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00 纷至沓来2/5

黄金渔场

说几句话,200章了,算是一个坎,一路走来,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每一位支持渔场的兄弟姐妹!最后,顺便求一下订阅和嘿嘿,弹壳会努力哒

比利斯特默想看看邓氏鱼号船长日志,秦时鸥将这本几乎泡烂的日记从真空储物箱中拿了出来,自从得知它的重要性之后,他就特意买了一个真空储物箱将日志保存了起来。到网

真空储物箱就是一个带着小抽气泵的合金箱子,开口是个类似小窗户的东西,拉开就能拿出和放进东西,只要闭合开口,用抽气泵就能抽干净里面的气体,用来保存这种几乎腐烂的日志最合适。

日志样式古朴,皮质外套包装上有一个标志,是个手里持着剑和天平的三头女妖。

一看到这个标志比利就激动的点头道:“没错,这是当时负责运送这批白银的费尔南德斯家族的徽章,这日志是真货。”

秦时鸥惴惴不安的打开日志,上面的字迹已经很模糊,每一页能看清的字母可不多,尤其是记录人字迹潦草。

但比利不在意,他仔细的查看了一番,道:“保存的不错,看来这日志是做过防腐、防水泡处理的。”

听了这个评价,秦时鸥差点笑尿,这还叫保存不错?那保存不好什么样子?直接捞上一堆浆糊来?

比利没有因为他是行外人就糊弄他,解释道:“你看字迹已经很模糊,但只要通过布鲁克斯微观雕印还原法处理一下,就能在电脑上看到日志上的内容。”

然后,他给秦时鸥解释了一下,这日志的材质不是纸张而是硝制的小牛皮。当有人在上面写下东西的时候,因为小牛皮不容易沾染墨汁,所以必须得用力才行,这样就留下了痕迹。

而尽管小牛皮被水泡过,可是不同痕迹在相同时间、相同海水中浸泡过产生的变化也不一样,通过电脑的复原比对,就能找到上面刻画过的痕迹。

晚上秦时鸥请比利去希克森老爹的餐馆吃了顿饭,送他去了旅馆休息,随后他就打电话给了利氏拍卖行的总经理罗伯特布莱克四世,询问白银处理的办法。

虽然这么做不太地道。但秦时鸥现在已经学会了一句话,叫做生意就是生意。

比利这次来肯定不是单纯想做好人,他也是为了利益而来。并且已经展示出了他的条件:帮助秦时鸥处理白银,得到邓氏鱼号船长日志。

但秦时鸥对奥赛德打捞公司另有图谋,所以白银的事情他尽量不想和比利牵扯上关系。

小布莱克接了电话,他似乎在什么很嘈杂的地方,狂放的音乐、人们的怪叫声交杂在一起,让习惯了安静的秦时鸥一个劲的皱眉。问道:“你在干嘛?”

小布莱克哈哈笑道:“我在朋友的party上玩呢。怎么样,秦。有没有兴趣?过两天我这边也要举行一个party,会有很多美酒、美女哦。来吗?”

秦时鸥道:“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既然你有活动,那就长话短说。我有一批白银,你有没有办法处理?一百吨上下。”

“一批白银,那还……法克,等等,你说什么?一百吨上下的白银?”小布莱克的笑声戛然而止,接着听筒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我的胸口有点痒,帮我挠挠行吗?”

秦时鸥估计自己打扰了人家的狂欢,就说道:“算了,这件事明天再说吧。”

小布莱克叫道:“明天说没关系,但你问的是一百吨的白银,是一百吨对吗?”

得到确定消息,小布莱克就挂了电话,秦时鸥苦笑摇头,估计这家伙去给美女揉胸口然后滚床单了,自己最命苦,家里有一个超级美女,结果只能看不能吃。

回到别墅,薇妮还在等着他,见他回来端给他一杯热牛奶,然后笑着摆摆手,带着虎子和豹子上了楼。

秦时鸥握着暖呼呼的牛奶,心里也暖呼呼的,看着薇妮的背影他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睡觉之前,秦时鸥先去渔场巡视了一下,白银凌乱的堆积在珊瑚礁上,猫鲨兄弟们最近似乎对这玩意儿有点兴趣,一直在其中穿梭,似乎想在这里扎根。

秦时鸥跟雪花和冰刀学坏了,看到猫鲨兄弟们也想欺负它们,就一个心神转动,一条十多米长的超级噬人鲨从渔场深水处呼啸而来,直冲猫鲨兄弟们所在的地方。

星期一先发现了这条噬人鲨,秦时鸥感觉这家伙的眼珠子都吓直了,随后猫鲨们仓皇逃窜。

秦时鸥控制噬人鲨追着猫鲨们四处乱跑,正玩的开心,雪球和冰刀忽然虎视眈眈的冲了上来,两个小家伙都没有两米长,结果看到噬人鲨一点不害怕。

冰刀估计还记着自己刚出生时候被大鲨鱼们差点吃掉的悲催往事,这次撞上噬人鲨就想报仇,而雪球作为它的好兄弟自然不甘落后,两个屁大点的小家伙竟然从左右夹击了噬人鲨。

秦时鸥可不想伤害到自己的小宠物,就将噬人鲨送回了渔场深处,打了一场胜仗,雪球和冰刀格外欢欣。

而另一件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星期一等猫鲨兄弟们一看这俩小字辈这么厉害,竟然腆着脸来拜码头做了小弟!

它们倒也是机灵,你看雪球和冰刀还是娃娃呢,就能追的大噬人鲨逃命,将来长大了,那还了得?抱大腿,赶紧抱大腿啊。

渔场一切按照正常轨迹在发展,秦时鸥看没问题就入睡了。

清晨,秦时鸥跑步回来,看到手机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小布莱克打来的,他将电话回了过去,以为是小布莱克的party狂欢刚刚结束。

结果小布莱克接通之后直接说道:“秦,我已经到圣约翰斯的码头了,九点半到你们告别岛。”

秦时鸥快晕了,道:“上帝,别告诉我你昨晚得到我电话就连夜赶来了圣约翰斯,你疯了啊?”

小布莱克哈哈笑道:“金钱能让人疯狂,这不是正常的吗?”

秦时鸥无奈的说道:“可问题是,我只是咨询一下,我没有一百吨白银!”

小布莱克不在乎,道:“少来这一套,秦,我了解你的脾气,或许你现在还没有一百吨白银,但是我敢打赌,你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可以得到一百吨白银,否则你不会半夜给我打电话!”

“那你白天再来也行啊。”

“不不不,秦,做生意必须得抢占先机,别说晚一天,我就是晚一分钟,都有可能错失这笔大单子。”

秦时鸥无奈苦笑,挂了电话他准备去接小布莱克,结果九点钟的时候,纽芬兰蒙特利尔银行行长阿伦布兰登也打来了电话:“秦,我准备登机了,下午见。”

“怎么回事?阿伦,你这是要干什么?”

“别来这一套,小布莱克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一百吨白银不是吗?哈哈,你不会以为他一个人就能给你处理上亿资金的东西吧?相信我,我也是销赃的好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