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16 巨大蓝枪鱼3/5

黄金渔场 216.巨大蓝枪鱼(3/5)

秦时鸥伸手抓住鱼竿,一股巨力传来,鱼线被绷得紧紧的,牵扯鱼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仿佛要拽断了一样。

哈姆雷放眼眺望,可惜夜色深沉看不清,不过毫无疑问,这上钩的是一条大鱼,还是超级大鱼,否则不至于让秦时鸥都产生吃力感觉。

虎子和豹子蠢蠢欲动,秦时鸥喝了一声:“趴下!”

对于这种可能有几米长的大鱼,虎子和豹子俩小家伙要是敢去吓唬人家,估计一口就能吞着吃了。

薇妮紧张的站在甲板看着鱼线,秦时鸥沉着的控制住轮座,松松紧紧、紧紧松松,驾驶室里尼尔森则操控巡航艇跟随鱼的走向来前进,以此来消耗那条大鱼的力气。

哈姆雷在旁边做指导:“秦,不要逼得它太紧,鱼线如果勒进它的腮里,那会让它痛苦难当。这样它就会用尽全力挣扎,很容易将鱼线扯断……”

如果一般情况下钓鱼,秦时鸥是不会动用海神意识的,钓鱼要的就是一个心情和成就感,用海神意识那就没意思了。

但这次要哄薇妮,所以他必须钓上这条大鱼,就先用海神意识去看了看情况。

海神意识入水,秦时鸥就看到了水中挣扎的那个大家伙,一条足足有三米长的大鱼!

靠,秦时鸥倒吸一口凉气,除了鲨鱼,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鱼。

这是一条旗鱼,脑袋前端有一根长而锋利的骨刺,背部呈蓝黑色,腹部呈银白色。身上有一排排淡钴色的斑纹,每条斑纹上有圆点排列,有两条背鳍及两条臀鳍,身躯整体曲线很是流畅。

秦时鸥现在也是一个合格老渔民了,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一条珍贵的旗鱼,叫做大西洋蓝枪鱼。

这种鱼是大西洋特有的一种旗鱼,其肉质含有高脂肪,在日本的刺身中是贵价的食材,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常常被当做捕猎黑鲔鱼的副渔获。

同样。因为它的商业价值,导致了渔民们的滥捕,进而使得这种鱼出现生存危机,现在变得稀有起来,很少有人能在垂钓的时候碰到这种鱼。

这条蓝枪鱼会出现在这里。估计是被秦时鸥注入了海神能量的鲱鱼段吸引来的,吃了鲱鱼段之后它恰好发现了薇妮鱼钩上刚刚钓到的那条活鱼,然后就贪婪的吞吃下去,导致了它现在的命运。

因为蓝枪鱼的珍稀,如果其他时候,秦时鸥会放养它,但这次薇妮好不容易才碰到一条大鱼,他只能将它钓上来以搏美人欢颜了。

蓝枪鱼带着告别号一直冲出去十几海里。速度这才开始减下,尼尔森手持鱼叉站在甲板上准备出手,哈姆雷则兴奋的看着海面。道:“我有预感,这次我们钓到的鱼,可能创造告别岛海钓纪录!”

秦时鸥用海神意识驯化蓝枪鱼,没办法,薇妮的主线太细,如果这条鱼发怒狂飙。是可以拽断鱼线的。

一番斗智斗勇之后,蓝枪鱼终于力竭。秦时鸥将它拉到渔船旁边,尼尔森出手如闪电。一把将鱼叉刺进了蓝枪鱼的后背。

“中了!”哈姆雷兴奋的说道,钓大鱼,在你没有把鱼拉到甲板之前,一切是不算的,因为即使最后用鱼叉刺到鱼,它也可能挣脱逃跑。

不过,鱼叉刺到鱼是一个分水岭,百分之八十的鱼是逃不掉了。

鱼叉末端连着绳子,尼尔森拉着绳子将鱼拖到了船边,露出了它真实面目,长度得有三米、鱼身光滑、目光凶悍,绝对是条好鱼。

哈姆雷配合的将绳套绑在大鱼的尾巴上,收紧绳套开动转轮机,这条鱼被收了起来。

“大西洋蓝枪鱼,三米长,最少七百磅,保存完好,真是太棒了!”哈姆雷高兴的说道,“赶紧放血,这条鱼要是能送到圣约翰斯的市场去,只要肉质差不多,我预计可以卖出三万元的价格!”

尼尔森对薇妮竖起大拇指,道:“好运气,美女,看来你的魅力的确是不可阻挡。”

秦时鸥让薇妮站在旁边拍照,然后两人又合影,总之每个人都和这条大鱼来了个合照,这可是得之不易的机会。

拍照之后,秦时鸥和尼尔森将这条蓝枪鱼的脑袋和尾巴切掉,让血液淌出来。鱼血是热的,留在死去的鱼身体里,会很快破坏掉鱼肉的质地。

三万加元,即使对于加航乘务长来说也是一笔巨款,秦时鸥查过,国际航班乘务长的薪水在6k—8k之间,加上补贴和奖金,也就是一万上下,这样这条鱼就相当于薇妮一个季度的薪水还要多了。

“回去我帮你一起卖掉这条鱼。”秦时鸥笑道,“这样你请假的薪水就能弥补回来了。”

薇妮摇头道:“还是不要卖掉吧,我们把它留下吃掉。”

哈姆雷哈哈笑道:“这么大的鱼,你们得吃多少天?何况,说真的,姑娘,蓝枪鱼也就是做成刺身之后日本人喜欢。如果按照我的口味,我觉得鳕鱼清蒸之后不比它差。”

秦时鸥搂着薇妮吻了她一口,道:“必须要卖掉,这是你的第一笔渔获。”

有这条蓝枪鱼珠玉在前,后面再垂钓,就没有什么惊喜可言了。秦时鸥撒出的鲱鱼段配合诱鱼灯吸引来了不少大鱼,但大多是鲨鱼。

哈姆雷也钓到了一条大鱼,就是一条大青鲨,两米多长。

秦时鸥本来要断掉鱼线放生,哈姆雷解释说大青鲨也是餐桌上的美味,它不是濒危物种,可以钓上来。

有鲨鱼群的搅和,后面钓鱼就比较费劲了,到了午夜两点多,秦时鸥就让薇妮去休息。

薇妮自始至终沉浸在钓到蓝枪鱼的兴奋中,回到卧室没一会又跑出来,和秦时鸥聊了起来。

秦时鸥看尼尔森和哈姆雷都去睡觉了,甲板上没人,抱住薇妮就开始亲吻。

“我发现接吻是能让人上瘾的,宝贝儿。”秦时鸥恬不知耻的说道,“来,我们去卧室里接吻。”

薇妮被他吻的娇喘吁吁、媚眼如丝,都是成年人,这么挑拨很容易动情,她最后努力控制自己拒绝了秦时鸥一起去卧室的要求。因为她怕两人一时忍不住在船上做什么事,而船的卧室隔音效果不好,那样就麻烦了。

秦时鸥这边简直欲火焚身,但他也知道这一点,隔壁就是尼尔森和哈姆雷呢,只能红着眼逗弄虎子和豹子发泄几乎要烧沸鲜血的火力。

薇妮靠在卧室门口嘻嘻的笑,虎子和豹子已经困了,它们两个一心想跑找地方睡觉,秦时鸥不放它们走,将两个小家伙折磨的欲死欲仙。

看薇妮在笑,秦时鸥幽怨的瞪了她一眼,薇妮俏脸一红,嗫嚅道:“回到岸上、回到岸上,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秦时鸥大喜,刚要确定一下这消息的真实性,薇妮对他耸耸肩,就关上了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