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20 壕你也敢坑凌晨开始爆

220.壕你也敢坑(凌晨开始爆更)

秦时鸥正对自己的猜测产生动摇,一个肥肥胖胖的中年亚裔女性突然从窗户探出脑袋,略显兴奋的问道:“嗨,先生,你是来报考驾照的吗?”

秦时鸥说道:“不,我是来考试的,我已经交过钱了。¤”

“哦。”一样的反应,中年女人失望的应和一声又收回头去,秦时鸥看这是后勤服务处,就走进去问了问在哪里参加笔试。

这个所谓的后勤服务处只有两个人,一个白人女性在带着耳机看电脑,那亚裔女性则一面不耐,说我们是后勤不管考试。

秦时鸥皱起眉头,道:“我只是咨询考试地点,你不会连你们这里的考试设点在哪里都不知道吧?难道这里是黑驾校?”

他这话一说出口,结果那亚裔女性一下子爆发了,大声叫道:“注意你的言辞,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黑驾校?嗨,先生,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

秦时鸥这边脸色一变,自从来到加拿大,上一个对他大吼大叫的人现在还在监狱里刷马桶呢,就是那两位盗猎星点水龟的白人混子。

那个带着耳机的白人听到胖女人的吵闹声就摘下了耳机,她听了一下上来劝说道:“ok,ok,不要着急,先生,请你原谅,玛莎的性格有点暴躁。你是来考笔试的是吗?好的,请稍等,我打电话让教练过来带您。”

秦时鸥本来就没想跟人吵架,只是这驾校搞得太像黑店了,他不得不怀疑。既然怀疑了。就要记录证据,这是他来到加拿大后学到的。只要你有证据有钱,那你就是上帝。

他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打开录像功能。然后别在胸口的口袋里,这才看向那胖女人。

白人妇女打了个电话,很快一个满脸和气的小个子走进了后勤办公室,他见到秦时鸥直接来了个九十度鞠躬,好像折刀一样,开口就是一句日语:“某西某西……”

秦时鸥晕了,解释道:“我是华人,不是日本人,你好。那个,你也某西某西。”

小个子恍然大悟,用含糊的英语说道:“原来是这样,我这位同事和我说是我的日裔同胞,失敬了,先生。”

秦时鸥摆摆手说没事,问去哪里进行笔试,小个子问道:“你之前预约了吗?”

秦时鸥说道:“是的,预约了。昨天我和贵驾校的客服进行了预约。”

小个子带着他进了旁边一间彩钢瓦房,用纸杯给他泡了杯咖啡,秦时鸥问着味道不怎么样就没喝。

听了秦时鸥的回答,小个子遗憾的说道:“提前一天预约是不行的。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预约笔试需要提前一周。”

什么?秦时鸥一愣。这和他知道的不一样啊,加拿大考驾照和国内不一样。这里几乎每个人成年之后都会先考驾照,所以流程要简洁合理的多。考试根本不需要预约,只要跟驾校那边说报名就行了。

秦时鸥把这一点说了出来,那小个子一个劲摇头,跟他说他们的驾校规则不一样,如果要在这里考试那就得听他们的,否则就去别家驾校报名吧。

一听这话,秦时鸥就明白了,这肯定是一家黑驾校了。小个子日本人估计就是出来唱红脸的而已,暂时打发自己回去,以后再预约肯定也约不上,有的是理由推辞。

这样秦时鸥不废话,就说那我不在你们这里考试了,一直以来也没有在这里学驾照,你们把我的学费退还给我吧。

小个子日本人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这次连白脸都不唱了,挥手就让他离开。

秦时鸥顿时怒了,不过没等他发火,之前传达室里的几个人就走到了门口。

那印尼人走上来对他低声恶狠狠的说道:“小子,我劝你还是老实点,按照我们公司的规定来,明白吗?否则小心激怒我这几个朋友,他们可不是文明人,而且一旦让他们知道你的住址和家人,那麻烦就更大了。”

秦时鸥笑了笑,这是标准的威胁了,他懒的多说,转身就走出驾校,然后打电话给了奥尔巴赫,法院上见吧!

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奥尔巴赫就带着尼尔森赶了过来,直接将一张起诉书扔给了传达室里的那个印尼人,留下一句话,道:“先生,让你的老板注意一下来信,里面会有法院传票。”

秦时鸥刚才没有较真是正确的,这些亚裔很是大胆,看到奥尔巴赫拿出起诉书,竟然围了上去想要动手。

尼尔森冷着脸,前几天在渔业公司码头的时候他心里就憋着火,现在总算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一个错步上去,右拳呼啸挥出,一拳将那健壮的印尼男人给打的倒飞了出去。

还有一个人想上来偷袭尼尔森,被他一把抓住肩膀来了个过肩摔,好像麻袋一样扔在地上掀起尘土一大片,看的秦时鸥都感觉肉痛。

尼尔森的强悍震慑住了其他人,有人跑进传达室打电话,这边秦时鸥也打了报警电话。然后担心驾校里人太多他们吃亏,护着奥尔巴赫离开了驾校门口。

驾校里果然又冲出了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连那小个子日本人也混迹在里面。

尼尔森面无所惧,挡在秦时鸥和奥尔巴赫面前,秦时鸥怕的只是伤到老头子,他自己才不怕,将一直录像的手机交给奥尔巴赫,脱掉上衣露出彪悍的肌肉凶悍的与那一群人对峙了起来。

这些人不敢动手,东亚直通车驾校虽然位置偏僻,但还是有路人往来。看到双方对峙,已经有路人打电话报警了。

奥尔巴赫也打了个电话,对秦时鸥说道:“最多两分钟,肯定有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对面的人听了奥尔巴赫的话露出轻蔑的冷笑表情,注意到这一点,秦时鸥就猜到,这家黑驾校估计和当地警方关系不清不楚。

很快,确实有警车出动开了过来,看到呼啸的警车,对面那些人大为惊诧,但并不害怕,不急不缓的散开了。

警车上下来两个警察,奥尔巴赫先把自己律师证给他们看了看,说道:“我的当事人受到了这家驾校的坑害和欺侮,现在我建议你们拘捕驾校的相关负责人。”

一个警察说道:“请稍等,律师先生,这件事我们需要先进行调查。”

驾校也有人走了出来,激愤的控告尼尔森和秦时鸥打人,并且还调取了录像,不过录像显然是剪辑过的,没有前面印尼人等保安要动手的一段,直接从尼尔森动手打人开始的。

这样就没办法了,警察们只要将双方都带到警察局去,并且还是原告变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