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03 要入账了5/5

203.要入账了 5/5

闫东磊一行人,身家都很是丰厚,平时吃东西也很挑剔,不管什么所谓的美味,都不可能吸引他们再像普通人那样狼吞虎咽。○

可是秦时鸥的这一桌菜打破了常规,包括哈姆雷在内的五个人狂吃海塞,口水与菜肴齐飞、刀叉共鱼肉一色,让伊沃森都产生了紧迫感。

一盘盘的菜肴没用多一会就变成了残羹剩肴,基本上全吃出来了,连盘子底都清空了,尤其是大菱鲆,最后比利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用刀叉将鱼骨清理了一遍。

秦时鸥不得不去加了两次菜,又做了西红柿牛柳汤、清炒佛手瓜、煎鱼排,这样才满足了一行人的胃口。

吃饱喝足,闫东磊几个人都不顾形象的斜躺在椅子上,虎子和豹子扒着薇妮的凳子抬头看了看,然后失望的叫了两声,桌子上的盘子空空如也,它们什么也没得吃。

薇妮笑着拍了拍小家伙们的脑袋,她很自如的起身收拾残局,鲍里斯四个孩子不甘落后上去帮忙。

回了厨房,薇妮拿出化冻的鹿肉,用刀切好之后放进高压锅里煮了一会,然后分给熊大、虎子和豹子,又拿了浆果给大白、小明和小黄鼠一家。

尼米兹扑棱着翅膀从窗外飞了进来,张开嘴就‘嘎嘎’的叫了起来。

薇妮摸了摸它的翅膀,道:“ok、ok,没有忘记你,瞧,这是刚刚捞上来的鲱鱼,你最喜欢吃的,是不是?”

将鲱鱼拦腰切断。薇妮喂给了尼米兹,大军舰鸟快活的拍打翅膀。脖子一伸一探吞了下去。

棕熊也喜欢吃鱼,熊大吃着盆子里的想着锅里的。看到尼米兹吃鱼,它将饭盆抱在怀里,伸长脖子‘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

薇妮拧了拧它那圆滚滚的耳朵,将一条三十多公分的新鲜鲱鱼撕扯开来放进它的饭盆,无奈道:“有你的,什么都有你的,你就使劲吃吧,吃成个大胖子,你老爹肯定会逼你减肥。”

熊大对海神能量改造过的鱼别有兴趣。它‘吧嗒’嘴咀嚼着,小黑眼珠咕噜噜的转,牢牢盯着薇妮的手,拿出什么吃的它就要吃什么,至于减肥?哈,谁在乎?

闫东磊看秦时鸥有客人来了,知道自己不便久留,他和秦时鸥约了个时间就和哈姆雷离开了,秦时鸥送比利去了旅馆。小布莱克和布兰登则在别墅等着他。

比利和小布莱克、布兰登双方虽然都没有提过白银相关事宜,可是心有灵犀,都隐约明白对方来找秦时鸥的意图。

秦时鸥回来,小布莱克一改之前好像吃撑的不死不活的样子。精神抖擞的问道:“伙计,一百吨白银?”

“我不确定,只是知道一个可能的打捞位置。”秦时鸥没有好气的说道。他还是不能原谅这小子竟然把自己机密消息告诉布兰登的事情。

小布莱克和布兰登都是掌控大型企业的人精,怎么能不明白秦时鸥的意思?

于是。小布莱克解释道:“秦,请你相信我们。我们可以帮你解决一百吨的白银,但我一个人可不行,我有渠道提炼白银,可是无法销售出去,而布兰登就能做到。”

布兰登笑道:“我们的银行有白银储备资格,只要将它们提炼出来,我找朋友给白银做个鉴定,就能直接给你换算成蒙特利尔银行里的一串数字。”

既然都开门见山了,秦时鸥就不好再小鸡肚肠,他坦白道:“你们知道比利的身份,他也可以帮我处理这些白银。而且,他不需要我出任何费用。”

小布莱克立马道:“那他一定对你有所企图,而你偏偏不想让他如愿。”

都是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秦时鸥打了个响指,道:“你们说吧,一百吨的白银,我最后能拿到多少钱?”

布兰登看看小布莱克,后者示意他来说,于是解释道:“这得看白银最终的提炼结果,按照你的意思,这批白银是从海洋中打捞出来的?以前白银提炼技术不行,所以不够纯,一般来说,税前你能得到这批白银总价值的90—92%。”

秦时鸥知道,白银处理起来是很麻烦的,这不像是一些古董艺术品,说是家传宝就行。

如果谁家里储存这么多白银,那在加拿大,就已经构成经济犯罪了。而如果告诉政府这批白银是来自海洋,那会比较麻烦,政府会考察沉船的位置然后确定白银的归属权,到时候秦时鸥甚至会分毫不得。

这一点不夸张,欧美政府很讲原则,只要考察举证海底宝藏不是来自公海,那基本上会全额没收,才不去管你打捞宝藏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和心血,奥赛德打捞公司与荷兰的纠纷就是前车之鉴。

小布莱克和布兰登,他们插手就是要动用家族力量,然后收取中介费,直接绕过政府考察举证这个阶段,只要秦时鸥以后补上税款就可以。

至于这批白银到底是在哪里打捞上来的?那时候秦时鸥说是哪里就是哪里。

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里,金钱和家族的力量!

双方迅速议定,小布莱克明天就可以联系专机来运送这批白银,布兰登则回去准备银行采购这批白银所需的手续和文件。

“合作愉快,秦,恭喜你正式迈入亿元富豪俱乐部。”布兰登和小布莱克一一和秦时鸥握手。

小布莱克羡慕道:“我真不知道你运气怎么这么好,你才得到了家族遗留给你的艺术品,结果又找到了这么棒的一艘海底沉船,我只能说,你是上帝的宠儿,秦!”

秦时鸥的心猛烈跳动了一下,自己的海神意识是绝对不能暴露出来的,但自己的异常作为很容易被有心人盯上,而偏偏海神意识以后还会源源不断的找到沉船宝藏。

那么,他是时候考虑得给自己找个规避风险的办法了。

第二天一早,秦时鸥带上之前准备好的大型保险箱去了珊瑚礁海域,枪乌贼苦工团出动,将银板运送进了吊篮中,伊沃森则不辞劳苦,将银板装入了保险箱。

足足忙活了一上午,秦时鸥和伊沃森差点累瘫,要知道这两人的力量和耐力都是人类极限,可一百吨的白银要装起来实在是个重活。

中午,从多伦多飞来的利氏拍卖行专机在圣约翰斯机场降落,秦时鸥让大脚雷耶斯雇佣了一支奔驰重卡车队将一百吨白银送到了机场。

自始至终,雷耶斯等人都不知道这些保险箱里装载的是什么,如果让他们知道,这是一百吨白银,估计现场就要上演白银大劫案了。

确定了白银的真实性,回到银行的布兰登直接签署手令给秦时鸥支付了一笔订金——足足两千万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