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15 美丽夜2/5

215.美丽夜(2/5)

秦时鸥黑着脸看向哈姆雷,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很好笑是吗,镇长先生?那我问一下,为什么我缴纳遗产验征税,也是用的4200万这个价格基准?!”

哈姆雷的笑声戛然而止,尴尬的看向秦时鸥,看对方面色越来越难看,他急忙摆手道:“这可不能怨我们,秦,这是你爷爷当时和政府签订的合同上的规定。”

“什么?”秦时鸥皱眉问道。

哈姆雷看着夜空,皱眉陷入回忆,慢慢说道:“我具体没有参与这份合同的谈判,但我听说过,好像是你的爷爷和政府达成约定,渔场十年内无人打理不能当做破产和无主之物来处理,到时候会有人来接收渔场,以渔场最高价值为标准来缴纳遗产验征税。如果超过十年,依然无人接收,那才可以申报破产了。”

秦时鸥这才了然,第十个年头,自己来了。

这样他觉得二爷爷留下渔场这件事又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为什么非得是十年之约?为什么渔场给了自己而不是父亲?这海神意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我明白了,你说的就是渔场的卖价,是吗?没有可以协商的余地了?”秦时鸥问道。

哈姆雷耸耸肩,道:“破产的两个渔场,已经是最低价格,不可能更低了,因为那两个渔船欠着银行的贷款,实际上出售的钱就是用来还给银行的。至于鳕鱼家乡和罗斯先生,可能价格还有的谈,找时间我给你约谈一下两位渔场主吧。”

薇妮看两人谈的差不多了。就送上压榨的苹果汁,秦时鸥尝了一口。夸奖道:“味道棒极了,亲爱的。”

哈姆雷看小两口含情脉脉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该走了,提起鱼竿去了侧舷的位置,将鱼竿插了起来,准备大鱼上钩。

秦时鸥搂着薇妮坐在甲板上,虎子和豹子趴在两人身边,他感受着海风拂面的感觉,仰头看着空旷闪亮的星空,轻轻抚摸着薇妮的纤腰喃喃道:“如果时间就这样停止,那该多好。”

薇妮将头靠在他的怀里。闷闷的说道:“秦,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希望你能理解我,我需要一份工作。”

秦时鸥现在的身价,别说养一个薇妮,就是养整个加航美女空姐团都没问题,但是他不可能这么做,薇妮需要一份工作不是想赚多少钱。而是要做到经济独立。

北美女孩,只要有点志气的就这么做,她们非常追求经济独立。

秦时鸥吻了薇妮一口,道:“我理解你。薇妮,去做好你的工作,不过不知道你这样老是请假。会不会影响什么。”

薇妮骄傲一笑,道:“如果加航不愿意。那我就离职,到时候我在圣约翰斯找一份工作不就得了?”

秦时鸥说道:“这些以后再讨论。来吧,我们钓鱼。”

他用海神意识在海底搜寻大鱼,然后找了个资源比较丰富的地方让尼尔森停下了船,今晚就一直留在这里了。

尼尔森泡上咖啡带着大耳麦开始听音乐,其实他的小日子过的比秦时鸥要自在的多。

秦时鸥要满足薇妮钓大鱼的心愿,所以今晚他是配角,负责助攻。

他提了一桶冰冻的大西洋鲱鱼和北极虾上甲板,然后将北极虾用勺子舀着撒进四周水面,以此来吸引捕食的海鱼。

诱鱼灯已经打开了,这样北极虾洒落下去,就有一些鱼在水里若隐若现了。

这些鱼都不够大,大鱼不会把北极虾做食物,秦时鸥又开始切大西洋鲱,一条鱼切成四五段,有节奏的扔入水中,这样就可以引诱大鱼一步步上钩了。

哈姆雷是高手,他那边很快就有鱼上钩了,而且看钓竿弯曲力度,这鱼还不小。

果然一番搏斗,他将鱼竿提上来的时候,这是一条四十多公分长的红褐色海鱼,身上布满橙红色斑点,口大, 嘴巴长有利齿,看上去有些恐怖。

秦时鸥看了一眼,赞叹道:“好鱼,哈姆雷,你运气不赖。”

哈姆雷满意的笑道:“第一钩就能上来赤点石斑鱼,确实运气不赖。”

赤点石斑鱼,俗名为石斑、红斑,为辐鳍鱼纲鲈形目鲈亚目鮨科的其中一个种,广泛分布于北太平洋西部。这种鱼对盐度的适应范围很广,可生活在11~41%的盐度范围内,所以温热带海洋几乎都可以见到它的踪影,无非常见不常见而已。

在北大西洋,这种鱼就不是很常见,所以秦时鸥夸哈姆雷运气好。

秦时鸥的努力起了作用,哈姆雷这边钓上石斑鱼之后不久,薇妮的鱼竿也被拽弯了。

薇妮急忙往后拉鱼竿,秦时鸥握住她的手,教导道:“别着急,亲爱的,你首先要做的是稳住鱼竿。然后放一点线,试探一下你对手的力量,像这条鱼,力量不大,显然是条小鱼,那可以直接收回来。”

说着,他甩手往后一抖,一条雪白的鱼被甩上了甲板,大概二十多厘米长,还在那里一蹦一跳,虎子冲上去给了它一巴掌,直接将那鱼给拍晕了。

这是一条很常见的鳕鱼,估计是被北极虾引来的,秦时鸥摘下来就扔回了海里,这种鱼没有价值。

薇妮有些失望,秦时鸥搂抱安慰她,让她继续下钩,而他则不断往水里扔鲱鱼段,他相信迟早会吸引上大鱼来。

哈姆雷那边下了两个鱼竿,他不急不缓,没有鱼上钩那就看着夜空思考问题,有鱼上钩了就往上提。

拥有这种心态的钓鱼者往往是高手,宠辱不惊,方能有所收获。

果然,哈姆雷那边渔获不断,不长的世界就钓到了两条半米多长的鳕鱼和一条七十公分长的银鳞大马哈鱼。

过了一会,薇妮这边又有鱼咬钩了,她按照秦时鸥的指导试探了一下,这条鱼的力量也不大,就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提起精神将鱼往后拉。

她的力气比不上秦时鸥,所以做不到直接将这条鱼提起来,就收放轮座和这条鱼打游击战。

打了没几秒,突然之间鱼线剧烈抖动了一下,接着薇妮卡不住轮座了,轮座快速旋转,鱼线一下子就被拉出去五六米。

“怎么回事?”薇妮惊叫一声,险些抓不住鱼竿,秦时鸥抢步上去抓住鱼竿,结果轮座还在‘呼呼’转动,他往后拉动试了试力量,接着变色道:“这次是大家伙来了!”

哈姆雷从侧舷走过来往海里看去,夜色深沉看不清,就说道:“秦,跟它先过两招,争取让它浮出水面看看它的身份。”

有时候钓鱼会出现二次渔获的情况,就是你先钓到了一条小鱼,结果又大鱼盯上了这条小鱼把它吞了下去,这样大鱼就会上钩。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倒霉的成为二次渔获的大鱼都是鲨鱼,这时候就得让它浮出水面确定一下,若是鲨鱼那没有价值,砍断子线让它离开就行,省的浪费力气,万一断了主线还浪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