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26 准备出击3/10

226.准备出击(3/10)

226.准备出击

抱歉,所在小区网电都他妈断了,紧急跑去朋友家里进行的更新,有点晚了,不好意思。

不管去哪里钓金枪鱼,都需要办理钓鱼证。

美国和加拿大也从控制钓鱼证对狩猎金枪鱼做了保护措施,两国钓鱼证是有很多的,初级钓鱼证、中级钓鱼证、高级钓鱼证、河钓证、海钓证,等等。

而钓取金枪鱼,需要的是最高等级的珍稀经济鱼海钓证,办理这种证件,需要申请者至少有五年以上海钓经验,这个经验就是从普通钓鱼证上来累积的。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金枪鱼遭遇滥捕,可以避免一些业余钓手为了追求利润而去海里乱来。

秦时鸥不符合申请条件,于是沙克和海怪出马,这种海钓证是有时效性的,最长为四个周,超过这个时间,就得重新回去办理。

沙克办理的珍稀经济鱼海钓证时间是8月1号到8月28号,海怪则是9月1号到9月28号,未必可能去钓这么久,但有备无患。

拿着两个华夏一代身份证一样的绿色塑料证件,沙克对秦时鸥耸耸肩道:“看,这就是人类自食恶果,在我年轻的时候,钓金枪鱼可以随便去干,钓到多少都是你的。”

海怪笑道:“那时候圣劳伦斯湾可有的是金枪鱼,在加拿大没人买它们,我们钓到之后只能回家喂猫和喂狗。谁能料到,现在这种鱼可以卖到二十元甚至五十元一磅?!”

回到家后,奥尔巴赫问道:“确定去哪里钓鱼了吗?”

秦时鸥点点头。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奥尔巴赫:“去乔治浅滩。”

其实无论沙克还是海怪,都建议秦时鸥将钓鱼地点选在圣劳伦斯湾。这个海湾就在纽芬兰岛、王子岛和安迪克斯蒂岛之间,隔着渔场更近。

这样一来可以省油。二来省事,都是加拿大人,有什么冲突也方便处理。

乔治浅滩可不一样,这个地方位于加美之间,至今海域范围还有争议,每年在那边钓金枪鱼的加拿大渔民和美国渔民之间总要进行几场冲突。

秦时鸥选择去乔治浅滩有他自己的考虑,那就是比利斯特默给过他几个奥德赛海洋勘探公司大致圈定的沉船地点,其中有两艘小船都是在乔治浅滩附近海域。

此外,乔治浅滩距离另一个捕钓金枪鱼的圣地鳕角湾也很近。到时候如果在乔治浅滩收获不佳可以转移去鳕角湾。

做了决定,秦时鸥不需要解释,因为他就是Boss,沙克和海怪等人听命行事就行。

已经是七月底,既然决定去乔治浅滩钓鱼,那就得赶紧做准备。

奥尔巴赫圣约翰斯帮秦时鸥、沙克、海怪、伊沃森、尼尔森五个人办理了加美短期签证。

这是加拿大和美国之间为了便于交流、旅游、经济贸易所设立的一种便签证,有这个证可以在两国之间进行短时间的通行。至于时间多短,这没人管,就是一个说法而已。有人用这种签证长期往返两国工作。

沙克邀请大脚雷耶克帮忙检修海鸥号拖网游艇和雪球号钓艇,试用了GPs、电台、吊机、声呐探鱼仪等装备,确保船出海之后不会出问题。

海怪将两艘船加满了柴油和淡水,然后又在海鸥号的船舱里储备了十个立方的柴油。淡水不需额外储备。因为海鸥号有海水淡化机器,只要柴油够用,他们就不会缺水。

但秦时鸥还是买了十桶纯净水储存在雪球号上。毫无疑问,淡化的海水毕竟不会很干净。用来洗澡不错。至于饮用水和做饭用的水,还是纯净水更好。

尼尔森的任务就是准备武器。他将两艘船的驾驶台都做了改造,sIG556、雷明顿、aR15、伯奈利m1、usP、m1911这些家伙都藏在了里面。

携带武器出入国境是重罪,可是这在海上就不是什么严重事情了,加美的渔民出远海捕捞,谁不带上武器?

两国的《枪支管制条例》很严格,可是国民买枪可不是为了放在家里看的,为的就是保护自己。

秦时鸥对这方面理解不深,沙克却深有感触,他解释道:“如果我们和某个狗niang养的起了冲突,那具体判罚是由海上警卫队来判定,我们自己要做的,就是活着等到海上警卫队到来。”

船只检查完毕,水和油都储备了足量多,秦时鸥补充了肉类、蔬菜和水果家里出产的黄瓜、西红柿、豆角、芹菜是必不可少的,另外就是浆果,然后就要出海了。

四个孩子依依不舍,秦时鸥挨个安慰了他们,让鲍里斯和雪莉照顾好戈登、米歇尔,乖乖听奥尔巴赫的话,另外还有镇子里的人照应,应该没什么事。

出发前一夜,小休斯火急火燎的跑来了,叫道:“秦,训练!训练!训练啊!你不是说要参加小镇的篮球队,我们一起去打夏季杯吗?”

秦时鸥笑道:“放心伙计,我说到做到,这次出海捕鱼不会很久,你们先训练着,回来我一定赶上进度。”

小休斯喋喋不休的抱怨,秦时鸥直接把米歇尔塞给他,说道:“我的小伙计将来是要进nBa的,你得给我带好他,回来我要考察他的球技。”

这下子小休斯瞪眼了,他问米歇尔:“小伙子,你的篮球基础怎么样?”

米歇尔怯怯的看了他一眼,飞快低下头,用脚尖划着地面是:“变向、三分、三步上篮、封盖、助攻、抢断,嗯,还有阻挡犯规、打手、肘击、走步,我知道这些。”

小休斯有些茫然,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这些你都懂?”

秦时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米歇尔是告诉你,他听说过这些东西。”

小休斯知道米歇尔实际上才摸球不到一个月的时候,险些痛哭流涕,他这样的街球高手,最讨厌的就是带什么都不懂的菜鸟。

8月1号,吃过早饭,秦时鸥准备出发了。

沙克挠挠头道:“Boss,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开游艇,咱们不是去打鱼的吗?”

秦时鸥笑了笑,很快告诉了他答案。

他吹了声口哨,虎子和豹子跑上高桩码头上了船,熊大嗷嗷叫着,秦时鸥拖着它往船上走。这可把熊大吓坏了,爪子抓在地上,好像秤砣一样可了劲的蹲着屁股赖在地上。

秦时鸥没辙,用一个眼罩挡在熊大眼睛上,然后把它抱起来,熊大伸出肥嘟嘟的小短爪拼命抱着他的脖子,恨不得将自己塞进秦时鸥的胸膛里。

小明和小黄鼠一家趴在树荫下,看着秦时鸥等人上船,没有怎么表现出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