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9 金主来了1/5嗷嗷

199.金主来了(1/5,求订阅嗷嗷) 黄金渔场 天下书库

下午两点半,炽热的阳光尽情的炙烤着大地,仿佛要蒸干每一丝水分。

但告别岛四面环海的地理优势让它无惧阳光炽烈,温柔的海风带来了广袤的水汽,这样温度还是一样高,可只要不在阳光下暴晒,那吹着海风,就不会感觉天气多糟糕。

有些水气充沛的地方,夏天会让人感觉仿佛身在蒸笼中,而如告别岛这种地方却不会,因为它们隔着海洋太近了,海洋上吹来的海风,永远都是凉爽的。

告别镇人毕竟少,每天从圣约翰斯开过来的轮渡只有两趟,上午九点半和下午两点半。

秦时鸥开车提前等在了码头上,两点四十分,一艘已经有些古旧的客轮靠上了码头,几个零零散散的行人走了下来。

小镇只有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秦时鸥基本上已经把人认全了,所以当一个提着小皮箱、带着大墨镜的金发青年走下码头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比利-斯特默。

比利-斯特默也一眼认出了秦时鸥,码头上就这么一个华裔,很好确认身份。

秦时鸥走上去伸出手,使劲握了握比利的手掌道:“我是秦,伙计,欢迎你来到告别岛,路上比较累吧。”

比利看上去二十七八岁,身高一米八左右;天;下;书;库,小说 ,骨架粗大,金色短发剪得很短,一根根竖立着,好像头上长满钢刺一般,这样让他看起来侵略性十足。

他穿了一件NORTH-FACE的T恤和耐克的七分裤,满身朝气和活力,代表了美国的青年。自信、桀骜、勇敢、霸道。

当然,面对秦时鸥。他的桀骜和霸道只能收敛,一边握手一边摘下眼镜。比利兴奋的说道:“不不,路上还好,只是迈阿密飞圣约翰斯的飞机上空姐档次太差,否则我觉得这趟旅途会很愉快。”

秦时鸥礼貌的微笑,暗道难怪薇妮说这家伙是个著名的花花公子,跟自己一个陌生人初次见面这家伙就谈起了女人,这简直就是一匹人形种ma。

这些不能说,秦时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告别岛,带着比利上车。

看到总统一号。比利笑道:“你骑了一匹好马,伙计,我哥哥格雷格也有这么一辆车,性能很棒,底特律的工人们打造了一件很棒的艺术品。”

一般来说,像比利这种自来熟的人,秦时鸥不是很待见,但比利这家伙有点奇怪。

才刚认识他就敢和秦时鸥勾肩搭背,大声说笑、随意开玩笑。却没有让秦时鸥感到厌恶,反而因为他的自如迅速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好像他天生就适合和人做朋友。

上车不久,比利就开门见山。说道:“秦,我这次来两个目的,一是帮你解决白银问题。二是想看看邓氏鱼号的船长日记,如果可以。我想得到它。”

秦时鸥说道:“这个细谈,到了我的家里。慢慢谈。”

总统一号开进渔场,又开了一段时间才停在别墅前,比利咂咂嘴,道:“哇喔,伙计,你的地盘可真大,难怪你不在乎那些白银,如果我有这么大的渔场,即使所罗门王的宝藏放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在乎。”

秦时鸥笑着说过奖,他下了车,虎子和豹子欢快的从门口跑了上来。比利还想自来熟一下,对着两个拉布拉多吹起了口哨,叫道:“小伙子们,到我这里来,我喜欢你们。”

他的热情吃了瘪,虎子和豹子听到他的哨声歪着头看向他,然后一起不屑的瞥了一眼,继续摇着尾巴跟在秦时鸥身后。

比利哈哈大笑,他走在秦时鸥前面想进别墅,结果一个圆滚滚的肥大身影扑了出来,当胸就撞了上去。

这样比利防不胜防,他赶紧后退结果踩岔了楼梯差点后仰跌倒,好在秦时鸥一把扶住了他。

站好之后,比利有些惊魂未定,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肉滚滚的短毛家伙,道:“上帝,这是什么玩意儿?别告诉我它是一头熊,难道还有熊长成这样子?”

熊大瞪着漆黑的小眼无辜的看着比利,大白跳到它肩上,两个小家伙挡住了路。

被一头半人高的棕熊迎面扑击,这种震撼是很强烈的,不说一头熊,就是你在陌生环境下被一条土狗扑击,恐怕也会吓得双腿发软,所以这会比利有点忌惮了。

秦时鸥解释说这是自己的宠物,薇妮跟在后面走出来,对着熊大招手脆脆的说道:“到妈妈这里来,乖孩子,不要吓到客人。”

薇妮还是那幅波多米亚长裙和雪纺纱罩衣打扮,慵懒的风情和典雅的气质完美结合,她的出现让别墅小院变得更加生动起来。

比利发出‘哇哦’一声惊呼,然后回头对秦时鸥挤了挤左眼,悄悄竖起大拇指。

薇妮对他礼貌性一笑做了问候,然后带着虎子、豹子和熊大一行进了屋。

等她离开,比利对秦时鸥钦佩的说道:“你简直是人生赢家,伙计,你是能让三十亿男人羡慕的家伙!这是你的女友?她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姑娘!”

这样一路回来,比利和秦时鸥就熟稔进来,进屋两人一人拿了一瓶冰啤酒坐在门口,就直接切入了主题。

比利先做了自我介绍,他是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的小股东,现在公司的总经理格雷格-斯特默就是他的亲哥哥,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的考古学,现在在公司做潜水员。

比利先说了怎么处理这些白银,道:“邓氏鱼号是在一场暴风雨后突然消失的,当时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沉没地点,所以一直无法打捞,现在你发现了它,它是在深海还是浅海?”

不等秦时鸥回答,他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在深海,那恐怕我得让我们的打捞船过来帮你打捞白银,如果在浅海,显然你自己就能处理这些,我帮你卖出白银就行。”

秦时鸥道:“处理白银没什么麻烦,我只要将它出售给贵重金属企业不就得了?”

比利笑着摇头,道:“不是这么简单,伙计,首先,你的白银纯度如何?直接卖给贵重金属公司,他们不会给你公道价;其次,你的白银量太大了,缺少清晰的来源证明,他们不敢收;最后,即使你说你是从海里捞上来的,可是,它们是从哪里捞上来的?公海?国家海域?私人渔场?不同来源不同处理方法,小心你们的政府坑你。”

秦时鸥笑了起来,他之前咨询过奥尔巴赫,确实,这批白银量太大,不好处理。

见秦时鸥微笑,比利也笑了起来,然后狡黠的说道:“如果我们帮忙,那就简单多了。我们奥赛德专门处理海洋打捞上来的财物,所以销售方面有自己的渠道,只要把你的白银重新烧融提纯,肯定能卖出一个好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