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04 这才是我要的1/5周末爆

204这才是我要的1/5,周末爆更

这个周弹壳先休养生息一下,然后周末尽量爆更,希望大家等待一下。另外,如果大家能订阅和投个月票啥的,那弹壳就更感激不尽了

没有这笔订金,秦时鸥绝不可能将白银托付给小布莱克和布兰登,一百吨的白银,足够两人抛弃与秦时鸥之间的友谊然后翻脸不认人。

这样吃了午饭,秦时鸥采取找了比利,见了面,比利开了个玩笑,就说道:“看来,你的白银不需要我帮你处理了。”

秦时鸥笑了笑,这些世家财阀出来的子弟,远远比自己要聪明敏感的多,这比利虽然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薇妮还说他是花花公子,但很显然,他不是草包。

“这不影响我们的合作。”秦时鸥说道,“邓氏鱼船长日志送给你们,并没有问题。”

比利脸色一喜,随即问道:“条件呢?”

秦时鸥道:“两个,一,你们与西班牙政府谈判后获得的好处,我要拿百分之十五;二,我要入股你们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起码占到10%的股份,价格你们开。”

听了这两个条件,比利吃惊又疑惑,他使劲摇头,道:“不不不,秦,我承认你是个好朋友,但这两个条件根本不可能成立。另外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入股我们公司?我认为,你根本不缺钱。”

秦时鸥笑道:“你要明白,比利,我的伙计。世界上没有人不缺钱,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也缺钱。如果这两个条件你们不愿意答应。那就太遗憾了。”

其实之前秦时鸥还疑惑呢,奥德赛一定要得到这本日志干什么?起诉荷兰政府?先不说这日志能否成为直接证据。就算起诉了,西班牙政府否认这件事不就得了?他们难道还会真的对美国政府赔付四百万吨白银?

他把这件事和奥尔巴赫说过之后,老头子告诉他,奥赛德不会真的去状告西班牙,他们会拿着这份证据向西班牙政府谈判。

因为他们之前打捞上来的梅赛德斯号军舰上的一部分沉宝,依然封在奥赛德的保险库中没有被西班牙政府运走。

西班牙政府不是不想运走,而是剩下的沉宝和船上的金银币不是一回事,那些金银币都是当时的西班牙货币比索,是属于西班牙前政府的东西。

这些剩下沉宝。大多是金银铜锡质地的艺术品,是当时的西班牙海军从土著中掠夺来的东西,按照现在的《国际法》,这些东西都是非法物资,西班牙政府要拿回去可不会像拿回金银币那么理所当然,是继续要进行漫长官司的。

这场官司谁胜谁负不好说,奥赛德和西班牙政府处于天平两端,这份日志,是能改变天平平衡的重要砝码。

要知道。这场官司是在美国最高法院进行的,如果让美国人知道建国之初他们被西班牙人给阴了四百吨白银,那这场官司西班牙政府还能赢,就神了!

比利千方百计想要说服秦时鸥。但他白费苦心,如果秦时鸥不知道这里面的曲曲绕绕还好说,做个顺水人情就行。可现在他已经了解了这个日志的重要性。美国人想轻易拿走?做梦!

两人在秦时鸥的渔场里从中午谈到傍晚也没有结果,比利最后熬不住了。开始频频打电话,最后他说道:“百分之十五的利润。这不可能。不妨直说,伙计,剩下的金银器价值是一亿美元,我们不会白白给你一千五百万,那是一千五百万!”

“那你们准备和西班牙政府打持久战吧。”秦时鸥笑着下了逐客令,“再见,比利,希望以后有合作的机会,另外如果你们需要优秀律师,我把奥尔巴赫先生推荐给你们。”

比利赶紧说道:“别着急,秦,我没说我们不能合作,百分之十五的利润太高了,最多百分之十。至于你要进入奥赛德的董事局,这真的不可能,因为我们是家族性企业,不可能让外人介入。”

“就是百分之十五,我可以不进入你们的董事局,这是底线,如果你想要继续谈判,那我劝你死了这份心,主权问题不容谈判!”秦时鸥最后引用了邓大爷的一句名言。

比利都快哭了,这和主权问题有什么关系?他又准备打电话,秦时鸥将一份资料递给了他,道:“看清楚,现在的局面对你们很不利,没有这本船长日志,我想你们保住这一亿美金的机会最多只有五分之一。”

这份资料是奥尔巴赫用了一整天调查出来的结果,他动用了在佛罗里达州法院和最高法院的关系,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数据。

另外,比利没有对他说实话,奥赛德当初打捞了梅赛德斯号战舰上的沉宝之后做了估价是4.9亿。现在西班牙政府追缴回去的金银比索只价值3.5亿,也就是说,他们手里还掐着最少1.4亿的东西。

比利又打了几个电话,秦时鸥也打电话,让奥尔巴赫拟定合同,他确信比利肯定会接受他的条件,因为打捞梅赛德斯号战舰耗资太巨,已经让奥赛德账目出现赤字了,他们必须要保住剩下的金银器,而这份船长日志就是最好的保证。

果然,比利放下电话,无奈的说道:“董事会最终结果,如果这份日志有足够有用的证据,那我们可以给你14%的分红,这是我们的底线……该死的,14%!秦,14%,法克,我得到的分红都不会超过2%!”

“如果我说,我会从我的14%分红里面拿出2%送给你,你怎么看?”秦时鸥微笑道。

比利猩红的眼珠子一下子凝滞了,他愣愣的看着秦时鸥,良久才强笑道:“你在开玩笑,秦,哈哈,这个玩笑,不太好笑。”

秦时鸥道:“哈哈,确实是玩笑,不过我也确实会给你一部分钱,可能是1%,但这也不少了,上百万,不是吗?”

“为什么?”比利看出秦时鸥很认真的了,因为他已经在电话里告诉奥尔巴赫将这一条拟进合同里。

秦时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说道:“比利,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邓氏鱼号的?”

比利深吸了口气,道:“说实话,我很想知道,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我深信,西班牙政府自己都不会知道它的沉没地点,因为这个秘密太可怕了,必须得永远埋在海洋里。”

看着夕阳西下还有余晖,秦时鸥带着比利骑上暗夜雷神冲入海洋,迎着火红的夕阳,他从摩托艇上站起来,开始连绵的吹起口哨。

比利正满面疑惑,很快,海浪涌动,一道水箭忽然穿透水面射了出来,直接喷了秦时鸥一身。

接着,他震惊的看到,一条健硕的小白鲸从水里钻了出来,两个鱼鳍拍打水面,身躯几乎是直立在水中,张开大嘴对秦时鸥发出一声欢呼:“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