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27 出发向着星辰大海4/10

227.出发,向着星辰大海(4/10)

227.出发,向着星辰大海!

乔治浅滩,可以说是公海,冬季退潮的时候能看到海面露出一片片沙滩小岛。这个地方海水很浅,很多水域的水深不到十米,船只行驶在这个地方得非常小心。

这片海域位于大西洋寒流和墨西哥湾暖流交汇处的一个节点,加上水浅阳光可以照到水底,所以这里鱼类饵料特别丰富,浮游生物众多、海藻生长繁茂,吸引了大量的海鱼在这里捕食。

1990年以前,小小的乔治浅滩正常情况下每年能捕42万吨鱼,但最近二十多年来,美国和加拿大的远洋捕鱼船在这一带滥捕,渔业资源遭到严重破坏。

为了保护乔治浅滩,加美两国签署保护条例,规定拖网渔船不准进入这片海域,要想在这里捕鱼,不能用拖网和围网,只能用钓竿。

这样就给了美国马塞诸色州和加拿大新斯科舍省传统渔夫们生存机会,他们擅长用钓竿钓取金枪鱼、蓝枪鱼和大箭鱼。

现在鱼市行情比较好,珍贵金枪鱼供不应求,尽管渔猎期只有三个月,可是如果收获不错,那渔夫们赚取一年的生活费没问题。

秦时鸥坐在甲板的躺椅上浏览着关于乔治浅滩和金枪鱼的知识介绍,熊大战战兢兢的趴在他£脚下,时不时抬头向四周看看,再赶紧低下头。

大白表现比熊大有种多了,它机灵而灵活,偶尔会跑去栏杆上转一圈。

这时候熊大会扯着脑袋吼一嗓子。估计是怕大白掉下去叫它回来呢,大白很听话。熊大一吼它就跑回来。过一会它会再跳到栏杆上,熊大就继续吼。这样循环。

天空中,大军舰鸟尼米兹终于有了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伸展羽翼搏击苍穹,牢牢跟在船的上空。

秦时鸥每次抬头看到尼米兹飞在船只上空的样子都忍不住发笑,这家伙有点像是一个风筝啊。

尼尔森开船,海鸥号拖着雪球号在海洋中一路高歌猛进,速度高达三十二节,已经接近海鸥号的极限。

没办法,必须得快点开。因为告别岛距离乔治浅滩有点远,足足一千五百公里。以海鸥号的速度,需要30个小时才能赶到。

沙克给秦时鸥端上冰酒,顺便报告了最近几天的天气:“根据电台通知,最近一个周北大西洋都是风平浪静,我们运气不错。”

收拾鱼线、鱼钩的海怪点头道:“这是应该的,每年八月和九月都是北大西洋脾气最温和的季节,到了十月,那海风就吹起来了。”

因为不能携带拖网进入乔治浅滩。海鸥号上的渔网都被卸载掉了,这样空出了一大片空间。很多杂物放在那里,包括一桶桶的纯净水和一卷卷的鱼线,海怪正在整理杂物。

一般来说。在海上开船,时间短好说,有海风、有海浪、有海鸟。看上去很有情调。可是时间久了就没劲了,海风吹来吹去。看来看去除了大海还是大海,随着进入深海海鸟也会消失不见。

秦时鸥倒没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受到海神之心的影响,他对海洋有一种别样的感情,只要看到广阔浩瀚的大海,他就感觉莫名的欢欣,仿佛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话说,他现在也没有什么烦心事。

游艇在海上开了一个白天,中午秦时鸥炒了一份咖喱甘蓝,搭配提前准备的辣白菜和辣香肠,一行人吃的满嘴油光。

海上航行枯燥,难免影响到心情,所以准备的饭菜都是以麻辣为主,便于开胃。

秦时鸥询问一行人感觉怎么样,伊沃森只要有吃的就没有问题,尼尔森一路听音乐听的很嗨皮,沙克和海怪则笑:“这是小意思,boss,我们两个都干过远洋海员,最长的时候在海上待了八个月!”

相比辛苦的远洋捕捞,乘坐海鸥号简直就是舒适的度假之旅,船舱里有客厅,挂着62英寸的巨型液晶电视。游艇顶上有卫星接收器,连成人电视台都能收到,没事干了看电视也可以。

傍晚,海怪在雪球号钓艇上悬挂的一圈钓竿有了成效,鱿鱼钓了四条,还钓到了两条大海蛇一样的家伙,美洲鳗。

这两条美洲鳗一大一小,大的有两米半长,海碗粗细,估计得有十五六公斤。小的一条有一米半左右,也得有十公斤上下。

海怪去摸了摸美洲鳗的肚子,将那条挣扎不已的大美洲鳗从鱼钩小心翼翼的摘了下来,对秦时鸥说道:“boss,这条雌鱼还没有产卵,放了它吧?”

秦时鸥点头,下午还钓到了马鲛鱼和鳕鱼,已经足够吃了。

海怪将剩下的美洲鳗和鱿鱼提上了游艇,叹息道:“美洲鳗已经越来越少了,现在竟然到了深海才能碰到它们,恰恰相反,以前它们是在浅海生存的。”

美洲鳗和它的鳗鲡近亲们一样,都是河里生海里长的物种,它们会在春天洄游到河里产卵,孵化后代,再到海里去生存。

可是这种鱼味道美妙,引发了人类的滥捕,在它们洄游的河道设计层层关卡,将它们捕捉了起来。后来虽然政府开始保护,但因为水利工程的开建,很多美洲鳗洄游的路还是被切断了。

没办法,美洲鳗们只能选择适应大自然,它们将卵产在深海以逃避捕食者们。奈何上万年的习性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海里孵化的小鳗鲡很多适应不了盐度会自然死亡。

秦时鸥搞明白这件事之后,将这条雄性美洲鳗也扔回了海里,说道:“我们有足够的食物,那就没必要剥夺这种濒危物种的生存权利。”

沙克和海怪向秦时鸥微微弯腰,这是渔民们表示尊敬。

要知道美洲鳗的肉好吃,鱼籽更好吃,秦时鸥刚来那会,沙克还用竹筒钓过小美洲鳗给他吃。鱼籽用鸡蛋包裹一炸,简直香的没边了。

那时候秦时鸥不知道这种生物的生存状况,否则他不会把那些鱼都吃掉。

秦时鸥能克制住美食的诱惑,先后放生这两条美洲鳗,已经足够让两个老渔民感到敬重了。

晚饭,沙克将几条大鱿鱼处理了一下做了铁板烧。给鱿鱼抹上酱料、洒上芝麻盐,再搭配上冰镇啤酒,看着海洋落日圆的美景,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一天一夜,凌晨四点半,朝阳刚刚出现在东方,海鸥号的无线电台响起了询问声:“拖网游艇azw-1188号、拖网游艇azw-1188号,这里是哈利法克斯海岸巡逻12号直升机,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