧洲霸权的英国海军袭击,并在海战发生后几分钟沉没。由于没有人确切知道其沉没地点,船上的财富就一直沉在了海底。”

“五年之前,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发起了一项代号为‘黑天鹅’的海洋打捞计划,他们找到了梅赛德斯号,使用先进的遥控小型潜水艇从沉船上打捞出了约50万枚金银币,然后运送到了佛罗里达州。”

“西班牙政府得知消息后,派遣外交部、文化部、国防部、法律部、驻美大使馆以及国家考古科研部门等多部门联合,并聘请了世达律师事务所与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对簿公堂,最后在美国最高法院打赢了官司,年初动用了两架大力神运输机将这些财宝运送回国。”

“毫无疑问,奥赛德上下肯定不甘心,这可是十亿美金的财富!他们辛辛苦苦才打捞上来,结果荷兰这边动动嘴皮子就抢走了,如果说他们不想复仇,那一定是假的。”

“所以,我说你的这份日记,可能成为引发一件大争端的导火索。”

薇妮用简洁的话语将这件事解释了一遍,同时也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尽量别掺和这些大集团和流mang政府之间的争端,对他没有好处。

秦时鸥听的津津有味,他摩挲着下巴,却想到了别的地方:这件事看似和自己无关,但利用好了,貌似也能钻营点空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