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19 种植海带2

219.种植海带(2)

无奈,之前上传内容用的是备稿,正稿修改过内容和章节名,结果忘了替换,导致上一章的章节名出了乌龙,抱歉!为表歉意,明日更十章吧。

这一次是真正的蔬菜盛宴,没有用海鲜,全是中西餐,秦时鸥和薇妮大显身手,将沙克、海怪的家人们吃的赞不绝口。

又过了两天,七月下旬,薇妮就要回到多伦多了,秦时鸥送她上了飞机,在机场两人拥抱在一起激吻不已,将候机厅里一行人都看呆了。

这样秦时鸥回到渔场,正好准备栽种海带,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派来了种植工,不用他动手,只要在支票上签字就行。

种植工们到了渔场,首先是架设养殖筏架,这东西主要有两大类:俗称大单架的单式筏架和俗称大双架的双式筏架,两种木架各有利弊,秦时鸥采用的是交互使用,大单架和大双架穿插在一起。

种植工们在海面布设一个个聚乙烯泡沫材质的浮子,通过浮子的浮力,缆绳在海里纵横交错,然后往上搭建筏架就行,采用的材料大多是为植物纤维和化学纤维绳。

这样,一个筏架大概是四五十米,一般30-40台筏架为一个区,区间距在40米左右,筏间距在8米左右。

设好筏架区之后,就能往上挂海带苗了。

其中设置筏架区用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有运输船送来海带苗,种植工们划着小船往筏架上挂苗,碧绿的小海带苗娇娇嫩嫩的。等它们吸收了光能和海洋中的养料,以后会长成巨大的带状植物。

挂苗结束。先要做的就是施肥,这就是为什么说近海养殖海带要用到‘养殖’这种说法。和农田里种庄稼差不多。要想海带长得快,那就得施肥,尤其是纽芬兰渔场的含氮量比较低。

海水中施肥有一个问题,是海带吸收少,流失量大,肥效低。

根据这种特点,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建议秦时鸥使用挂袋施肥的方式,就是在筏架上隔着一段距离放一个滤水性比较好的可降解纸袋,里面装着难溶性肥料。

随着水流涌动。纸袋中的肥料慢慢溶解,因为溶解太快海带吸收不了,只会浪费肥料,用这种办法,就可以大大提高海带对肥料的利用率了。

挂好肥料袋,初期工作就准备的差不多了,只要过一段时间分苗就行了,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全程负责,秦时鸥不需要自己做什么活。

这就是在北美有钱人的好处。选定项目,钱就可以生钱了。工作自有人干,只要你愿意投入钱,就有人为你去挣钱。

以海带种植为例。秦时鸥要干什么?提供养殖场所、选择海带品系、签发支票、开发客户,他要做的就是这些,然后从种植到海带加工。其他都有人帮他做。

种完海带,秦时鸥找了个时间准备考驾照。否则他只要离开告别岛就不能开车,太烦了。

在加拿大。考驾照笔试的时间安排,自己有话事权,无论大城市还是小城镇,都有为数不少的考试中心。可惜,告别镇人太少,没有设定考试点,秦时鸥只能去圣约翰斯。

之前他已经报好了驾校,名字叫做东亚直通车。当时秦时鸥看中的是这个驾校声称他们的老师都是东亚移民,沟通方便,而且还说以后买保险他们有渠道可以减免保险费。

7月25日,秦时鸥出发去了圣约翰斯,上路之后直接打了个车去东亚直通车的学校驻地。

当时出租车司机听说他要去这个驾校的时候,眼光就有些怪异,秦时鸥当时没在意,兴致勃勃的就赶了过去。

到地之后他傻眼了,这个所谓的驾校面积不小,就是一片荒地圈起来,里面有零零散散的排彩钢瓦房和一些汽车。要不是门口清晰的写着‘东亚直通车驾校’的名字,他还以为自己进了工地。

东亚直通车驾校的门牌做的很有声有色,一共用了八种语言,汉子、日文、韩文、泰文、印尼文等等,应有尽有。

联想路上那司机怪异的表情,秦时鸥终于感觉有点不妙,他赶紧给奥尔巴赫打电话,让他帮忙查查这个所谓的‘东亚直通车’驾校到底怎么回事。

打完电话,有人从传达室走了出来,热情的问道:“是来报名考驾照的吗,先生?”

秦时鸥解释道:“不,我已经报过名了,当时是电话报名的,学费也已经交过了。”

听了他的话,那人失望的点点头,转身又走回传达室。

秦时鸥一看这可不行,就上去问道:“我昨天在电话里已经预约过了,今天来进行g1考,请问去哪里?”

g1考试就是笔试,加拿大考驾照分三步,g1笔试、g2路考、g是高速路考。

像秦时鸥这样在国内有驾照的可以直接去参加g1笔试的,考试方式就是从题库的1000道题里,随机抽选20道交通标识题和20道路况常识题,一共40道,只要错误率抵御10%就合格。

那人是个亚裔面孔,但皮肤黝黑,看上去像是印尼人,秦时鸥本来对印尼猴子就没有好印象,结果这家伙爱理不理,随手指了指就进了传达室,这把他激怒了。

秦时鸥拉开传达室的门,问道:“请问您是这里的员工吗?我想知道怎么去g1考试地点,请您帮忙指一下路。”

那人翻着白眼道:“你要去考试,那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去里面问人就是了,我怎么知道你去哪里考试?”

连同这印尼人,传达室里一共有四个人,都是目光冷漠的中年人,其他三人在围着一台电脑玩游戏,印尼人喊了一声,三人一起面色不善的看向秦时鸥。

秦时鸥心里骂了一句,真是日了狗了,他要是还不清楚自己倒霉的碰到了黑驾校,那只能说他脑残。

当初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奥尔巴赫告诉过他这国家有不少黑办事处、黑中介之类,光拿钱不办事,让他找这种地方的时候小心点,先考察再交钱,免得被骗。

报考这个驾校,秦时鸥是在网上华人论坛发帖咨询之后才决定的,当时不少人给他推荐了这个学校。现在想想,那些推荐者肯定都是托了,可笑他还傻兮兮的交了钱。

看四人一幅一言不和就要动手打人的架势,秦时鸥笑了笑没有较真,他关上门往驾校里面走去,就不信自己还能吃了亏。

驾校里面车停了不少,但都不是加拿大交通部特意给驾校制定的白色车牌,有一些老车还没有车牌。秦时鸥看到车上确实有人在学车,似乎这驾校虽然不正规,可也不算是黑驾校。??[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